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应取之财
    正文

    常宇给吴孟明使了个眼色,让他带队先行出城,这才回头应了周遇吉:“周总兵可有事?”

    周遇吉已近前,对常宇抱拳施礼后:“末将有一事告之,城粮草严重不足,又加援兵近三万更是捉襟见肘,估摸难撑七日,而且朝廷欠饷半年有余,缺口五十余万,眼下要赶紧想办法解决,大战之前不能乱了军心”

    常宇听了有些吃惊:“欠饷缺口达五十余万,怎会这么多?”

    “太原原本兵力十万余,欠饷半年有余,按照账面来算的确五十余万,当然其水份不小,不过具体数额最快明日才能统计出来,但即便剔除水份相差想来也不大”。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周遇吉解释道。

    相差不大?相差大的很喽,常宇暗笑,史料记载贼军攻太原之际,太原有兵力十万,事实呢,老弱病残都加撑死六七万足以,三四成的水份还叫不大么。

    但此时具体统计数字未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咱家从大同拉来四十万两银子,可先拿来应急,明儿把兵力统计好便发下去,但咱家希望这其不要在有克扣,烦请周总兵告知你那些部下,既往的可以不纠,但现行的,嘿嘿,大同的姜瓖是先例”。

    常宇说这话的时候是盯着周遇吉身旁的几个武将说的,果见几人变色,其实早在下午城楼议事的时候,常宇已经通报姜瓖被砍一事敲打过这些部下。

    “谅他们也不敢”周遇吉脸色冰冷,随即又道:“粮草之事……”

    “咱家从大同来时已告知王继谟,随后他会押送粮草过来,不过要费些时日”说着微微一顿:“这样吧明儿等我回来先去晋王府借点”。

    周遇吉微微点头,看了一眼城门方向:“厂督是要出去……公干?对了,刚才末将在兵营时,见府军卫开拔说要出城……”

    周遇吉此时统管太原军务,任何一支人马的调动他都有权管辖,只是心下还是拿不定这些随常宇来的皇帝亲卫是否包括在内,想问却不好明言,此时看似随口一问,其实借此要答案。

    “嗯,咱家下的令,让他们出城办点事”常宇淡淡说着看了周遇吉,却见他眉头一挑,果然有了怀疑:“常公公此时出城……”

    的确常宇此时带大队人马出城实在惹人怀疑,说是刺探情报吧,军有专业的夜不收,根本用不着厂督的人出马,即便你可以派东厂番子或者锦衣卫去刺探但也不用这么大阵仗,何况还厂督和锦衣卫指挥使亲自出马,难道出去找贼军单挑,更不可能,风尘仆仆刚到太原,休息不到半天,匆忙出城,有猫腻。

    其实若是别人即便怀疑也不会问,没那个胆子。

    但周遇吉不同,一来这人本刚勇,直性子,加此时统领太原军务有权过问,其次他和常宇一路相谈甚欢,知其人不恶,都是性情人,即便有唐突也不会怪罪。

    额……常宇本欲寻个借口打发,但转念一想还是如实所说,伸手挥退周遇吉身边几人,让他靠前,然后低声道:“去做一件你不齿的事”。

    周遇吉先是一怔,随即眉头紧皱,有点不相信的看着常宇:“劫掠?”

    常宇微微点头:“算是”

    “那此举与贼何异?”周遇吉声虽低,但情绪异常饱满,看得出来他有些激动。

    “自是与贼不同!咱家一不抢平民,二不劫杀百姓,只取应取之财”常宇口气也硬了起来,低声嘶吼:“贼军所过,寸草不生,咱家不取凭白便宜了贼子,尚此时国库亏空,不取拿什么给士兵养家糊口,又凭什么让他们为国捐躯,此事虽为人不齿,但为国过民不曾藏私,咱家愿担这骂名!”

    从未见常宇如此激动,甚至眼睛都发了红,周遇吉颇感意外虽知常宇心激动,却难以理解他承担的压力,但从其言语神态也知其为公不藏私心有了委屈。

    于是重重呼了一口气:“何为应取之财?”

    “鞑子奸细,通敌奸商”常宇也是呼了口气,稍稍平复些情绪。

    周遇吉便不再言语,甚至都没问是否有证据,以他对常宇了解,没证据不会动手,以他对东厂了解,没证据也能搞出证据,深知此事不可阻。

    “此行当需小心,贼军北,定然有不少探子或小股人马散于四下,极有可能遇到”。

    “求之不得”常宇嘿嘿一笑,扬了扬手长刀:“再不磨生锈了”说着转身打马而去。

    周遇吉眉头深皱,望着飞雪那奔驰而去的背影,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太监,却似一个威风凛凛的战将。

    没错常宇出城便是为了打劫,这也是他能把吴孟明钓到太原来的诱饵。

    劫谁?自然不是平民百姓,从太原南下,一路太谷,祁县,平遥,介休,那都是山西富商的云集之地呀,像后来的清朝晋商八大家十之七八都出于这几个地方,此时虽不及后来闻名全国,但也家底丰厚。

    但这些人都不在常宇劫掠之,如他所说,只去应取之财,这些地方富户虽多,却未查明有通敌卖国的恶迹,他的目标是后来被满清皇帝封为八大皇商之首的范永斗!

    明清之际是晋商发家之始,其初多为粮商,这受惠朝廷政策,当时陕甘山西运粮不便,费用巨大,朝廷吃不消,便有人凑请让商家代劳换取盐引,朝廷批准。

    于是便有大批商家帮朝廷运粮食换取盐引,然后到盐矿取了盐在指定区域销售,如同后世的烟草管理差不多。

    但当时盐是香饽饽呀,满蒙草原民族急缺物资之一,加当时开放张家口这个贸易城,广招四方商贾,于是这些晋商趁机贸易机会走出关外,然后在关外包地雇人耕种,贩粮之际又发展了,除油盐酱醋茶之外的马匹,铁器贸易,慢慢做大发家,慢慢的都成了奸细。

    这其以范永斗为首的八大商做的最大,范永斗更俨然山西首富。

    有人会疑惑,范永斗在张家口,常宇跑太原这边劫个毛线啊!

    那是因为范永斗祖籍山西介休张原村人。

    又有人会问祖籍会有钱么?

    答案会肯定的!

    便是后世哪个小村庄走出的人在城里发展不错,都会回乡盖个楼放着,即便没人住。这种心理可以理解是一种乡思,但更为一种传统。

    而现在是处在一个传统年代,范家到介休至范永斗已八代,在当地富甲一方,财大又气粗,但真正走出去把生意做大的其实是范永斗他爹范明,范明做大以后又把长子范永魁带出去,等到范永斗大展拳脚的把范家生意版图再扩之时,范明已经退休到回介休张原村,范永魁同样回到父亲身边掌管当地生意。

    古人记根不忘本,在外赚多少钱,除了流动资金外,大部分都会运回老家,这点从电视剧,走西口,闯关东又或乔家大院都可以看到。

    所以常宇推断,此时介休张原村范永斗老家绝对不缺银子,一时间动不了张家口的范永斗,那先去去他老家取点本。

    太原到介休近三百里地,但张元村在介休东北靠近平遥,其实不过两百里地,双马换骑,以战马均速六十公里每小时计算,两三个小时足矣,但显然是神马也不能驮着人以这个速度跑百公里不停歇,所以他预计天亮可达。

    一行百二十人,五十锦衣卫,五十腾骧卫加二十常宇的太监军随从便冒雪出城。

    行至城外五里地荒野,常宇呵停队伍,扫了部下一眼,全是精挑细选的壮汉,但大部分人神态间还有疲惫之色,毕竟一夜露宿刚到太原休息不到半日又被拉了出来。

    “诸位可知此行目的?”常宇笑问。

    众人摇头不知,连程明等不知晓,手下这些小兵又如何得知。

    “去干点黑活”常宇嘿嘿一笑,众人有些明白但不确定,互相对视尚有疑惑

    “事成,每人百两白银!”常宇淡淡一句,立刻让这百余人炸开了锅,差点欢呼起来,百两银子!!!如同后世了五百万一般!

    “厂督大人,可否明细一些”程明凑近问道。

    常宇摇头:“不必知道太多,让杀人时候杀人,让跑时跑人,一切听令行事,事成之后白银现取”。

    “是,卑职听令”程明等赶紧应道。

    常宇微微回头,天色渐黑,远处有依稀人影和马蹄声,他知道那是唐破天率领的三百府军卫紧随其后,以防不测,毕竟按照时间线,贼军此时也应到了汾州境内,而介休和汾州近在咫尺,和贼军散勇相遇的几率还是有的。

    从太原南下分东西两路,西路下去是清徐,交城,水,到汾州,东路下去晋,太谷,祁县,平遥到介休。

    常宇率众打马冒雪狂奔,直取东路,前方自有踩完点的锦衣卫带路。

    ………………………………………………………………………………………………………………………………………………………………………………

    祝大家周末愉快,感谢书友的喜爱和支持,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书友161027105……感谢吃清屎的教授,感谢忧郁的浪漫……以及未点名的投票的书友们!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