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第872章 山中行
    正文

    常宇率兵入山的时候,北阳河清军大营里多尔衮才刚刚睡醒,昨晚他失眠了!

    入关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最初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掠劫弥补宁远一战的损失作为政治资本,只是养气功夫不到家还是被小太监激起头脑发热竟然想要破大明帝都,撞得头破血流方才清醒过来率兵东进南下,只是没想到明军一路追杀,这在往年是绝无仅有的事,抛开这个不说,便是论收获也不及往年十分之一。

    风尘仆仆损兵折将得不偿失,这是多尔衮一直耿耿于怀的事,而此时终于可以稍稍释怀一下下了,青州衡王府这块大鸡腿就在眼前触手可得,只要拿下堪比破十城此番入关也值了!

    想想就激动不已,衡王府能搞到多少金银财宝,能弄多少粮草……就好比买了张彩票然后幻想着中奖之后怎么花,于是多尔衮想好事想了一个晚上直到天快亮时才睡。

    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军营喧闹不已多尔衮起身出了帐篷抬头看了看天,阴云密布甚是凉爽。

    多铎走来告知明军果不其然去了临淄就在城外扎营,问多尔衮要不要渡河去青州城。

    康喀勒叔侄软硬兼施奈何青州城守兵油盐不进,一不投降二不交流,骂不还口,打的话就很激烈的反抗!

    先锋无功怕是震慑力度不够,多尔衮原本打算多休整两天让士兵缓缓劲,但总担心夜长梦多自己缓足劲的同时明军同样也缓过劲。

    既是如此,便让青州城开开眼界,于是便下令兵马渡河前去围青州城,辎重再歇半日,并令孔有德在周边布控以防不测。

    清军主力渡河南下时没多久李岩就收到了情报略显惊异,他和常宇都猜测清军至少也会休整个两三天,却没想到这么着急。

    看来要么如黄得功所的他怕了,怕夜长梦多,要么就是太饥渴了!

    当然也不排除两者皆有。

    听到这个消息最焦急的当属朱慈安,看着李岩的眼神充满了哀求“李将军,发兵吧!”

    周遇吉和黄得功也觉得能早点就早点吧。

    但李岩摇头拒绝。

    其一情报说清军主力兵马渡河,但其并未拔营,所掠物资及人畜尚在营中,这便应了先前常宇所说的只不过去青州亮肌肉的,想以此恐吓城中守兵并非要强攻。

    其二,强攻需要大批辎重,清军此时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准备妥当。

    至于最后一点则是,疲兵不堪重用!明军一路追来实在太累了,现在拉过去只不过给人家当箭靶子而已!

    诸将均觉得有理,可朱慈安哪有他们这等心理素质,痘痘长在谁脸上谁疼,青州是他家,于是飙泪哀求李岩发兵救救青州城。

    若是常宇在少不得给他一脚,可毕竟是衡王世子李岩哪里敢,好说歹说这货就是一直飙泪哀求,没办法终是松了口“那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清军不是渡河去青州亮肌肉么,那明军便去其大营卖弄风骚,谁吓唬谁还不好说呢。

    这场表演秀李岩毫不犹豫点了郝永忠,后屠元又强烈要求组团去,半个时辰后两人提精兵两千北上去往北阳河清军后方大营。

    果不其然,郝永忠和屠元兵马一出,没多久清军大营里的多尔衮收到消息后破口大骂,明军当真是眼睛里塞不进一粒沙子,吃不得半点便宜。

    随即下令孔有德出兵拦截,又担心出了差错急急又调回五千已渡河兵马,多铎更是咬牙切齿,若非是不想在这当口节外生枝,他真想提兵杀向临淄城。

    李岩这一举动,虽不能阻止清军主力渡河前往青州,却至少牵制住其万余兵力,让多尔衮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倾尽兵力去围青州城。

    当然了,阻得了一时阻不了明日,但能阻多少会明军就能多点时间恢复气力。

    其实双方从京城你追我赶到上千里交手不下十次,对各自的实力以及意图虽不能说了如指掌,但也**不离十了。

    所以郝永忠和屠元率部虽气势汹汹的去找事,孔有德也杀气腾腾的前来阻拦,看似要有一场恶战要打。

    其实根本就没打起来,两军相隔数里对峙,谁都没动手,也不想动手!因为都知道对方的意图。

    而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意图就行了,打起来没什么实在意义,徒增伤亡是双方都不愿意的事情,毕竟此时兵力都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很显然李岩有足够的智慧应对这些突发状况,这也是常宇非常看重李岩的原因,猛将如刀,军师如臂。没有李岩时他分身乏术凡事亲为累成狗且效率低下,有李岩则如虎添翼,事半功倍。

    清军出乎意料突然渡河这事常宇一点都不知晓,此时他已进山,从北而入,山谷尚算宽敞,可数人并肩可行马。

    况韧率十余亲卫和两个猎户向导走在最前边开路,之后是常宇和李士元李慕仙及陆行几个统领,后边则是三千步兵。

    沿山谷向南行军,两侧山峦叠嶂却并未有多陡峭,道边还有山溪潺潺入口清冽,树木葱郁遮天蔽日甚是凉爽,虽是行军却若登山郊游。

    猎户在小太监旁边滔滔不绝东边这座最高的山叫明祖山,半山腰有一股马匪约数百人……别看这里山谷宽阔再行十余里便是羊肠小道了,并且山沟错综复杂一不小心走进去就会迷了路……一直往南走五六十里有座王子山,半山腰有个村寨其实也是马贼,上下有个大山沟,顺着那山沟望东一直走二三十里就到了青州城西门外……

    常宇暗暗咂舌,山路崎岖蜿蜒五十里走下来实则都有近百里,平地行军一个多时辰,在山里可以走上一天!

    果不其然在山谷里转了几个弯行十余里,前方山道变得狭窄起来,两旁山坡陡峭杂草乱石丛生仅可容两三人并行。

    况韧不敢大意,叮嘱亲卫机灵点莫中了埋伏,那猎户却一脸轻松“这附近没得马贼的,再往前边走山道更陡峭的地方才有……”

    呼,众人很是无语。

    又行数里,前方出现数条山谷,猎户让走最西边那个,说其他的是死路进去都是悬崖峭壁无路可走还得绕回来。

    此时已近傍晚,天色本就阴沉加上山中树木茂盛四下灰蒙蒙的,将士略疲猎户说前方不远拐弯处略宽阔还有山泉在那可以休息一会,常宇应了。

    看山跑死马,向导所谓的不远处愣是走大半个时辰天色已经黑蒙蒙了,终于到了那拐弯处,山谷霍然开朗,果真有一山泉周边全是巨石,将士纷纷就地一坐饮水休息。

    常宇洗了个脸,顿感清爽无比,抬头四下看看,后边全是郁郁葱葱的山头便问那猎户“这附近可有马贼盘踞?”

    猎户摇头“再走个数里那边山中有些村子,也有马贼的山寨,但那些马贼从不袭扰山中百姓……”

    见常宇冷笑不语又问道“大人,眼见天就黑了,是要在这扎营过夜呢,还是连夜赶路?”

    “扎营?咱们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李慕仙话还没落音,突闻警哨声顿时一惊,周边歇息的士兵也蹭的翻身而起抽刀做战斗姿势。@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