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219章 该来的来了
    正文

    朱审烜马术远常宇精湛,而且马技击之术底子很好,策马冲,腾,挪,游刃有余,反观常宇便显得手忙脚乱。

    不过常宇也有自己的优势,身手矫健,力气大,速度快,反应敏捷,而且实战经验充足,即便只是徒手格斗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质好。

    各有长短,两人纵马在海子边打的火热,来来回回数十回合不见输赢,朱审烜首先沉不住气,挥舞木杆不再讲究什么技巧战术朝常宇猛砸企图乱棍将其打下马。

    本待给他三分情面的常宇毕竟也是年轻人,身连几棍,火气腾的也燃烧起来,调转马头朝朱审烜冲去,即将紧身时突的把手木棍脱手掷了过去。

    呵呵,狗急跳墙了么,朱审烜冷笑揶揄,随即侧头闪过,突听诸位侍卫发出惊呼,心暗觉不好。

    感觉非常对!

    常宇掷出手木棍的同时,一个纵身从马朝正在闪避的朱审烜扑了过去!

    噗通一声!两人同时摔下马,不过朱审烜在下重重摔在地,脸表情痛苦,要知虽在水岸边,但天寒地冻全是冻土,这一摔让他疼痛异常,同时也怒火冲天,躺在地指着常宇:“无耻!说的马战你这是作甚!”

    “谁说马战不能这样,打下你是赢!”哼,常宇嘿嘿笑着。

    若是别人在大胆也不敢这么对一个藩王,但他公职是东厂提督,基本朝野之都可横着走的那种!

    “你……”朱审烜被他气的语结,随即冷笑:“马战之你若如此,便以为自己赢了?做梦吧你,你同样会被乱马踩死!”

    常宇撇了撇嘴,冷笑不语,他当然知道朱审烜说的没错,但身的那股傲劲是不允许自己承认的。

    王府的侍卫赶忙冲过去扶起朱审烜,问长问短,这让小王爷更感觉脸挂不住。

    “若不用这下作手段,王府里随便挑一个侍卫都能击你于马下!”

    且!常宇翻了翻白眼,他认同朱审烜的话,但同时也被这句话激到了,冷冷扫了一眼那些王府侍卫:“看着挺唬人,哪个有本事的来试试,真把老子打败了,赏银百两!”

    按照常理说王府侍卫哪个敢去撩东厂提督的虎须,他们虽有那本事但也要有那胆啊!

    可是不知为啥,常宇话语刚落,猛的窜出十余人到了跟前:“卑职愿意一试!”

    额……常宇有些懵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是护主心切,为主子报仇来了!

    “厂公,让属下来战!”

    人家王府侍卫都为主子出头了,常宇所带的几个随从也不认怂,直接跳了出来,一副恶狠狠的模样瞪着那些王府侍卫。

    常宇苦笑,若是马下徒手格斗,自己这几个太监随从身材魁梧高大虽不能秒杀王府侍卫,但也吃不了亏,只是若要了马,那十有**要被秒。

    可惜段武虎今天不在,他是腾骧卫出身,马功夫一流,揍这些人难度不大。

    “你等且让开,咱家如不应战,倒让人家笑话东厂的都是怂蛋了!”常宇嘿嘿一笑,拨开跟前几个随从,冷冷看着王府侍卫。

    “卑职不敢”

    果然一听东厂名头,王府侍卫们有些紧张不自在,有的甚至还侧头看向朱审烜。

    “打个架,还把东厂名头抬出来,好吓人啊你!”朱审烜揶揄道,毕竟都是年轻人,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加他和常宇关系亲近,知道这货不是跋扈之人,但绝对狡诈!现在明显是吓唬这侍卫于是出言挖苦。

    自己刚才被摔了个狗吃屎,腰差点都断了,重要的是在那么多侍卫面前丢了脸,这场子必须要找回来,朱审烜铁了心要看常宇好看。

    被人揭穿心小九九常宇一点都不尴尬,耸了耸肩,翻身马,接过春祥递给他的木棍,使劲挥舞几下,“都tmd的以为咱家银子天掉下来的啊,那么好赚么!谁有种谁过来拿!”

    “卑职胡大海,谢厂公赏赐!”王府一个侍卫抱拳行礼,随即转身马,看身手异常矫健,常宇心一紧,不是善茬啊!

    那先下手为强,趁其刚马不稳,常宇打马冲了过去,挥棍是一番乱砸!

    然而胡大海的骑术远超常宇意外,见其乱棒当头,先是纵马躲开,随即一个勒马回头正面迎接,任由常宇如何攻击都被他轻易招架。

    而且脸还带着一丝似笑非笑,这完全是一种藐视!

    朱审烜也笑了:“厂公大人,您这百两银子太好赚了吧!”哈哈哈!

    常宇恼火,手里棍棒舞的更加用力,奈何实力悬殊,胡大海总是轻易化解,而且全然都是被动招架,并未反击,显然是先放点水,让常宇待会输的好看些。

    “厂公大人留心了”胡大海突然出声,随即一棍捅来,恰在常宇手木棍将收未收力竭之时!

    骂了隔壁的,常宇暗骂,急忙扑到在马背堪堪躲开,但依旧在肩擦过,一阵火辣辣的疼,让他脸有些挂不住,自己打了半天,未一下,人家一招,差一点把他捅下马。

    “胡大海你是找死”,常宇大怒,挺身而起,一棍轮了过去,奈何胡大海狡猾异常,一棍打出后,便策马躲开,让常宇落空。

    常宇的火已经被点起来了,打马便追,两人在湖边纵马狂奔。

    朱审烜脸色笑意更浓,春祥和方三倒是眉头紧皱:“完了,感觉大哥要着道!”

    “着啥道?”方三完全是小白,听不懂方三说啥。

    “回马枪,那狗日的故意引大哥钩才跑的!”

    方三哦了一声,侧头看了朱审烜:“怪不得那小王爷笑的那么灿烂!”

    但是!春祥突然露出笑意:“咱家都能看出的道道,你觉得老大看不出来么,嘿嘿!”

    “厂公大人得罪了”正在被常宇狂追的胡大海突然勒马回头一棍朝常宇捅来!

    去你大爷的!眼见常宇直挺挺的朝他棍头顶来时候,胡大海突觉眼前一黑,心暗骂,怎么这货又把棍子扔了出来!

    急忙侧头躲开!

    啪的一声,常宇手长棍砸了正着,砸的却不是胡大海的头,而是马头!

    而胡大海那一棍竟然刺了个空,常宇扔出长棍的同时立刻扑到抱住马头堪堪躲过那一棍!

    胡大海坐骑被打眼睛受惊,立身长嘶,而他此时单手握缰,还在做躲避状,一个不备被摔掉地,目瞪口呆的看着几米外策马回来哈哈大笑的常宇:“回马枪,哼,老子看唐伯虎点秋香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常宇自然不是看电影学的这招,这多归于前些日子跟周遇吉取的经,老周实在经验非常丰富,对马战的一些战术了若指掌,曾经特别嘱咐过这招回马枪的威力及利用率,成功率。

    刚才眼见胡大海一招没得手,竟然不进攻,打马跑,便知这小子想玩个大招,想赢的漂亮,让自己输的难堪!故设陷阱而已。

    于是将计计,来了个射人先射马,以巧取胜!

    卑鄙!

    眼见胡大海便要得手,朱审烜兴奋的都做好了鼓掌准备,却瞬间傻了眼,看着远处得意洋洋的常宇,忍不住的低声骂了一句!

    “还有谁!”

    常宇非常嚣张的张开双臂,大喊一声,气势异常霸道!

    “卑职愿意一试!”

    忽的一声,又涌出十余王府侍卫!

    咳咳咳,常宇差点被呛到“你,你们可想好了!”

    朱审烜忍不住大笑,王府侍卫都是老油子,哪个没看出来常宇马战功夫太寻常,刚才战胜胡大海完全是取巧,而且胡大海一开始在放水,若真干起来,真的十招之内可挑常宇下马!

    “车轮战,算求本事!”

    这时春祥跳了出来:“按照这么下去,厂公大人别说打了,累也累死了!”

    “是!车轮战算什么本事!”其他随从纷纷起哄。

    朱审烜脸一红,怒瞪了春祥一眼,却也一时无言!

    “咱家倒不怕车轮战,不过恐怕没的时间了”马的常宇刚刚还一脸尴尬,此时却无凝重,眼神正盯着西南方向的振武门

    诸人诧异,闻言顺着望去,却见那边几匹快马奔来,朱审烜眉头也是一紧,心知有事来了。

    快马转眼便至眼前:“报厂公大人,清徐境内发现贼军先锋,约万人,周总兵城有请!”

    该来的终于来了,常宇抬头望望天色,又看了朱审烜,正好迎他的目光,沉重而又紧张!

    ……………………………………………………………………………………………………………………………………………………………………………………………………………………………………………………………………………………………………………………………………

    虽然更新不稳,不多!但真的尽力了,非专业写手,每月也百八十块稿酬,别说养家糊口,烟钱都不够,所以仅是利用业余时间码字,便是这样,真的很辛苦了,还希望大家多多会支持,多多收藏投票,感谢大家支持正版订阅!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