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第 873章
    正文

    “厂督那里”况韧抬手朝西边半山腰一指,那儿有一块凸起岩石上边坐着几个人,因山中树木茂盛加上天色太暗不仔细瞧也发现不了。

    那岩石距离山谷直线有个四五十米距离,依稀可见几人轮廓却瞧不仔细面目,那几人见被发现也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

    本还以为或许是采药狩猎的的山民,但他们一起身便可见手中的家伙什以及那桀骜不逊的气势,马贼无疑!

    “嘿,你们可是被鞑子打败了躲进山里了”其中一人大呼道,丝毫不把官兵放在眼里。

    “你这贼子,就没想到本将是剿你们的么”李士元怒喝,上边那几人大笑“就凭你们那德行山门都找不到,找到你也打不进来,我呸,见了鞑子来了吓的腿软躲山里来充英雄了!”

    李士元大怒又欲大骂,被常宇止住,抬头问道“这么嚣张哪个山头的可敢报上名来?”

    “老子黑山寨的,怎么着仗着人多还真要试试么?”那人说完身边几人哈哈大笑,可谓嚣张至极根本没把官兵放在眼里,也侧证这年头官兵名声和战斗力有多差。

    “西边那个大山头就是黑山,特别的陡……”猎户在常宇身边低声说道,常宇扭头撇了一眼那黑漆漆的山头,微微点头便朝那几人喊道“有空会去拜访”。

    “等着你,拜山头可别忘记带见面礼啊,哈哈哈……”几人哈哈哈大笑,之所以这么嚣张,是因为山势陡峭天色又黑距离又远,料定官兵对他们无可奈何。

    “见面礼你现在就可以捎过去”常宇抬手打了个响指,上边那人哦了一声“那你倒是……”话未说完一声惨叫滚了下来,却是被况韧一箭射杀,余贼大惊转眼消失不见。

    “卑下剿贼不力罪该万死”李士元见常宇脸色不善,赶紧叩首认罪,常宇冷哼不语,堂堂东厂提督率数千官兵竟然被几个马贼揶揄,丢人的可不是他,是朝廷的脸面大明的国威!

    天色已黑虽凉风习习,然蚊虫肆虐,咬的众人叫苦不迭,点了火把燃了些驱蚊草方才好些,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继续行军。

    后方突然传来惨叫声,说是山上有人扔石头砸伤了几个士兵,常宇知道必是那几个马贼报复,奈何天黑瞧不见他们身影,否则全给射杀了。

    李士元脸色铁青暗暗发誓等外间战事一过,必来山中将这些马贼杀个精光!

    只是山中剿匪哪有那么容易,即便是后世那么多现代化高科技的武器都难以连根拔起,何况这年头。

    常宇略显闷闷不乐除了被那几个马贼扰了兴致外山中蚊虫实在让人痛苦不堪,更要命的拐入一条山谷内却突然下起了小雨,而后边未入谷的队伍却说没下,将士皆称奇,李慕仙更是神棍上身在那掐指忽悠李士元和陆行几人

    对常宇来说这只不过自然现象,山中气流不同一座山一片天实属正常,只是这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让人浑身难受,忍不住的暗骂在城中好几天都是大晴天,咋地一行军就给上眼药啊。

    前方况韧传来警讯说发现远处又火光闪动,常宇忍不住皱眉,不会又是他么的马贼吧,这周边漆黑不见五指又飘着雨,若是周边马贼袭扰,倒还真的麻烦。

    好在虚惊一场,猎户说那是个村庄不过周边还真马贼的山寨,还伸手指了方向给常宇看,隐约间可见火光闪动,想必是官兵行军的火把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李慕仙建议在前边村庄休整待天亮再走,毕竟周边好几股马贼,若其发疯突然动手,这乌漆嘛黑的官兵对周边地势又不熟悉,保不齐就吃了暗亏。

    常宇也是很纠结,叫来陆行几人问了他们意见。

    “区区马贼何足道哉,即便其占了天时地利,咱们却有三千将士是马贼数倍之多何惧之有,再者说咱们摸清马贼状况,这乌漆嘛黑的他们同样也不知道咱们深浅,摸不清咱们底不可能莫名其妙就动手的!”腾骧卫统领马千里分析道,毕竟是当兵的若说论智谋或许不如李慕仙,但若论行军布阵的经验却非跑江湖的可比。

    既然如此加上青州军情紧急,常宇便下令将士继续行军,争取天亮到走到王子山那个大山谷。

    常宇这边翻山越岭钻林涉水苦不堪言,青州城上贾外熊和老九也是一脸凝重,山雨终于来了。

    两人身负守城重任足不下城墙吃睡都在城上不敢有一丝懈怠,昨儿康喀勒在城外卖力表演给了他俩练兵的机会,折腾到晚上方止,而贾外熊到深夜才让乡勇下城休整,由他和老九率麾下两营在城上值勤。

    一夜无事,天亮两营轮休由乡勇上城瞭望,马贼头子秦富贵颠颠的跑来给贾外熊掐胳膊揉腿极尽讨好,这货奉令在城内维持治安倒也兢兢业业,勒令麾下那些贼兵严守军纪不得胡来也挑不出什么刺。

    “秦富贵是当官兵快和还是当马贼快活?”贾外熊没事就喜欢打趣他。

    “快活有个卵用,这年头得有饭吃才行,俺们兄弟以前倒是快活了,可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饿的头晕眼花,还人人喊打,可现在不一样啊,俺们是官兵啊,不光有军饷拿还有吃有喝的,嘿,一天三顿粥有时候还加肉汤,还有窝头吃……”秦富贵一脸的满足。

    老九却是一愣“有吃有喝倒也罢了,你们有军饷,谁许的?小督主可没给你们编制啊!”

    哦,咳咳,秦富贵略显尴尬“那就不是军饷是赏银,俺听王府管家说衡王说但凡守城将士都有赏银的,俺们虽还不是正规官兵,但也,嘿嘿,对吧两位老大……”

    几人在城上扯淡,城下也是热火朝天,眼见清军大军临城,随时都要城破人亡向来胆小的衡王动用所有人脉号召富绅捐钱捐粮,自己更是不计成本的出钱出力出粮食,在四城门附近设粥棚十几个,当然并非城中百姓都可以去吃,只有那种上城的乡勇和守兵才可以的。

    要打仗当然想吃饱肚子,除此之外衡王朱由棷更是数次上城鼓舞士气,当然也不是空手来的,常宇麾下两营的饷银和赏银每人都发了十两之多,贾外熊和老九都拿了百两之多,更放言战后千两奉上,当然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家那大宝贝儿子在临淄已许下每人万两……@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