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538章
    真解气!

    一阵冲杀溃敌,随即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二营将士意气风发,打马狂奔十余里至一无名湖畔饮马歇脚,见旁边有一村子,尚有农户几家,便向前问路,得知村名叫东窑村,言及南下德州顺着南运河走二十里外便可入境。

    短暂歇脚后二营拔营南下,又及十余里至三河交叉处,见一大河南流知是南运河,见天色已是晌午,便下令就地休整进食,前方探马来报:前方二十里外有河畔驻扎一支明军,乃刘泽清的人马。

    常宇闻言大喜,又问高杰和黄得功部何在?

    探子报知在德州之西近百里外的清凉江畔,两部人马营地南北相隔十几里。

    清凉江流域广,源头常宇不知,但知流经阜城城西,早知如此当时在阜城顺江南下可就轻松多了,此时也许已在黄得功营中了,因为他此行第一个想找的就是黄得功。

    行军扎营无水不行,三部人马皆择水而居,刘泽清在济南距离最近然则一月间磨磨蹭蹭竟才刚至德州,索性扎营不前。

    黄得功和高杰同时从河南永城和徐州北上,前后脚到达德州境内在清凉江扎营同样也是驻足不前。

    这三人在明末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明军大将,在朝廷用人之际,却拥兵自重,按兵不动,历史上崇祯帝再三催促其入京勤王而不得之后,甚至一口气全给封了伯爵,然则……

    至南明时几人更甚,各自拥兵一地不听调令,相互之间摩擦不断,可怜史可法夹在其中奔波调节却也徒劳……

    简单说着这仨没一个善茬,高杰粗暴无智,黄得功忠勇而无谋,至于刘泽清就是个下作之人,人品阴狠残毒,睚眦必报且又是个墙头草,是常宇必杀之人。

    三人之中常宇最重黄得功,其虽无谋,但作战勇猛最重要的是对朝廷忠心耿耿,此番前来催兵本欲先见黄得功商议一番设计干掉刘泽清。

    可不成想,黄得功尚在百里之外,而刘泽清就在眼前。

    常宇杀刘泽清之心甚重,只是此时不得不仔细掂量一下,他虽可入刘泽清军营突下杀手,但只恐其军心大乱而无力镇压,后果将会非常严重,何况正值和李自成用兵的关键时刻。

    便让他多活些时日,先去见见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再说。

    心中打定主意,待人马休整完毕,便拔营南下,此时常宇脸色已见怒气,为何?

    他探马既已探的刘泽清的大营所在,理应互通过消息知他前来,毕竟是堂堂的东厂提督,刘泽清即便不亲自来迎,也当派人过来,可这近半个时辰却不见一个人影。

    这厮当真是骄横跋扈至极,怪不得连皇帝的勤王诏都视若无睹,怪不得史可法三令五申要其急速北上他都当耳边风,现在东厂提督亲至竟也无礼之极。

    “此獠甚是无礼,不若入营便杀了”李铁柱等心腹愤然不已。

    常宇心中虽怒,面上风轻云淡,示意麾下相机而动,不可莽撞。

    又行五里地遥见一支人马奔来约百人转眼便至,当先一将下马施礼:“卑职程云涛奉刘总兵令前来迎接督主大人!”

    胡岭刚欲向前怒斥,常宇挥手止住他,淡淡一句:“前边带路!”

    又行几里地遇一村,闻哭喊声大作,常宇眉头一皱,带路的程云涛略显尴尬:“督主,兄弟们近来……”

    常宇没理会他,给吴中使了个眼神,随即吴中率十余人入村,一阵喝骂声惨叫过后,押着六七人至马前却是官兵模样,不用问自是在掠劫。

    官兵掠劫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如刘泽清的人马走哪掠哪与贼无异的作风实属罕见,历史上崇祯帝让他勤王,他说摔断了脚,朝廷还赐银四十两安抚让他去保定剿匪他却在临清大肆抢劫,以至老百姓误认为贼军,后来北京城破,他率兵南下更是一路走,一路抢,一路烧,一路杀。

    而眼下他扎营德州城北的南运河畔,同样是纵兵四下抢劫,实施三光政策,只是不巧,这拨人遇到了常宇路过。

    “本督有一事不解”常宇无视地上跪着的那几个求饶的官兵,却把目光扫向程云涛。

    程云涛赶紧下马:“督主请问,小的言无不尽”。

    “此地距离景州城也不过三十余里,尔等既然掠劫为何不入景州境内?”常宇淡淡问道。

    程云涛果然直接:“景州有贼军驻防,督主来时没遇到么?”

    常宇微叹,一时语塞,怪不得来时在那东窑村问路时既见不到贼军也见不到官兵,两方人马皆知对方就在近处不去相扰,反而让那里成了安全的缓冲区。

    原是如此,常宇缓缓下马,至跪着的六七个官兵跟前,突然抽刀,瞬间砍到三人,余人大惊,刚要逃窜,随即又被吴中等人砍翻。

    程云涛等人也是惊骇,身边甚至有人忍不住的把腰刀抽了出来,却突闻一声厉呵:“尔等要造反吗?”

    屠元如杀神一般威风凛凛,身后两营将士刀出鞘,箭上弦,吓的那人叮的一声腰刀落地,慌忙摆手:“不,不,不敢……”

    “造反?本督手中这把青雀乃皇上御赐宝刀,专杀逆贼,谁要造反?”常宇拎刀至程云涛马前,一脸冷笑。

    程云涛慌忙下马伏地,大呼不敢!

    “尔等为官,却与贼无异,当杀不当杀?”

    “督主饶命,卑职可没参与抢劫啊!”程云涛大呼:“哪支队伍里没几个害群之马啊,一支老鼠坏一锅汤,这些杂碎该死!”

    “这么说是他们私下所为,并非受人指使,他们竟如此胆大妄为?”常宇冷笑。

    “那自是,吾等为官兵,怎能同贼无异,刘总兵三令五申严明军纪不得袭扰百姓,但总有些胆大妄为者,该杀,该杀……”

    “既是如此,本督便不再追究”,常宇翻身上马,率二营南下急行,程云涛不敢怠慢忙快马一步在前领路。

    行至五里地外已可见河畔刘泽清的军营,士兵在河畔牧马饮水,军帐旌旗延绵数里,瞧规模不下两万人。

    正观察时,又见一支人马从大营奔出,浩浩大荡约两千余人,常宇眉头一挑,正主儿来了!

    ……………………………………………………………………………………………………

    元旦快乐!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