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502章 白莲教
    正文

    见其不语,常宇一脸厉声:“月前你行刺本督论罪当斩,念你一身本事杀了可惜,留在身边重用给你一个前程,本督对你不亏不欠,也从未深究你的过往,那许多的传言本督听了从来只是笑笑,从过贼也罢游侠也好,英雄不问过往,不过今儿本督真的有些好了,吴,你可曾从过贼?”

    “卑职……”吴欲言又止。

    常宇喝问:“有没有过?”

    “有”吴咬咬牙!“曾在山为寇!”

    “那你可曾在闯贼手下听过令?”常宇又问。

    吴摇头:“不曾”。

    “你既未在闯贼手下听过令,必然和贼军没什么交集可为何天黑之际有人看到李岩部有七八人和你在偏僻处密聊看似很熟络,好像还有了争执,这几人是你当年山头的同伙还是另有缘由?”

    吴咬牙不语。

    “真要本督把那几人抓来么?吴,先前之事可以不究,但本督必须要弄个明白,你若老实的从军争功为大明效力倒也罢了,若是搞那些装神弄鬼的事,本督立刻便杀了你……”常宇怒喝。

    吴一个激灵:“督主,您,您都知道了?卑职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本督要你亲口说出来”常宇蹭的站起来,厉声道。

    噗通一声,吴跪了下去:“没错,卑职是白莲教的,但卑职从未想过装神弄鬼密谋起事,今日巧合遇见昔日教友,便闲聊了几句……”

    呼……常宇眼睛微闭,心长叹,白莲教,白莲教,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神秘组织,当真无处不在。

    历朝历代但凡事关刀兵之事,江山易主背后必有其身影,甚至大明朝老祖朱洪武起事都从白莲教受惠不小,元末率先起事韩山童,刘福通是白莲教徒,朱元璋当年率24骑离开郭子仪去开创基业打天下的时候,这24骑大部分也是白莲教徒,当然开国之后,白莲教被禁,成为地下组织,化名五花八门的分支,万宗不离其法,白莲教的烙印一直都在。

    白莲教一直热衷于造反,自从立教后没消停过,便是大明期间都有好几次,且动静非常大,如永乐十八年间(1420)唐赛儿起义,天启二年(1622)的徐鸿儒起义,眼下这拨席卷整个大明的农民军起义,怎么可能没有他们的身影。

    历朝历代的朝廷对白莲教这个专业造反户的态度,是一个字,杀!杀无赦!

    可常宇从未想过吴竟然也曾加入过白莲教,若不是麾下锦衣卫的人巧遇他们密聊听闻那几人叫吴堂主时,他依旧蒙在鼓里。

    白莲教作为朝廷的眼钉,竟有一个什么堂主在皇帝最宠信的太监手低做事,这若传出去……

    “卑职当年闯荡江湖时曾入了教,后来那支散了伙,许久年没有联系,不成想今日却在此地相了面,只是唠了些家常,并无其他……”吴低声解释。

    “国家利益大于一切,什么牛鬼蛇神都是狗屁,拜那玩意不如拜你手的刀,鞑子杀你的时候也没见那些神仙来救你”常宇冷哼:“军不得信教,军队是你们唯一的组织!吴,眼下只有两条路可走,一退教,二本督杀了你们!”

    “卑职退教”吴没有任何犹豫。

    “你且与那几人说去,他们若是不愿退,你当知如何做了”。

    “卑职知道”吴咬咬牙!起身对常宇躬了一躬便离去。

    火苗噼里啪啦的响,四下静悄悄,偶有巡逻队从远处轻轻走过,常宇盯着火苗一动不动,内心极其复杂。

    有人来了,听脚步声有很多人,常宇长长松了口气,扭头望去,见吴手拎着刀,身后跟着七八人,李岩也来了。

    “属下大意,请督主责罚”李岩来请罪。

    “这等事,岂能怪你”常宇起身走到李岩身边,轻轻拍了他肩膀面露苦笑,李岩部本是贼兵出身,来路龙蛇混杂三教九流走卒小贩任谁能一一摸清。

    随即转身走向那几人,也是吴的教友,几人慌张下跪轻呼:“督主大人饶命”。

    常宇一一扶起:“吴没杀你们应该是你们同意退教了,但是否诚心退教不得而知,按理说不管退不予退,诚心与否本督当直接砍了尔等一了百了永绝后患!之所以让吴去,是给他一个面子,也是你们一个机会,本督实是不忍,都是大明的好男儿,刚刚和鞑子苦战不死,最终若死在本督手里,这叫什么事啊”常宇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表情无的难受。

    “督主大人,小的们是真心退教了,吴,吴大人说了,跟着那破什伙教装神弄鬼救不了命,也养不了家糊不了口,杀鞑子赚军功才是出路,做人也明明白白堂堂正正,养活爹娘老婆孩子才是正事……”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又跪下求饶。

    “但愿尔等此番话真心实意,也不枉本督今儿发了次善心!”常宇呼了口气,挥手让几人离去,然后坐了下来。

    李岩和吴袖手旁立,不敢言语。

    半响,常宇抬头看着李岩“暗彻查,只盯不抓,若是安心为朝廷效力便罢,若是有异心暗除去”。

    夜黑风高,山林之间黑影绰绰,不只伏兵几何,岩洞呼声此起彼伏夹杂伤兵呻吟战马鼻鼾。

    常宇蜷缩草丛里渐渐入了梦乡,数步之外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蒋发推了他一下:“睡不着去洞外走走?”

    吴呼了口气,拎刀出洞:“杀个人解解闷”。

    身后蒋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嗜血狂魔!

    一缕红光自东方破云而出,又是一个旭日东升的好天气,巡夜的士兵一身风寒入洞轮休,家丁起床生火造饭喂马忙作一团。

    常宇洗漱完,走到洞外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有点香甜,顿时心旷神怡,寻了个平坦的地方开始打拳热身。

    陈王廷在侧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指导两个侄子推手。

    “陈师傅,本督这套拳如何?”常宇热身完毕走了过来。

    “虎虎生风,刚猛有力,但好似一种入门拳术吧,莫非是吴统领的巴子拳?”陈王廷推测道。

    常宇哈哈一笑:“万丈高楼起,离不开筑基,这军体拳本是入门强体的基础拳法,看似无用,实则后劲足的很!练好了揍吴都像耍猴一样”。

    说着一挥手,示意陈所乐过来练手。

    陈所乐不敢大意,这位小督主练手从来不是闹着玩,都是真枪实弹的干。

    陈所乐乃太极拳的后起之秀,功力虽不及陈王廷深厚精湛,但胜在年轻体壮精气足,只是论功夫算是一等一好手,可是实战方面之小太监差之千里了,三十招内已被常宇击十余次,干翻两次,这还是没使用地面战术以及点到为止,否则早已倒地不起,急的陈王廷在旁边双拳紧握恨不得自己亲自场。

    论练手还是吴最得劲啊,够猛够勇够强能打能挨又抗揍,常宇抹了抹头汗水,心感慨着向山洞走去,忽念到吴去哪了,好像起来后没见到他。

    说曹操,曹操到,山谷里两个人影缓缓走来,腰间各自挂着五六个人头,吴和将发一身血迹,双眼赤红,咧嘴傻笑看和常宇。

    这二人一夜没睡,出山去伏击清军探子去了!!

    呃……常宇看着那些人头又有些反胃,随即令李铁柱把二人捆了:“擅自出山,违背军令,五军棍!”

    正在被众人恭维的吴和将发顿时傻眼了,随即被李铁柱率几个太监军给捆了,管你是黑狼营统领,管你是督主亲侍,说捆捆,说揍揍。

    却在这时突闻警讯四起,诸人大惊,常宇纵身往山洞奔去,众人紧随,本待受刑的吴和将发对视一眼,双双运力挣断绳索也忙向前去。

    ………………………………………………………………………

    有票的书友记得投票哦。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