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607章 疲兵之战
    正文

    张鼐兵败如山倒,溃军如退潮般仓皇朝保定城方向逃窜,牛勇率部急追,杨振威同何成新这对老搭档统兵数千助之,一路急追杀贼无数。

    一追一赶,贼军仓皇狼狈逃数里,然则后方追兵紧咬不松,至保定城尚不及五里地时,惊慌失措的张鼐猛的意识到大事不妙,若把官兵引至城下必将引起攻城大军阵脚大乱,场面失控只恐危机大局。

    四下略一扫视,张鼐果断决定朝东南大营撤退,那边是白广恩的军营所在,必有留守兵力,且大营旁边就是一亩泉河,以河道可以建立防线整顿溃势抵挡追兵。

    不得不说张鼐的确有点头脑,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决定,虽然稍稍晚了些,往东南军营撤退,张鼐传令,身边亲兵开始有序指挥撤退,同时令人快马急报白广恩,出兵防守。

    其实根本不用他通报,数万大军溃败被人追杀至眼前,这么大的动静白广恩可不是傻子,正在阵后指挥麾下攻城之际,突然背后发冷,扭头一看,顿时就操了张鼐祖宗好几代,你他妈的死就死了,干嘛拖我下水。

    怨归怨,骂归骂,白广恩急切间抽兵回头备战,这边刚匆匆调了数千人马就见了张鼐一个漂移调头去了他的军营,顿时松了一口,随即脑门嗡的一声,你特么的把追兵引到我大营,那里边家当要全完了,张鼐啊,张鼐,老子到底招你惹你了……

    得就当破财免灾了,白广恩咬牙怒骂,遥见追兵虽多,但气势已弱,稍作犹豫突然下令攻击。

    此乃一举多得好事,官兵一口气追十余里气力已消,加上前方有攻城大军心下恐惧士气不振,此时动手最适合不过,搞不好能打个反败为胜,退一万步最不济也能把这支追兵给挡住,最重要的这份人情帐张鼐是会记得清清楚楚的,他是闯王义子乃嫡系人马,自己这种投诚过来的偏师卖他个人情,日后自有好处。

    河岸边正在慌忙组建防线,阻止溃势蔓延的张鼐,突见白广恩调了一支援兵攻击追兵,顿时大喜,翻身上马扬刀大呼,儿郎们,随我老子杀敌,出这口恶气,亲兵踊跃,余贼多是虚张声势,被追了十余里人疲马乏闻风丧胆。

    不过白广恩所料也不差,贼军逃了十余里累的气喘吁吁,官兵同样也是两腿发软全靠一口气支撑,追杀十余里,见张鼐部溃不成军狼狈不堪,正欲鸣金收兵之际,却发现已近保定城,炮火纷纷杀声震天,密密麻麻的贼军正在猛烈攻城,心下便也有了恐惧。

    而却在这时,白广恩数千援兵杀了过来,终于能喘口气憋了一肚子火的张鼐也调转马头杀来,此时官兵诸将牛勇骑虎难下,不得不硬着头皮迎战,硬战!

    两方疲军再次厮杀一起,声势虽不如数里攻城之战,惨烈却远胜之。

    张鼐和郝摇旗奉令攻打满城时原先有兵力三万余,先前一战伤亡无计溃败时又有数千弃械投降,溃逃时四下奔命至城外时候所余不过数千,此时加上白广恩的援兵也不过上万人和追兵相当,两方人马皆疲,此时都是咬牙硬憋着一口气在厮杀,鹿死谁手当真是个未知之数。

    恰李自成前来,见两军厮杀旁观顷刻顿时松了口气,张鼐能及时止损,白广恩能提前预备并且果断下令攻击,终未造成不可挽回后果,当真好样的。

    又观片刻,见两军厮杀的难分难解,便让人去传令白广恩抽调人手继续增援,毕竟咫尺之间距离,攻城部队军心必然受到影响,而西门又是主攻点,万不可影响士气,要竭尽全力把官兵这支人马击溃驱走方能全力破城,待保定城破后再慢慢收拾这些余孽也不迟。

    李自成虽遗憾未能如愿同时全歼三线,甚至被官兵主动出击打乱了节奏,可心中并未有多惊慌,毕竟破保定城的把握是十拿九稳的,一旦破城,这些外围虾兵蟹将能翻起什么浪,就是那小太监亲至又如何?

    你再会打,再诡计多端,若老子端坐保定城内拥兵十余万裹挟几十万流民,你又能耐我何?

    只是李自成做梦都想不到,他心念念的那位小太监此时距离他的直线距离不超过十里地,只是此时这城外方圆数十里几十万人在厮杀,乱做一团,谁也找不见谁。

    常宇自然不会做个甩手掌柜,特别是眼下这节骨眼,几十万人在方圆数十里内厮杀,早就乱成一锅粥,形势波橘云诡,瞬时万变,谁笑道最后还不好说呢。

    弄服了郝摇旗后,令人软禁其去了满城,常宇随即上马,皱眉朝东北看看又朝东南看看,最终率十余亲兵去往保定城方向而去。

    未行数里,探马急报:“牛勇率部和贼军在保定城外五里激战”常宇挑眉冷笑,猜测必是从攻城部队里抽调出了援兵,否则张鼐又哪来能力和胆量杀个回马枪。

    问及战况,得知两方人马苦战一时平分秋色,常宇脸色略显凝重,此时北线也在激战,他手头已无援兵,但若贼军再抽兵支援,只怕牛勇则溃。

    这当如何是好!

    硬顶!

    “告诉牛勇就是把队伍给打散了也要给本督盯住一炷香,一炷香功夫后咱们援兵必至!若退一步,本督砍了他”常宇冷冷道,探马急去。

    “督主,咱们还去不去了?”旁边亲兵问道。

    “去!”

    常宇一咬牙,现在手下无兵无将只有自己亲自上马了,他要去助牛勇厮杀,虽说人单力薄,但其出现必然能振奋士气,他相信只需撑得上一炷香功夫,援兵必至!

    再说牛勇率部血战张鼐,两方皆是咬牙硬挺,下手凶残,战场惨烈无比,短短时间尸首遍野。

    “督主有令,再撑一炷香,援兵便至”眼见士气略显疲靡,牛勇的疾呼,亲兵四下告之,士兵闻言自是一震,原来援兵就要来,咬咬牙再撑一会。

    “督主亲至杀敌,兄弟们干呀!”突然有人大喝,士兵瞬间如打鸡血,小督主来了么,我艹真来了,有小督主在还怕个求,小督主可没打过败仗的,杀呀……

    官兵突然间士气大振,这让张鼐顿感吃力,险无招架之力,便是数里外观战的李自成也是一脸疑惑,特么的就地打鸡血了?

    幸好此时白广恩又抽调了数千人马支援,及时顶住压力,双方血战更激。

    李自成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不自量力,竟敢追到家门了……

    主上,北边怕是不妙,心念刚起,身边亲兵惊呼,李自成一震随即扭头望去,脸色惨白:“速传令白广恩,停止攻城,抽调所有兵力迎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