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559章 狼狈不堪的周遇吉
    正文

    这边李岩摩拳擦掌要让近来意气风发的刘芳亮见识一下到底是你个草头王会打仗,还是我这个前贼军军师如今的剿贼将军厉害,却不知远在几百里外的定州之西有一人正苦不堪言。

    不用说正是在太原和小太监联手溃敌,阻止贼军一路北上让太子“噩梦成真”的三关总兵周遇吉。

    月前闯贼溃败后,小太监奉旨回京述职,留周遇吉严密关注贼军动向以防他反扑,并留金吾卫近万骑兵协助。

    后贼军在中原越闹越大横扫河南全境又北上拿下大半河北直逼南大门保定府,朝廷大惊急召兵马来援,然则此时大明在北方兵力本就严重不足,雪上加霜的是清军又在这当口南下企图入关。

    最终一道急令传至太原命周遇吉东进驰援,只是太原一战周遇吉部元气大伤,麾下兵疲马乏伤兵无数,能发的兵寥寥无几,而更为要命的是粮草严重不足。

    然则就在这时突有地方豪商提出捐钱捐粮而且数目还不小,周遇吉大喜连忙问道是谁,却告知乃祁县人戴廷栻,他和傅青主和顾炎武都是好友,传闻镖局最初就是由三人建立,不过戴廷栻并不会武,但其后人却出了个大高手叫戴隆邦,是戴氏心意拳的创始人,只不过已是乾隆时期的事了。

    话说祁县富豪云集,这戴廷栻便是其一,闯贼围太原时被常宇牵着鼻子走的西路,东路小股贼兵并未攻破城高墙厚碉堡如林的祁县,后贼军溃逃时李自成企图破城掠夺,正在攻打时恰巧常宇率兵追来把他吓的狼狈而逃,祁县再次侥幸逃过一劫。

    此时官兵要东进剿匪,粮草不足,而一向忠君爱国的戴廷栻从好友傅青主那里听闻周遇吉率官兵浴血守城的事迹甚为感动,加上感激若非官兵及时驰援祁县恐怕也如同太谷一样被烧成废墟,立刻牵头召集祁县城内的富户为官兵捐银捐粮。

    有钱有粮后周遇吉又愁兵,太原一战后损伤太多,且边关不能无守兵,战后多遣回各处关隘,此时除了满城伤残外,能拿出手的竟然只剩千里驰援的金吾卫近万人马。

    好事总是成双,因太原一战官兵打出了血性一洗往年丑态甚得民心,加上战后难民太多,一些青年踊跃报名参军,人数之多让人瞠目结舌。

    但周遇吉还是比较冷静的,知道带这些菜瓜过去只是送死,只是精挑细选其中一些勇武魁梧健壮者千余从军,加上亲兵数千又有当初从宣府大同过来支援的何成新和杨振威两部所余数千再加上从太原守兵里挑选数千连人马同金吾卫组建一支近三万余部队发兵东进。

    东线战况紧急,贼军一路北上逼近保定府,若保定城破则京城南门大开则大事不妙,周遇吉不敢怠慢,日夜兼程行军翻山越岭东出固关(今平定县境内)进入真定府境内,斥候很快回报,真定府已陷贼手,贼军北上保定府。

    周遇吉一听心中大急,不能让李自成拿下保定城,一定要先他之前抵达,可是眼下真定府已为贼军所陷怎么办?打过去,费力费事哪有那功夫。

    即是如此便绕着走吧,于是下令沿着山脉北上,绕过真定府,然则贼军密布周边数百里,终还是被发现行踪,而正躺在真定府城(定州)玩女人喝酒吃肉的任继荣和马世耀听闻是他的人马,立刻火冒三丈,率兵追击而去。

    这一追就追到定州西南磁河畔,两军一场激战,周遇吉北上心切不想与其胶战,凭借金吾卫的骑兵和贼军打的旗鼓相当,趁贼军后退数里休整时渡河东区。

    任继荣二人一见大怒,未分胜负你丫想跑,又追一日夜至定州城西大沙河畔双方又是一场恶战,即便贼军用了炮灰依旧没把老周奈何。

    双方对峙一日,周遇吉本欲度河东去占领定州城,探子回报定州已陷贼手,老周皱眉,去不得,留不得,若被东西夹击可不妙,便下令人马顺着大沙河北上。

    走了半日又被任继荣追来,更要命的是,闻讯而来的罗虎终于赶来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初贼军溃败时周遇吉追李自成时陷入罗虎的圈套,最后若非李岩临阵反水他几乎连小太监都给弄死了!

    这一次看谁来救你!

    罗虎的震山营号称贼军中战力最强的人马,三千铁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两部人马联手攻击,贼军主场作战士气高昂,官兵远来是客,心有恐惧加上一路疲惫,厮杀半日后周遇吉不支,率部沿河向北撤退。

    贼兵紧追不舍,罗虎更是一马当先,誓要手刃周遇吉,眼见官兵要溃败之时,却从新军那群菜瓜里冲出一人杀入震山营,竟然一枪把罗虎挑下马,亲军大惊纷纷拼死向前搭救,却被那人连杀十余人扬长而去,贼军胆寒不敢再追。

    官兵趁机顺河北上撤退,一口气跑了二三十里方歇,此时探马来报,已至定州西北前方数里外便是曲阳县城且无贼军盘踞,要不要入城?

    周遇吉和麾下诸将商议后决定不入城,理由很简单,曲阳县太小,无险可守,若被贼围则城瓮中之鳖了。

    不入城但还要去,因为曲阳靠近太行山脉往西往北都是莽莽千里的崇山峻岭,便是城外便有几座大山,只需寻一地势便可御敌,远比入城更为妥当。

    议定之后周遇吉率部沿着大沙河北上至曲阳县西的黑山,这里山脉起伏,又是大沙河的源头,峡谷纵横,易守难攻还能伏兵,于是下令就地休整。

    哪知休整一天后贼军又至,原是李过从保定府来寻小太监给他干儿子报仇了,听闻罗虎被刺下马大惊失色,入营却见这货生龙活虎并无大碍,只是说官兵中有一悍将,勇不可敌。

    李过变色,莫非是那小太监?

    罗虎摇头,那小太监化成灰他也认识,便是他麾下的那几个猛将也都打过照面,这人却面生的很。

    一人之力难挽狂澜,官兵此时正疲,当趁胜追击围而歼之,李过立刻下令趁他病要他命,率部赶来且被周遇吉部挡在峡谷口。

    又是一番厮杀,官兵依仗地势之利贼军数次进攻未果,本待休整一夜再战,哪知第二天却发现官兵却趁夜溜了,没错,周遇吉率部趁夜色沿着峡谷撤退竟绕到了曲阳正北,唐县之西的一个无名大湖边扎营。

    这湖在山中,周围密布大小十余座山头,周遇吉苦笑,没成想自己追贼一辈子,如今反被贼军追入了深山,甚是狼狈,当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

    但不管怎么说庆幸的是终于甩掉了追兵,且山中隐蔽好扎营,地势易守难攻又不缺吃喝,倒也安稳,让一路疲惫不安的将士终于松了口气能睡个安稳觉。

    可周遇吉却睡不着,召集麾下诸将商议,该何去何从,外边打的火热他们总不能躲在这世外桃源看热闹。

    斥候已侦查回来,此地往东十里出山便是唐县,早已为敌所占,再往东就进了贼窝,因为他们已经进入保定府境内!

    “唐县往东北北数十里就是顺平,然后再**十里便至保定城,但途中贼军遍布,可谓步步艰辛”周遇吉拿着树杈在地上划拉:“此地往西百余里就是阜平县地处深山,往西北百里便是倒马关,此两处可作为退路,只是眼下咱们该去哪里?”

    “将军,出山往东皆是贼,咱们这点人马根本近不了保定城便会被吃掉,往东绝对不行!”部将牛勇面色凝重说道,诸人纷纷点头称是。

    “北上拿下阜平,此城料也不大贼军驻兵不多,距离保定城又不满百里拿下它咱们可进可退”杨振威提议,诸将以为可行。

    周遇吉皱眉沉思,目光望向金吾卫的四大统领,他们的意见很重要,因为这支人马是他此时的主战部队。

    陆行,张记,董海城,刘岁平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低头嘀咕一会,便朝周遇吉道:“卑职觉得不若绕过阜平继续北上陈兵满城”

    众人眉头一挑,随即眼神一亮。

    满城在保定城西北三十余里外,弹丸之城却紧邻深山,退,随时可入山躲避,进,咫尺之遥,更重要的是四人认为史可法南下必然陈兵保定北边和贼军对峙,这样距离友军近,可联手御敌,(他们此时尚不知史可法已被围困在保定城中)

    随大军从北往南推进,远比孤军从南望北杀出一条血路容易的太多,保定东西南三边,贼军密集,你孤军深入只有死路一条,恐怕还没摸到保定城墙就全军覆没了。

    诸将均觉得可行,于是周遇吉下令休整一夜,明早沿山脚潜行北上拿下满城,而此时常宇正在冀州城内和黄得功,高杰商议明早大举西发兵。

    …………………………………………………………………………………………………………………………

    开打啦,求票票支援!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