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第870章 青州城见
    正文

    吃完早饭,诸将除了李岩在县衙内修养其余皆随常宇出了城,作为一军主帅京畿兵马的灵魂人物,小太监必须去军营露个脸振奋一下士气。

    昨夜白花花的银子使将士荷包鼓了起来,小太监现在要做的是让他们的精神和灵魂也鼓起来。

    常宇一众人刚至太公湖畔的营地,将士们闻讯便沸腾起来了将其围了水泄不通挥手大呼,灵魂人物一出场果然与众不同,小太监在军中威望太高,当真如众星捧月一般,士兵多以能和他说句话为荣,常宇也极为平易近人看到脸熟的还开玩笑道:“呦呵还活着呢”士兵都会很自豪的大喊:“还没死,还要跟着督主大人杀鞑子呢……”

    “这两天好吃好喝好好歇着,待饭饱力足了众将士随本督青州府领银子去!”小太监鸡汤鸡血灌了半天最后以这句话结尾,将士疯狂狂欢,朱慈安脸都变了,这话说的也有点太直接了吧,明明是去护藩怎么感觉像是打地主分财产是的。

    很明显他太不了解当兵的了,保家卫国是大义但酒色财气是人生,这当口说那些没用的只会让士兵觉得无趣无味无动力,反而这种赤果果的银子呀女人啊更能激发他们的精气神。

    “昨晚可有什么异动?”太公湖畔的草地上,诸将围坐常宇身边吹着风看着碧波荡漾的湖水,里边有很多士兵在扎猛子玩的不亦乐乎。

    “禀厂督大人,昨晚东北十里外有鞑子探马想靠近和咱们的外围警哨发生数次冲突不过未有伤亡”翁之琪轻声说道

    常宇嗯了一声,嘴角冷笑不语。

    黄得功撇了嘴:“狗鞑子怕了!”

    “或许是,也或只是野狗护食防备我等而已”周遇吉耸耸肩,望着湖面长叹一声:“从太原到保定再到京城再到这里,这俩月跑的路程远比之前两年跑的都多,连鞋底都磨破咯,但杀贼杀鞑子却也是历年最多,十分的痛快!”

    说着抬其脚果真靴底有洞,诸人纷纷笑笑各自拿出自己的丑事,有的裤子磨破有的屁股磨破了皮……

    常宇也是大笑心中五味杂陈,就是这帮不怕死不怕累不怕苦的将领们跟着他一起杀贼抗清护国,他们是大清最后的力量也是最后的希望,但愿之后大明不负了他们。

    “待鞑子退了,衡王府必不忘诸位护藩之恩,慈安斗胆做主许诸位将军每人赏银万两”朱慈安原本一直在旁边乖乖听众人说笑,此时竟很有触动忍不住说了句话。

    诸将闻言都是一楞相互对视又大笑起来,连连拱手对朱慈安致谢,屠元更是眉飞色舞的问常宇:“厂公,这不算受贿吧”。

    “这是卖命钱,衡王府义气给的赏银岂能算受贿”常宇轻斥,诸人大喜知是准了。

    万两银子,在这年头是什么概念自不用赘述,也无怪乎这些将领大喜过望。黄得功和屠元更是不要脸的跑到朱慈安身边套近乎:“世子殿下,听说王府都有存了十几年的好酒……”

    衡王世子这么大方常宇自也是欢喜,心中对朱慈安又多了些好感,但也替衡王朱由棷上火,这败家儿子真的是想让衡王府倾家荡产了,别说衡王在青州已答应捐了几十万两,朱慈安刚才一句话就是十几万没了,他说的可不只是给黄得功,周遇吉这种大佬每人一万,而是连其手下部将也有份!

    不过话说回来了,常宇虽不知衡王有多少家产,但细数大明哪个藩王没个百万打底,或许自己以为人家倾家荡产,实则不过牛就一毛呢。

    反正不管,你答应给了就别想耍赖皮!

    可朱慈安怎么就突然这么冲动砸了十几万银子呢?

    在座的都是老油条,他们心里明镜似的,这小伙子才不是一时冲动呢!也不看看现在都到了什么时候了,数万清军都堵在家门口了,他这银子是买命钱!

    当然这个白胖小伙子也是机灵的人,士兵都有赏银何况这些大佬,刚才一个个在哪叫苦叫累比惨是为什么了什么?就差没主动要了,你总不能装傻听不懂啊。

    至于为什么不主动要呢?

    主动要和主动给完全两个境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张口要跌身份不说,还有趁人之危讹诈之嫌有辱名声落人口实,但朱慈安主动给别人只会夸他大气有眼力价,两方皆大欢喜。

    其实大家都是聪明人,看破不说破。

    天空阴云遮日,湖边微风习习今儿是个凉爽的日子,士兵们在湖边尽情享受大战前的惬意,或蒙头大睡或戏水嬉闹又或扎堆赌银子,当兵的嘛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知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湖边常宇一众人还在闲聊,不过话题已转到战事上来,诸将围坐一起看他拿着树枝在地上划来划去,哪儿是青州城,哪儿是北阳河,谁主攻,谁负责哪个区域……

    李岩的马车到了,他本在县衙里养伤奈何心忧战事便来军营寻常宇商议,见诸人正在湖边议论,远远便问:“可商量好了谁入山?”说着抬头看了看天色:“半晌午了,该出发了”。

    常宇起身将其从马车上扶下来,放在湖边的一个椅子上:“咱家亲率入山,北阳河交给你了”。

    “厂督你……”李岩本想说什么又长长吐口气:“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厂督是想偷懒呢,还是抢着危险的活干”。

    众人大笑。

    “咱家最近嘴里淡出个鸟来想进山弄点野味吃,诸位谁有兴趣一起去?”常宇嘿嘿一笑。

    卑职请令

    卑职愿随厂督入山……

    诸将争先恐后。

    常宇大笑对李岩说:“你瞧个个都想偷懒还嘴馋的厉害”。

    众人哄笑,却又纷纷请战。

    常宇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而后伸手一指陆行:“金吾卫腾骧卫抽出三千人随本督入山,至于谁去你们自己商量,半个时辰后拔营”。

    “卑职领命”金吾左卫指挥使陆行抱拳,随后一招手两卫七个指挥使(程明借粮去了)便在聚在一旁低声商议起来。

    “厂督大人,慈安也愿随您入山”这时朱慈安走到常宇身边轻声说道。

    常宇回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本督前日带你出来衡王爷答应的那么爽快你难道不知为什么吗?”

    朱慈安低头不语,他自然知道是为了以防万一给他衡王一脉留个苗。

    “此时大战已起处处凶险非昨日打闹可比,你在临淄城中协助邹知县处理民政坐等捷报吧”常宇面无表情说道,朱慈安赶紧道是。

    这时周遇吉又走了过来:“斥候报鞑子主力尚在北阳河北岸休整并未拔营,看来也是累了”。

    “他不动你们也不动,他派人盯着咱们,咱们也派人盯着他,他前脚拔营你们后脚就跟着,慢一点没关系,他不会刚到城下就攻城的,怎么着也得吆喝一会”常宇冷笑道,诸将点头深以为然。

    “李将军这边就交给你了!”常宇走到李岩身边轻轻拍了拍他肩膀,李岩用力点点头:“卑职竭尽全力不拖厂督后腿”。

    “诸位,青州城见!”常宇一扫众人,脸上带着微笑,诸将纷纷抱拳:“青州城见!”@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