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谈判
    正文

    来的好,常宇这次不打算闪避,直接迎去,一脚直踹硬抗,他要试试这家伙的实力到底如何。

    操,吨位不同,立见高下,常宇一脚直踹吧郝摇旗踹退一步,自己却直接被撞飞噗通一声躺在地。

    郝摇旗一看这机会,哪容的他翻身,直接扑过去,按着常宇是一顿乱拳硬砸:“锤死你个鳖孙,阉货,,俺的酒呢……”

    啧啧啧,牛金星一脸的不忍,好似看不得如此残暴的事情,似笑非笑的撇了一眼蔡周二人。

    蔡懋德一脸担忧哦,但周遇吉却一脸淡然,也是似笑非笑,这让他有些疑惑。

    ”傻狗,叫爷爷!“常宇一声大喝,把牛金星的目光吸引过去,随即一怔,刚刚明明是郝摇旗按着常宇砸,怎么一眨眼,姿势虽然没变,还是男女下,但郝摇旗的一直胳膊却被常宇给牢牢制住。

    ”叫爷爷“

    ”俺叫你娘个蛋……“郝摇旗疼的一头大汗,感觉胳膊随时要断掉,但他混人一个,又傲的很,怎么能对一个太监认输,宁愿舍得胳膊断了也愿投降,只是破口大骂!

    ”真尼玛一个倔驴!“常宇气急,真想扭断他胳膊,但又有些不舍糟蹋这汉子,大骂一声,随即双脚用力一蹬,把郝摇旗踢开,翻身而起大骂道:”咱家不稀罕你这孙子了“。

    ”我去你爷爷的“郝摇旗又羞又怒,翻身而起,随即朝常宇扑过去,常宇躲避不及又被扑到,两人瞬间又扭打一起。

    李岩和牛金星,以及白广恩等人看的目瞪口呆。

    地尘土飞扬,两人翻腾打滚,无所不用其极,一个挥拳猛砸,一个左右闪避,不停换着姿势,郝摇旗看似占了风,但拳拳落空,地那个小太监,看似劣势,却也没见吃啥亏。

    ”孙子,叫爷爷!“常宇这话一出口,李岩和牛金星顿时又头大了,果然郝摇旗又被锁住了!

    他们不知道什么叫裸绞,但是也知道郝摇旗这次可不是断胳膊了,是断脖子!

    ”俺,俺,俺……“郝摇旗想骂,但仅说了几个字,突然身子一僵,不在动弹。

    李岩,牛金星大惊失色。

    ”无妨!晕过去罢了!“常宇笑了笑,喘着粗气起身拍了拍身尘土,走到李岩跟前:”李将军,咱家这身本事能卖个好价钱不!“

    原来如此,李岩笑了,怪不得这小太监一直挑衅原是为了此!

    ”好本事!“李岩微微点头,随即又道:”看得出了公公对这种小巧擒拿功夫极其擅长,但若是马杀敌,冲锋陷阵,十个回合内郝永忠必能杀你!“

    李岩本身是武全才,属于内行,如此说自然是有道理的,常宇这种单打独斗的功夫用在冲锋陷阵那种大开大合的搏杀,几无用途。

    常宇也认同,如贼军论武艺排行第一的应该是刘芳亮,其人枪法入神,但实力排名却在刘宗敏,袁宗第,郝永忠,田见秀四大天王之后,仅和李过,张鼐,高一功等人并称小f4。

    原因很简单,冲锋陷阵靠的不是小巧武艺,而是力大无穷和身材魁梧,大开大合,横扫千军的气势,这也是为何刘宗敏会被成为闯王麾下第一猛将的原因,除了他和李自成是把兄弟,资历老外,他本身是个铁匠出身,力大无穷,彪悍异常善使一把鬼头单刀,冲锋陷阵如饿虎扑羊一般横扫四下,明军对其极其恐惧,此时明军威猛者唯一能和他抗衡的便只有吴三桂了。

    “李将军说的也有道理,但凡事眼见为真,打过才知结果,郝永忠马功夫厉害,咱家也不是菜瓜任人砍了”。

    常宇微微一笑,不待李岩说话又道:“听闻李将军武艺不凡,能否指教一番”。

    呵,这小太监还真是刺头,听不得一点不好呀,还没说他什么呢向自己叫阵,李岩心不由苦笑,当然他可不会接招,一来时机不对,二来郝永忠那种大块头他都打不过,这个能把郝永忠勒晕的人……算了吧别搞得那么狼狈多难堪!

    “来日方长,机会尚多,公公一身本事,在下替主买下了”李岩微微一笑:“不过眼下还有大买卖要谈,公公且稍做休息”说着朝蔡周二人一笑,意思是戏看完了,该谈正经事了吧。

    “蔡大人,这信怎滴无晋王印戳”看完那封信后,牛金星淡淡问道,言下之意,你别唬我啊,你说是是啊,有何凭证。

    嘿嘿嘿,蔡懋德低声浅笑:“时局不明,晋王以防落人口实,自然不会留下什么把柄,还请牛丞相担待”。

    他这么一说,牛金星和李岩也稍稍心安,想来也是。

    “不过晋王之求是否有些过了!”牛金星把手的信递给李岩,然后看着蔡懋德一脸郑重。

    晋王乃太原之王,这次以他为首连同蔡懋德和周遇吉三人投诚,组团购物有优惠,投诚那也要福利多多,蔡懋德还好,他人出身,心高气傲,这次完全是为保晋王甘背贼名,所以不求什么名利权势,至于周遇吉却要封侯,部下也要同明廷那边平级封功,这个瞎子李勉强能应。

    而真正的狮子大张口还是晋王的要求,他要求护晋王一脉安全,不抄家,不杀人这是情理之,但又求太原城不得杀一人,不得强行拷掠,不征粮,不纳饷……

    牛金星差点骂出口了,不给钱,不给粮,我他妈的要你太原城干嘛,要你几万降兵干嘛,几万张嘴我他们拿什么来喂,我东征而来为的是啥,真以为去北京抢你龙椅坐啊,我他妈的是来抢点粮饷,现在降兵那么多,雪球越滚越大,已经骑马难下了。

    李自成渡黄河马不停蹄围困太原为了什么,是为了晋王的万贯家产了,要知道根据以往经验,端掉一个藩王,少奋斗十年呀!现在你投降了,保你全家性命不错了,你还想保家产,我特么的为啥而来的你不知道么!

    “这是晋王之求,老夫其实不过一说客,怎么做还看贵方之意,你们能应了咱们能和谈,不应少不得兵戎相见了,那时候各凭实力说话把”蔡懋德不卑不吭的说道。

    牛金星沉默,侧头看了一眼李岩。

    李岩方向手的信,轻轻摇了摇头:“难!”

    “什么难?”周遇吉冷笑问道。

    “蔡大人,周将军的要求我们可以再议,差不多都可以满足,晋王一脉安全我们也可保证,不杀不掠本是我军军规,平民可不纳饷,但那些乡绅富户却不在之列。

    退一步来说,咱们握手言和都是有代价的,我们满足你们大部分要求,难道贵方不该略表心意么”。

    “李将军的意思是?”蔡懋德问。

    “晋王捐赠一半家产,城富绅皆同!”李岩道。

    蔡周二人对视,脸色沉重:“这个老夫做不了主,要回太原和晋王商议一下!”

    “我等也需和主再议,说句危言耸听的话,这个条件还仅仅在下之意,至于主如何论断尚且不知,恐将晋王家产全部充公也不意外”。李岩又道。

    “欺人太甚!”周遇吉冷哼!

    “哼!形势逼人而已,周将军当知我军所过之处,那些藩王的下场,一旦城破可有活口?晋王此番投诚,我等许他王府安全已是极限,怎的晋王还妄想保全家产做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更异想天开阻拦义军像富绅纳饷,既然如此,我义军何苦费人费力攻打太原城,那么多降兵的口粮又哪里来!”

    李岩这话已经有威胁之意了。

    “呵,说的好似你等真有本事拿下太原城一样,不若咱们各凭实力,打过再说?”周遇吉也火了。

    “哎哎,两位不用如此动火,万事皆可谈,贵方有情,我方有意,何不坐下来把酒言欢间把事情解决了”牛金星赶紧打圆场,白广恩和陈永福也靠近,周遇吉和李岩,低声安抚二人。

    “既然都做不了主需回去请示,此番便如此吧,老夫当下立即回太原说与晋王,你等也和贵主好生商议,给一个最大限度,咱们明日此地再议,希望到时候能做个论断”。蔡懋德说着便起身,作势告辞。

    “甚好,不过蔡大人也不需如此匆忙回去,咱们还有些细节需商谈一下,总能每天谈一个,又做不了主来回奔波请示,那要谈到何时咯”牛金星很有深意的一笑,很显然,他们早做好对方拖延的防备。

    “也好!”蔡懋德点点头,又坐下带着几个书和牛金星开始吐沫横飞,周遇吉时不时的插几句话,李岩总是针锋相对,白广恩和陈永福在其和稀泥。

    倒是郝摇旗在两个随从的看护下,慢慢醒转,先是懵逼一会,然后看看四周,猛的站了起来,望着靠在大枯树边嘴里叼着一株干草无聊的常宇,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什么,脸色憋的像猪肝一样发紫。

    常宇似笑非笑,叼着干草,对他吹了个口哨:“嘿嘿,跟爷爷斗,你还嫩了点”。

    “你tmd……”郝摇旗低吼一声,突然窜出几步,翻身马,一指常宇:“那阉货,可敢马和我一战”。

    “永忠!”

    李岩闻声回头望去,随即一喝,然后对常宇冷冷怒视一眼,这小太监,怎如此爱撩事。

    常宇嘿嘿一笑,姿势都没变,依旧叼着干草,一副慵懒,看都不看郝摇旗:“蔡大人,天都晌午了,不饿么?”

    竟然被无视了,郝摇旗暴怒,但看了李岩一眼,最终还是忍住了,冷哼一声,打马竟然朝南边阵营奔去,看来是眼不见心不烦,唯恐被常宇这货给气出毛病了。

    “是哦,天已晌午了”牛金星抬头哦了一声,随即看向蔡懋德,“蔡大人,不若我着人送些吃食过来?”

    蔡懋德抬头看向周遇吉。

    周遇吉略一沉思,回头看了常宇:“常公公,你去后边营地取些食物去吧”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牛金星:“牛丞相你们自便”。

    牛金星尴尬一笑点点头,人家意思很明白了,各吃各的。

    “是,周将军”常宇翻身马,打马北行,转眼到了二里外,段武虎紧张的迎了来:“厂公大人可是要动手了?”

    “动过手了,现在要动嘴了!”常宇微微一笑。

    “啊,竟然动手了,那……”段武虎等人一惊。

    常宇挥手止住他:“着两人去后边军营弄点吃的给蔡大人送去”。

    段武虎应了一声,随即点了两人去了,又问常宇:“厂公,那边谈的如何了?”

    嘿,常宇忍不住笑了:“都jb瞎扯淡呗,能有啥谈的”说着打马北去。

    段武虎在后边大声问道:“厂公,您去哪啊?”

    “我tmd吃饭去啊,顺便睡个午觉”。

    “那,那这儿……”段武虎一愣。

    “这儿你摆个样子候着是,放心,这次打不起来……”,,说着渐渐远去。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