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第901章 乱了的心
    正文

    只是这封信真的是阿济格写的么?

    是的。

    可怎么在北阳河明军手里?

    常宇给李岩的。

    阿济格被俘后火速秘密押送入京,常宇在锦衣卫的诏狱里见了他聊了会,然后这位大清的英亲王就怂了,因为他从那小太监的言行举止里看不到一丝尊重,堂堂的大清王爷在他严重就只是一个即将用来羞辱的大清的工具,用完就杀,根本不会拿去和多尔衮谈判!

    至于为什么还会替他送信给多尔衮,自然也是为了羞辱多尔衮。

    可常宇真的不会拿阿济格和多尔衮谈判么?

    怎么可能,好不容易捞着条大鱼,哪能随手杀了喂猫,自要慢火熬汤喝了可是大补的很呢。

    至于常宇为什么要拿出一副不谈判只为杀了羞辱清国的姿态?原因更简单了!

    他要掌握主动权!

    因为他太了解多尔衮了解满清这时候的尿性了,你越舔着脸求和他越登鼻上脸,明明是你俘虏了他的人,搞不好最后还得拿座城送给过去换他离境。

    所以便故作姿态,不和你谈,就杀了羞辱你!

    如果对方信了,就会主动来找他谈判,那时候拿势的就是大明了。

    于是一向无脑的阿济格最先信了,他坚信明廷根本不会拿他去谈判了,这样他必死无疑,所以写信去求多尔衮想办法救他。

    多尔衮和多铎都是精明之人,虽觉得明廷抓这么大鱼不谈判有点不可能,但也觉得明廷恨清国入骨,搞不好真的会杀人泄愤狠狠羞辱他也极有可能。

    所以其实他俩现在也拿捏不定,心中很是混乱,这恰恰又正中李岩下怀,常宇临走前将信交给他时说找个适当时机送过去。

    李岩认为眼下就是最适当的时候,清军踌躇满志攻城之际!

    就是让他心乱!

    多尔衮和多铎虽精明,但玩心眼远不是常宇和李岩的对手,他俩现在最多以为常宇如此做只不过欲擒故纵,尚没意识到小太监其实是要反客为主让他们主动请求谈判!

    当然也知道这时候把信送来就是为了乱他们的心。可偏偏有些事你明明看破了却还只能眼睁睁的陷进去,本来豪情万丈攻城却弄的心乱如麻:明廷真的不打算谈判了,若真把阿济格给杀了,沈阳那边就乱套了,豪格那瘪犊子估计能翻天……还有明军的步兵到底去哪了?阿济格说他在京城见到了小太监,可小太监明明一直追在后边啥时候回的京?还是说那个戴着獠牙鬼面的是个替身?

    他尼玛现在到底在哪……

    京城,西边临淄,还是青州城?

    多尔衮现在是真的乱,满脑子各种疑问,只觉得脑壳痛,脑壳痛,脑壳痛……

    夜色愈浓青州城外清军已各就各位,城外无数火把将天空照的通亮甚至可以看清城上守兵凝重的神色。

    “快投降吧,再不开门等老子打进去就完犊子了……”清军在城下肆意叫骂引起阵阵哄笑声,唯独那些炮灰们一脸的恐惧的在摆弄着各种器械,因为他们都清楚一旦攻城令来了,他们就是冲在最前边也是死的最快的那拨人。

    清军阵后南阳河西畔的山脚丛林里,常宇一行人从北边顺着河岸潜伏到了正对着西门处。

    隔河就是乌泱泱的清军正在对城上叫骂喧闹至极让人脑袋嗡嗡作响,常宇沉着脸上了一棵树从枝叶间眯着眼看着城门方向。

    况韧也爬了上来,张弓搭箭眼如毒蛇一眼扫来扫去,常宇侧头看了他一眼:“想摸鱼啊”

    “看老天爷赏饭吃不”况韧嘿嘿笑了,常宇苦笑摇头:“难!”

    的确很难,夜间虽有火把照耀却隔着近二里地根本看不清人何况到处都是乌泱泱的人,想发现并干掉清军将领无疑登天。

    老天爷没赏饭吃,况韧很是无奈,常宇看了一会后和李慕仙嘀咕几句,便示意撤退,因后边山势太过陡峭,只得顺着河岸朝南再潜行。

    行不至数十米,前方林间鸟鸣,常宇等赶紧卧倒在地或者藏于树后,那鸟鸣是前边探路亲卫的示警。

    莫不是清军在这边也伏了暗探?常宇正在嘀咕间,前边探路的亲卫已折回,原来是前不远处就是山口,有很多清军在晃荡。

    常宇这才恍悟,是在山口盯着“马贼”的那拨清军。

    攻城紧要关头,山内有一拨不安分的马贼,多尔衮无心去剿却也不想让其出来搞事情,所以就派了一支小队人马在山口盯着,以免节外生枝。

    这支清军小队大概有三四十人,论实力弄死百八十个马贼完全不成问题,当然前提是光明正大的干,但若入了山那就另论了,所以多尔衮也交代了,盯着就好,只要对方不搞事就别理会。

    但这股马贼嚣张的很,白天就在山口的岗子上晃来晃去丝毫不把就连官兵见了都撒腿的大清悍卒放在眼里。

    难道说常宇这些马贼就不怕这些清军突然入山?

    当然怕,清军探子一入山,山中藏兵顿时就暴露了,所以常宇除了让几个真马贼在山口唱空城计,越是那样清军越以为就他们的几个没见过世面不知死活的土包子山匪,其实再往里走,当真是五步一明十步一暗,可都是正规军,清军绝对摸不到那山坳里。

    那清军为什么不入山?瞧山岗那几个马贼嘚瑟劲,他们早都想过去给剁了。

    因为害怕!

    除了多尔衮说了没事别找事外,他们也真不敢随随便便就入山了,马贼说的没错,山外他们牛逼,入了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那树丛里,大树上埋伏了多少弓箭手或哪里下的陷阱,科别忘记了,他们昨儿伏击弄死了近三十个清军兄弟啊。

    反正盯着就好,只要别踩过界。

    至少他们是这么想的。

    可常宇不这么想,因为嫌他们碍事!

    “大军出山之前,把他们都给收拾了”常宇低声对况韧道。

    况韧的眼神很冷,嘴角一丝笑:“卑职只需十个兄弟,一刻内齐活”。

    常宇很是赞赏,微微点头,陈汝信对况韧伸出大拇指:牛逼。

    神箭手就是牛逼,要清除掉这些绊脚石况韧等人自不需要正面硬撼,躲在暗处射杀几十人对他们来说真的没啥挑战性。@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