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377章 有变
    正文

    两人在内院里闲聊,直至天近晌午常宇才告辞出来,方三赶忙迎了来,低声道:“乾清门诸臣未散,皇赐宴”。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看来是有大事要发生了,常宇眉头一挑,随即又耸耸肩,大明时至今日,天天都是大事,不是天灾是兵祸,从来没消停过。

    “常公公,太子有请”刚走到司礼监旁边的尚衣监衙门口,一个大块头太监匆匆走来。

    “何处?”常宇问道。

    “万岁山,常公公请随小的来”太监说着前边领路,常宇抬头朝南边万岁山望了一眼,树影绰绰,仅见衣衫,便随那太监走了。

    这里是万岁山北侧,宫贵人平日少踏足此地,倒是很多太监和宫女喜欢来此嬉戏,只是此时已近晌午,大多去进食,少见人迹。

    在树丛山石绕了一会攀到半峰,常宇随口问道:“太子在峰顶么?”

    带路太监嗯了一声,继续前行。

    “你是那个衙门的?怎么看着面生”身后的方三突然问了一句,常宇一怔,也是疑惑,太子府的太监宫女他都面熟,这个的确没见过,心下疑惑,抬头望去,却是一惊。

    却见太监突然变脸,伸手掏出一把利刃朝常宇心口扎去!

    几乎是眨眼之间,刀尖刺破棉服,已触肌肤,常宇甚至能感觉到这把利刃的锋利和冰冷……

    然则到此为止!

    常宇猛的握住对方手肘,一个反拧,随即抬脚朝对方腹部一击重踢,太监受痛,惨叫被踢开数米之远,摔落干草,利刃跌落一边,被方三快速捡了过来:“大胆,敢行刺厂公……”

    “常公公饶命啊,饶小的一命啊,小的不想死啊……”

    那太监一个翻身跪地,脸色惨白,叩头如捣蒜,转眼间血流了一脸。

    常宇脸色极度难看,一言不语。

    “说,谁指使的……”方三怒喝,谁知话未落音,那太监起身拔腿跑,转眼钻进山林。

    方三刚要去追,被常宇喝住。

    “厂公,这光天化日,此贼竟敢在皇城行刺……小的现在去报知春祥,这贼人受伤行迹败露一查查得到……”方三说着转身要下山。

    “三”常宇叫住他,突然一脸苦笑:“你说在皇城之谁有胆子敢刺杀咱家?”

    “一准是那些……”方三说着突然脸色巨变,甚至忍不住嘴唇发抖:“厂,厂公……这,这不会吧!如若是……咳咳,用不着派个太监行刺吧”。

    “的确用不着”常宇长叹:“这是敲打我!”

    先不说常宇在内宫的人缘,此时他提督东厂权倾一时,简单说内宫是他的地盘,谁敢在皇宫动他那是找死。

    虽说北京城有无数人想要他的命,但也仅敢在皇城之外,不管崇祯是否睁只眼闭只眼,皇城之外怎么闹最后都有余地,但是若有人敢用皇城里太监动手,那真的触动崇祯的底线了,他定然会大发雷霆,追究到底,所以没人敢把触手伸进来动用皇城里的人手,即便他们很多人都能买通内宫的人为他们效力。

    既然那些人不敢,那敢的人又是谁?

    毫无疑问,只有这个地方真正的主人,而且他也并不多加掩饰,等于直白告诉常宇,没错,是我。

    既是如此,又明知一个太监根本伤不了常宇,那此举,只是敲打

    他为什么要敲打我,又是要敲打我什么,这是何意?常宇一时想不通。

    “边是常公公么?”这时山脚下有人高呼,常宇凝目望去,却是东宫的太监骆严,便张口应了。

    “常公公,太子端本宫有请”骆严在下边高呼。

    常宇和方三对视一眼,两人快步下山。

    端本宫殿内,朱慈烺双目无神,看着眼前饭菜发呆,甚至常宇到了跟前都没反应过来。

    “佳肴在前,太子是在学神仙汲取精华的么?”常宇打趣道。

    朱慈烺一个激灵,抬头见是常宇,便笑道:“神仙真的是只汲取饭菜的香味便饱了么?”

    常宇耸耸肩:“我又不是神仙,怎会知道”。

    朱慈烺苦笑,随即脸色一暗:“不日你便要出宫了!”

    “真的?”

    常宇一喜,屁股还没落座又弹了起来,搓着手在殿内走动:“太子可知道这几日虽短,我却心急如火燎,闯贼……咦,我要出宫杀贼了,你怎如此哭丧着脸,哦是了,不舍的我出宫是么?”

    看着神色萎靡的朱慈烺,常宇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好了……”

    “你要去的不是河南剿匪,是去山海关督战!”

    朱慈烺抬头看了他一眼长叹道。

    “什么!”常宇一脸惊诧:“不是去河南?……山海关怎么了?”

    “清狗屯兵关外虎视眈眈,近日异动,竟集合大军朝宁远城进发…关口告急!至于河南闯贼父皇命兵部尚书史可法前去围剿……”

    这……常宇一时怔住。

    崇祯十五年,也是两年前的松锦之战,历经两年明军大败,蓟辽总督明军主帅洪承畴,祖大乐被俘,祖大寿投降,总兵丘民仰,王廷臣,曹变蛟战死,松山,杏山,塔山及锦州四城失守,至此明朝在辽东的防御系统全盘崩溃,倾尽国力打造的九边精锐损失殆尽,最后的的防线仅留山海关,关外仅余古城宁远!

    然则历史,在崇祯十七年正月,多尔衮曾写信给李自成共谋原,李自成回了信:去你麻痹的,很显然他还有点良知,不屑和外族联手。

    但此时位的多尔衮斗志激昂,不会因为闯贼的拒绝打消蚕食原的雄心壮志,率领多铎,阿济格等八旗王公大臣,统领满汉官兵十余万于四月初九祭师出发。

    四月十四日,尚在途,便接到吴三桂的消息,闯贼已经破京城,明亡……

    只是眼下不过三月,李自成北进太原时候被揍的狼狈而逃,清军怎么还是来了呢,而且历史的时日还提前了?

    常宇左右想不通,历史多尔衮发兵,除了早有预谋外,还有是见李自成进军神速,担心先一步摘取果实,所以才连忙发兵的,而眼下……

    是了,闯贼虽然在太原吃了败仗,但其在河南境内的攻势不减,清军在大明暗探无数,想是早知道消息,此时发兵时机最佳,南北夹击,明廷相顾不及,闯贼虽不愿意和他联手,但无意却实实在在的打了助攻。

    “消息确定了么?”常宇想通关节,微微一叹。

    朱慈烺微微点头:“父皇和内阁商议之时,以李阁老等为首的诸臣竟也一致推荐你去,说你在太原攻守有道,吴三桂有勇有谋,你去助之,北方无忧也”。

    常宇苦笑,吴三桂老谋深算,其人奸滑异常,且在边关经营数年根深蒂固,岂是他能左右,两人若能和周遇吉那边真诚相交倒也好,只怕去了是掰手腕,最后却便宜了清军。

    至于史可法刚到京被派往河南剿匪,以兵部尚书率兵剿匪并非新鲜之事,孙传庭也是兵部尚书。

    只是让常宇担心的是,史可法虽忠,但其才却不如孙传庭,且他手下无兵无将,空降到任,只会被架空……

    “太子,我要见皇爷,可否……”常宇决定要去找崇祯密谈一番。

    “你且等等,只恐很快会召你去了,先吃了饭吧!”朱慈烺叹口气:“内忧外患……实则……恨啊!”

    …………………………………………………………………………………………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订阅,谢谢。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