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正文 第706章 你打你的,我闹我的
    正文

    城上炮声突起杀声大作自是引得百姓惶恐不安,特别是紧邻城墙的住户纷纷仓皇远离,百姓街头议论纷纷,豪门大户们则派家丁外出打探信息,便是皇城中的崇祯帝也是挑眉,脸上凝重,不用他出声王承恩早已遣人出宫上城去了,皇上,常公公不在衙门,晌午时就出去了,如料不错应是在城上,有他在城防无碍!

    常宇还真不在城上,只因看破多尔衮的意图,知其不过试探而已加上城上飞箭如蝗,便下了城准备回衙门,奈何外城街上挤满了难民,于是沿着城墙骑马而行,朝南城走去。

    一路上数道命令接连发出,着兵马司全城维,发现作奸犯科者,散布谣言制造混乱者直接下诏狱交由锦衣卫伺候。

    另外又令组织难民搬运木石等城防辎重上城,这些事王家彦这几日也在做,但常宇觉得多尔衮虽打不下来,但绝对会有一波暴风雨袭来,所以还好好准备一下,人家既然来了,好酒好菜招待周全才是。

    马至永定门时,常宇有上城看了一会儿,城外形势和东城无疑更确定几分,然后下城直奔正北而去,从永定门通往正阳门(前门)是一条主干道早已实施交通管制,为的就是能快速调兵和运送战略物资,此时常宇十余骑纵马飞驰而过,不多会便至正阳门下,街道两旁皆是拥挤的人流。

    本欲入宫的常宇,东西瞧了几眼后,却突然调头朝大栅栏方向行去,亲卫开路行人纷纷躲避,不多会便至大世界夜总会跟前,这是大栅栏近来最火的欢乐场,一天十二时辰开放,不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是人满为患,即便是在此时清军围城之际,依然是灯红酒绿,丝竹入耳,毕竟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商女,毕竟很多人都觉得这世道不知道哪天就死了,能快活一天就快活一天吧。

    几位军爷里边请,常宇一行刚下马,便有伙计来牵马招待,这些迎宾小厮虽不认识他但也都是有眼力价的瞧的出这几人的身份。

    大世界的背景被传的神乎其神,客人也大多非富即贵,来玩的有钱有势的多了去,不乏一些皇亲国戚,亦有朝堂大佬光临过,便是京营里一些将领也没少来过,眼前这几人身穿飞鱼服腰挎绣春刀一看就是实权单位锦衣卫的人,自是不敢怠慢。

    迎宾小弟不认识常宇这位大神,可坐镇其中的一个宫内权监听闻有锦衣卫的客人来玩,瞧了一眼,我类个去,连忙迎进包房见礼,心道这位爷这当口怎么会有雅兴来这嗨皮,却不知常宇就是来让自己在大战前好好放松,彻底的放松。

    玩不着急玩,常宇让其带着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即便是他这个在后世花花世界见过大场面的也是看的眼花缭乱,不由感慨古人玩的花样可丝毫不比后世差,吃喝玩乐要啥有啥,可以说但凡这年头你想得到的玩意在这里全能玩,甚至还有别处没有的,怪不得生意如此火爆。

    但凡是人爱好无非就是吃喝嫖赌,这里有喝不完的美酒,京城最美的姑娘,还有五花八门的赌局,最重要的是人家店大不欺客,规矩的很,你有本事赢多少都可以大大方方的带走,甚至可以护送你回家,讲究吧。

    “厂公您玩点什么?”转了一圈后,主事太监问道,每个人的嗜好不同,即便是太监也一样,有人好酒有人好色有人好赌,可他还真不知道这太监头子好哪一口。

    常宇不好酒色也不爱赌,他嗜武但眼下有伤自也不能上擂台和别人打架去,那就……听个曲儿吧。

    雅间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弹弦,旁边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小姑娘唱着江南小区,吴侬软语常宇虽听不懂却也觉得悦耳,摇头晃脑的端着茶眯着眼看着一头雾水的乔三秀,却见宋洛玉哭了,刚想开口询问却突然想到这丫头也是江南人,应是想家了吧。

    “老人家会弹琵琶么”常宇瞄了一样宋洛玉:“来点霸道的,这哼哼唧唧的瞧把那大老爷们哭的”宋洛玉略显尴尬低头抹泪,这话若是别人说怕是她早就暴起了,可常宇她哪敢啊。

    “回公子爷,小女更擅琵琶”那老头道。

    不多会,包房内一股杀伐气息破墙而出!

    谁也料不到城外清军正在进攻时,作为明军灵魂人物的常宇竟然躲在欢乐场里听曲喝茶,至少王家彦是想不到,在清军突然进攻时他第一时间上城,缺少指挥经验的他自然大惊失色甚至手忙脚乱,令人去寻常宇。

    哪知手下人得报,找不到人,不在皇城内,不在衙门内,亦不在城上,这让王家彦甚是生气,更多的是心慌,暗骂这死太监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万一……

    没有万一,正在他指挥反击时,有传令兵至:“厂督大人下令节省炮弹以弓箭和抛石机应对便可”。

    如此消极怠战,若让清军过了护城河后果不堪啊,王家彦大怒,就要去寻常宇说道,那传令兵又道:“厂督大人说了,鞑子不过试探而已,让他过河他都不过”王家彦一怔,探头瞧了半响,终于发现蛛丝马迹,顿时一脸汗颜,小太监一眼扫过便知其中企图,而自己……不由长叹,远不及他。

    安定门附近的顺天府府衙对过的一座茶楼内,吴中使劲揉着太阳穴,大声嚷嚷:“小二,给爷们来壶茶醒醒酒”这货一早从东厂衙门落荒而逃后无所事事寻了家青楼嗨皮一发后,便又灌了一顿酒,突闻城外炮声顿时酒醒了大半,急急朝衙门跑去,却未见有调令,且常宇不在,便同屠元,贾外熊等人去了城上看一圈后索然无味,出城厮杀他们是主力,这种守城战自有京营人马出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都不用他们上场,于是下了城寻一茶楼醒酒。

    “喂,当兵的,城外鞑子都攻城了,你们不去守城还有心在这喝茶啊?老子捐银子是让你们在这享受呢?”几人刚坐下,便听邻桌有人大呼小叫,扭头望去却是一帮纨绔指着他们一顿臭骂。

    若是别的当兵的被这么一怼可能就怂了,然则这几人都啥身份啊且脾气一个比一个火爆,李慕仙刚要和他们耍个嘴皮呢,嘴巴还没张开,就见贾外熊拎着茶壶就砸了过去:“草你马的,鞑子攻城吾等浴血奋战,昨儿一夜死了上千兄弟都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保护你们这帮杂碎,难道喝口茶还都不行么?难道你们是人老子都不是人了”

    那壶炸开,热水四溅烫的那帮纨绔哇哇大叫,四下客人也是纷纷躲避,闻贾外熊这般说脸色皆羞红不已,那纨绔却大声嚷嚷:“官兵打人啦,官兵打人啦……”

    草,瞧他们一帮泼皮无赖样,本来不想动手的,既然这么热情的邀请不打白不打,吴中几人抄起凳子就抡了过去,一时间茶楼里鸡飞狗跳客人仓皇夺门而出,当然少了一波又一波的哭爹喊娘鬼哭狼嚎。

    “哎,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动手啦,君子动口不,我靠……”李慕仙本还站在一边假模假样的劝架,不知哪而飞来的一茶杯砸到他头上,顿时暴怒,直接加入战团。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