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229章 大事不妙
    正文

    “有点不对劲”太原城头,周遇吉眯着眼睛,身边诸人注意力全在城西南方向,那边常宇已经带着部下出了壕沟阵和贼军混战一起,只有他目光始终在贼军大营方向。三寸人间

    “周总兵发现什么异常了么?”身侧的王继谟侧头低声问道

    周遇吉面带疑惑:“觉得不对劲,但具体说不来”。

    从一早贼军扎营到现在周遇吉几乎没离开南城头,时刻关注对方一举一动。

    特别是贼军探马和官兵在护城河防御阵地外冲突后,他更是寸步未离,一直在观察。

    双方冲突不断,时刻都有十余股人马在搏杀,但场面一直都控制在百余人规模,而且人手总是相当,你加多少我增援多少,始终在持平状态。

    但常宇出城一下带出二百多人马分别支援东西两翼,贼军随后增派人手,并无异常。

    但突然间,在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内,贼军又接连发了两批援兵,第一批半百,第二批仅二十余人,且都是朝西翼常宇所在增派。

    这有点非同寻常了,周遇吉突然间大喝一声:“不好,厂督暴露了”

    诸人大惊失色,要知道常宇除了身份不同寻常之外,此时更是太原的主心骨,主力战将,可以说是太原的灵魂所在,也因此他冒险出城打架,周遇吉心知无法阻拦,只好掉人马出护城河以防万一可以随时出手救援。

    常宇不能丢,也不能死,太原需要他。

    城乱做一团,而城外的常宇却杀的兴起,率领百余混编铁骑顺着护城河直奔城西南出了壕沟阵冲进战团,挥舞长刀,手起刀落砍杀一人。

    其势猛势众,士气高,杀气重,所遇贼军几无可挡,一个冲击便溃散,随即被常宇人马追杀。

    几乎短短一盏茶功夫,西南角这块冲突点的十余股搏杀的小团体,转眼间被他率众杀散,一时间气势无敌。

    而这时贼军的援兵也到了,近两百人携刚被冲散的贼军人马卷土重来,杀气腾腾冲了过来,誓要再决高地。

    此时常宇士气正处于最激扬澎湃之时,见其援兵到来,丝毫不怵,随即聚集人马列阵,待贼军近二十米外时,一声大吼:“屠光”

    随即一马当先,挥刀冲了过去。常宇很喜欢这种感觉,面对蜂拥而来的贼军他没有一丝恐惧,虽然会紧张,但感觉特别的兴奋,特别的刺激,这也许是和前世的职业有关,浑身血液里都沸腾好战好斗的因子。

    “屠光狗贼”部下奋声大吼,紧随其后,杀声震天,他们喜欢跟常宇冲锋陷阵,这个太监头子太会激发他们的士气和斗志!

    “干你娘的狗贼”转眼之间双方冲到眼前,常宇迎一人一刀斜砍,对方抬手格挡,却被抗不住常宇力大,直接摔下马下,随即淹没乱马之下,而与此同时常宇身已被重重砍了几刀。

    毕竟他一马当先,同样也成为对方的首要目标,冲到眼前之时已经被好几个盯了,他又没有三头六臂,同时应付,砍落一人后,身数刀,幸好他的盔甲厚实,不伤皮毛,随后身后部下赶迎那些贼军搏杀,让他顿感一轻。

    但那几刀也让他怒意滔天,嘴喝骂不已,手朴刀疯一样的左劈又砍,整个一歇斯底里。

    看到让如疯魔一般的挥刀冲杀,贼军大骇,所到之处纷纷忍不住避让,其心已怯。

    见此景,常宇部下却杀气腾飞,一个个嗷嗷叫如虎狼一般杀人敌阵,心却在嘀咕,看厂公一表人才,怎么嘴巴这么脏!

    常宇的确骂的脏,从娘亲,到大爷,到小姨子他都没放过,也许人在这个时候脏话更能激发一种潜在杀气和气势吧。

    “兀那阉货,待老子宰了你!”

    常宇以两百余人对战贼军三百余,不落下风,反而在极短时间内打的对方眼见要溃败之时,突然一声大喝传来,贼军一员大将杀了过来。

    定目一看有些眼熟!

    “咦,你不是那个马啥玩意来着,马冬梅是么?”常宇一指那贼将:“来,让老子剁了你!”

    冬梅,还他么的夏草呢,马世耀差点没一头栽倒,恶狠狠的看着常宇:“没卵子的货,只会逞口舌之快,老子倒想看你怎么剁了我”说着拍马来战,身边亲兵紧随而来。

    常宇口嚣张,心不敢大意,他心知自己的短板,是马战实战太少,应付小卒靠猛攻猛打加气势杀意浓,很容易摆平对方,可是面对马世耀这种身经百战之人,无论骑术还是马战经验都远胜他,那要小心了。

    “对了,老子终于想起你叫啥了”两人堪堪近前的时候,常宇突然大喝一声。

    马世耀不由自主一怔:“叫啥?”

    “马卖皮对不对!”常宇哈哈一笑,挥刀砍去!

    操,马世耀大怒,虽不知道其意,但见常宇那神情便知是骂人的话,随即一枪朝常宇面部捅去!

    常宇侧头躲过,一刀撩了过去,却被马世耀挡住,反手一枪朝常宇胯下战马脖子捅去。

    战马等于是双腿,常宇大惊,慌忙之间一刀朝马世耀长枪砍去。

    咯噔一声,常宇掌心一麻,心也一惊,这货能小卒封将并且以武力排名前列,果真不是浪得虚名,至少力气大的惊人。

    马世耀也是心讶异,他曾和常宇交过手,一个抱摔一个剪刀脚被虐的鼻青脸肿,可谓惨败,但后来听闻他和郝摇旗马战仅一个回合被挑落马下,马功夫实在稀松平常。

    然而此时常宇竟然和他对砍几个回合,虽见慌乱但却无败象,难不成郝摇旗马功夫自己高了那许多!

    不可能,马世耀心不服,他哪里知道常宇知耻后勇,这些时日除了吃饭睡觉是找人马战!

    从部下的腾骧卫,到周遇吉的亲兵甚至老周都亲自场,最后还把晋王府的都拉过来虐,水平也是蹭蹭蹭的水涨船高,虽非一流水准,但也绝非昔日阿蒙!

    俩人杀得兴起,一时旗鼓相当,周边亲兵在圈外也捉对厮杀正烈。

    贼军实战经验丰富,但这种团战一拥而,还是谁块头大力气大战风,这一点腾骧卫和太监军有了极大优势,毕竟他们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

    马世耀单挑常宇久战不下,心正急,嘴里不停喝骂,反观常宇却越打越是冷静,毕竟他前世靠打架为生。

    若是在地面,老子早虐他千百回,常宇一边和马世耀缠斗,心暗骂,右手不由摸向腰间,那儿又一支手弩。

    哐当一声,两人又是一个交错,常宇快说抓起腰间手弩,勒转马头抬手瞄着即将转身的马世耀要扣动扳机。

    “小心!”一声大喝传来,震的常宇耳膜发疼,一怔之下扭头望去,一个庞大的身影如泰山般压了过来

    “你这阉货无耻之极,待老子剁了你!”

    操,这特么谁,常宇匆忙间不及细看,调转手弩便朝那泰山射去。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叮当一声,手弩被对方一刀磕飞!

    “操!郝酒桶尼妈的”常宇看清那人后大骂一声,趁对方回刀不及,挥刀斜劈过去。

    哐当一声,刀未及半之时,突然从旁斜刺一刀替那泰山架住,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阉贼,今日便是你死期!

    “过儿!你不去找你姑姑跑这来干嘛”常宇慌忙间看清来人,正是李过,嘴里调侃,心不由一慌,这俩货怎么突然间冒出来了!

    顿感不妙。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