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料事如神
    正文

    为什么刚被周遇吉摆了一道,怒火烧的李自成听闻蔡懋德要来投诚,即便对方是诈他也心甘情愿当。

    道理很简单,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他都愿意等,愿意赌!

    根由依旧是他这个草寇出身的太希望得到正统的认可了,而作为正统的脊梁也是人,臣,最是他的梦寐以求。

    人掌握着这个时代的舆论导向,人是这个朝代结构最终要的组成部分。

    万般皆下品,地位尊贵。

    而贼人却是这个时代连普通百姓都最不耻的职业,那可是死后都没脸见祖宗的行当。

    更不用提那些在那些以风骨自存的人眼了,那简直天敌的存在,这也是为何李自成虽然声势浩大,投奔他的人却少之又少,即便那些城破投降的官也仅是虚与蛇委,唯独一个有才名帮他写了著名的永昌元年诏书的平阳知府张璘然,还没来得及写呢,被常宇一枪给干掉了。

    虽然他已经在西安立国称帝,但心知依旧不过是个山寨货,他太需要人为他背书了。

    而蔡懋德这个苦行僧,却正是正统职干部,一早在江西教育部任职,是为提学副使,又在著名学府白鹿洞书院讲学,桃李天下,而后调到山西又和三立书院关系亲密,此人是为山西人之首不为过。

    现在蔡懋德突然誓言旦旦要为他背书,能不让他热血沸腾么,简直他亲爹死而复生还开心。

    可能有些人觉得太过夸张,一点都不!

    想想李自成对那些明军降将的善待,便知一斑,何况是这种著名大臣。

    事实历史,太原城破后,蔡懋德便在三立书院自缢身亡,并未和李自成照过面,但在大同的时候,李自成却与另外一个大官巡抚卫景瑗并且见了面。

    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真的跪在卫景瑗跟前,声泪俱下:“我他么的一农民,能混到这份也算是天授之意吧,看着天意份您从了我吧”

    当然卫景瑗回了他一句:去你大爷的。

    然后一直等了三天,李自成见他宁死不降,说:“你是个好官,又是忠臣,既然不愿意降我,那送你回家吧”。

    但老卫却对明廷忠心耿耿说:“你丫别废话,赶紧弄死我”。

    瞎子李说:“我可不杀你”

    老卫一听这话,深恐做不成忠臣孝子,自己偷偷溜到海会寺自杀了。

    即便这样,李自成听闻后取了五十两银子,着人把灵柩送至卫景瑗的韩城老家入葬,可见其对名臣的渴求和善待之心。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听蔡懋德来降,即便心知有诈也要搏一下,这也是常宇算准的地方,任由周遇吉怎么撩拨他,弄得一柱擎天,欲火焚身,蔡懋德这盆水都能给他降温,服服帖帖。

    而且此事由蹊跷,但也不排除蔡懋德真有投诚之意。

    只是这个真实是几成?瞎子李和他的幕僚要好好推算了。

    从蔡懋德的字里行间依稀可以推断出一些细节,其实他本意或许不想投诚,奈何晋王为保性命令其穿针引线,估摸几番争论之后晓以利害后,老蔡头终于认了,急匆匆的从太原赶来,正巧得知周遇吉刚摆了瞎子李一道,于是又是一番吐沫横飞说服了周遇吉,并亲笔写信给瞎子李表明投诚心意。

    如若此时是真,便可一举三得,有蔡懋德,武有周遇吉,王有朱审烜,简直太激动人心。

    此事虽水份太大,但也并非无稽之谈,信有五成真,何况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李自成都愿意赌。

    之所以他和幕僚认为并非无稽之谈的主因是,他们相信晋王要投诚这个可信度极高。

    为何?

    还不是李自成之前对待明廷宗族下手太毒,从开封洛阳等等之前那几个藩王,只要被他逮住哪个不是扒皮抽筋,男的割**女的做军妓惨无人道的蹂躏,这事经过各种小道消息加工,更骇人听闻,也早已传遍天下。

    晋王年少,定力太弱,风闻贼军手段加此时兵临城下,闻风丧胆愿意投诚保晋王一脉也不足为,事实,贼军还未过黄河那会,蔡懋德在平阳府设置防线之时,晋王吓得赶紧让他回来守太原城,若不是因为此,陈尚智和张璘然未必那么轻松投降。

    而且蔡懋德虽是巡抚,但在太原城晋王才是老大,他说的话诸官不敢不从,再软硬兼施,晓以利害不难保蔡懋德动了恻隐之心,甘冒后世骂名,成全朱审烜。

    李自成这边一腔热血和幕僚商议,部下武将们却都去了军营,他们准备初议之后下了决定,这边谈不成,或者蔡懋德也是幌子,便不再废话,立即发兵攻击太原。

    相反水城那边,交城的常宇可显得轻松多了,天色早黑,士兵已经吃过饭,各司其职。

    而在县衙后府,常宇正在狼吞虎咽,眼前架着一只烤全羊,周遇吉亲自烧烤,蔡懋德再旁边撒孜然,牛勇和王永魁在旁斟酒同乐,三大部将独缺朱孔训,因为他在外当值。

    “厂公真的有把握老夫能震的住闯贼?”蔡懋德一边撒着孜然,眉头还是紧皱,他对自己很没信心,这话已经问了无数遍。

    常宇微微一笑,抹了下嘴角油腻:“板钉钉,蔡大人稍作等候,咱家可保证不多会闯贼那边会派人来信协商具体事宜”。

    “厂公好似每每都料事如神一样”周遇吉似笑非笑看着常宇道。

    “不敢,不敢”

    常宇哈哈一笑:“但是咱家却料知闯贼此时心血澎湃,却患得患失!”

    牛勇,王永魁附和大笑:“厂公是料事如神”。

    如真那般好了,常宇抬头望着夜空,如现在料不到吴孟明这货怎么样了,一走三四天了,挺像他的呢。

    吴孟明在干嘛?

    说来话长,他在骂娘!

    卫辉府(府治今卫辉市)城西北十余里外的山,吴孟明正窝在一个草棚里,一边撕着手香味四溢的野兔,一边嘴里不停的mpp。

    三天三夜,几乎马不停蹄的奔袭,屁股差点脱层皮,下边鸟窝都差点不保,终于火急火燎的赶到卫辉。

    这一路的风尘,一路的心酸,真是谁用谁知道,吴孟明敢发誓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遭这这种罪。

    其实一路风霜还是其次,扎心的是精神的折磨,他生性胆小,但每前进一步便是距离贼军近一步,有一种主动送往虎口的感觉。

    刘芳亮的几万大军在怀庆府(沁阳)距离此地不过三百多里,随时都能杀来,而且保不齐会遇到贼军的小股游兵,一个不慎暴露了。

    好在一路提心吊胆,但却有惊无险,毕竟贼军现在要么在正西,要么在正南,他一路从北而来,遇到几率本不高。

    在晌午之前堪堪赶到卫辉府附近,为了隐藏行迹,他率队进山,寻了一处偏僻山谷,让部下在树林草草建了营地驻扎下来。

    而先他一步到来的五十手下早已分批进了城和卫辉府当地的锦衣卫联系并且送来一些情报

    不久前贼将刘芳亮进入怀庆府,副将陈德把巡按御史苏京拘捕起来,投降贼军。

    贼军没有动一刀一箭,那么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怀庆府,这下分封于此的郑王和一些乡绅们可遭了秧。

    陈德是谁?这里要提一下,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明军副将,因为他爹是射瞎李自成的后投降被封伯爵的陈永福。

    不得不说崇祯真他妈的心大,老子都投贼了,儿子还不赶紧抓起来,最起码也要撤职审查吧,竟相信他能忠孝分明?大义灭亲?

    “刘贼正在城大肆拷掠皇宗室,乡绅,富户,富民,以及处理政务,按照他们的惯例设置防御使,府尹以及所属六县县令。

    郑王朱翊铎是逃还是被俘暂且不明“

    这是锦衣卫带来有关怀庆府的情报。

    至于眼前的卫辉府情况详细多了。

    因为近在咫尺,城大乱,不少乡绅富豪大户已经开始出城逃难,而且大多是朝山避难,这个吴孟明已在山遇到过几批,当时看到又人马藏于其,那些人差点吓尿。

    而吴孟明也为了不因芝麻丢了西瓜,才强忍住没洗劫他们。

    至于潞王府他已经安排了人手十二个时辰盯着,同时在卫辉城东门和北门布下人手,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第一时间得知。

    常宇啊常宇,但愿你猜的对,不然白瞎老子风尘仆仆千里迢迢跑这一趟了。

    吴孟明心想着,眼睛瞟向旁边的程明和唐破天,两人从晌午吃过饭一直睡到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心这么大。

    ……………………………………………………………………………………………………

    刚过完年还是又点小忙,每天只能一更,还请见谅!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昨天订阅破四百了,很是开心,感谢投票打赏的书友,特别感谢书友叫兽,北方工业,忧郁的浪漫家外雄,那一刻彷徨,161027 ……排名不分先后,我爱你们咔咔咔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