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第903章 开打
    正文

    李慕仙为方外之人,但其久历江湖能言会道更善察言观色,在军中为常宇出谋献策有神机妙算的美誉,甚至连他自己都自我感觉良好。

    但他却算错了一件事小太监真的睡着了。

    按理说这种大战在即的时候没人能坐得住睡得着,常宇也不例外,可偏偏他昨晚跟着李慕仙去夜宿在石头缝里睡的并不好,此时靠着树干沉思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甚至还打起了微微的呼声。

    也就是这呼声将李慕仙和陈所乐等一众亲卫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素质啊,简直神人啊!

    屁!就只是困罢了!

    李士元喘着粗气爬了上来,刚想张口呼小太监就被陈汝信比了个嘘声,然后便朝李慕仙走来“道长,鞑子快要攻城了吧”。

    作为青州守备,李士元自是对青州城安危最上心的一个了,先前得令备战在山坳口等了许久不见动静,实在忍不住便上来想看看怎么个情况。

    只是这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青州城就就像一口被架在熊熊火焰烤的铁锅,仅西城外边一眼望去火把无数,人头攒动估摸就有万余!

    李士元是打过仗的,而且和清军也打过,可是乍一看这大场面依然动容,甚至有了恐惧,幸亏小太监率援兵来了,否则以自己八百人如何守得住这青州城!

    李慕仙抬头看了看夜空“还要等等,这才丑时过半……”

    轰,轰……话为落音,突然间青州城方向传来激烈的炮声,开打了!

    众人大惊,一边熟睡的常宇翻身而起,望着青州城方向“狗日的鞑子这么心急啊!”

    错了,错了,真不是清军心急,当城头炮火轰鸣时,清军大营里的多尔衮也是一惊,距离预定攻城时间还有近一个时辰,他还根本没下令!

    是守城主将贾外熊急了!

    凭啥在这被动的煎熬着,早打晚打都是打,你不动手我特么动手!

    节奏我来带!

    于是下令开炮轰击城北清军阵营!

    夜色中,火炮嘶吼,大战拉开序幕!

    既然如此,明军动手了清军也不收着了,多尔衮随即下令全面攻城。

    军令传至各门,早已经等候多时磨刀霍霍的清军嗷嗷的就冲了过去,最前边的自然是推着攻城战抬着攻城梯的炮灰,在后方弓箭手和抛石机的掩护下朝城墙涌去。

    面对蝗虫般的飞扑而来的清军,城上守军自也不客气,冒着飞箭乱石反击,远程用火炮轰,中程抛石机,短程弓箭招呼。

    转眼间,天间杀声沸腾,青州城里边火光冲天!

    “厂公!”半山腰李士元双目喷火急的如热火蚂蚁,只盼常宇下令杀出去。

    哪知小太监却很是沉住气,瞧了那么一会“提兵至山口处没本督令不得擅动,不的喧哗暴露!”

    李士元听了拔腿往山下跑去……

    明祖山东北侧半山坡,李岩斜靠在软椅上瞧着北阳河畔的火光,脸色平静无波,他身受重伤无法亲临阵中指挥,但有周遇吉黄得功两人坐镇也是放心,两人一个沉稳一个勇猛只要按照先前议定开打即便无功也不会吃亏!

    当然,发兵三万必须要有所建功!

    再说周遇吉和黄得功率三万大军子时刚过便已陈兵北阳河西畔里许,对岸清军列阵以待,一字长蛇阵近十里,夜色中火把苒苒气势磅礴。

    “瞧着倒像那么回事”黄得功冷笑,摸着短须南北瞧了一会转头对周遇吉道“要不要再选一处佯攻点?”

    “哪还有那么多闲工夫,只要鞑那边动手,咱们就要立即渡河”周遇吉轻轻摇头,看向旁边的吴惟英“侯爷,今晚还得靠您开道了”。

    “份内之事,应该,应该!”吴惟英最近老牛逼了,从一开始的被常宇点将硬着头皮出京领神机营,到现在爱上了这份工作,并且引以为豪。

    无他,长脸而已!

    虽说大明的火器技术全球领先,但在冷兵器时代火力部队依旧不被看重甚至严重边缘化,仅在攻城时用以辅助。

    可自从小太监将神机营灵活多用后,他们才发现原来火器部队还可以这么打仗后,便乐此不彼了。

    神机营一路参战不多,但每每都在关键时刻建奇功得诸将赞誉不断,作为其统领的吴惟英自也水涨船高倍有面子,甚至给他老祖宗吴允诚都长了脸。自己也不是再往日那个空架子的侯爷了。

    没错,神机营就是李岩的大杀器之一!

    至于另外一个大杀器则是重甲兵!

    常宇麾下有四营,其中宫字营和黑豹披重甲,在天津卫时候宫字营奉令练军则把重甲移交黑狼营,后常宇率黑豹黑狼两营穿越火线去青州传信,因重甲不便则全部留下。

    眼下到了打硬仗的时候了,重甲重新上阵,一批交于屠元的黑虎营营,一批交给郝摇旗率领的精兵。

    今晚他两人为先锋,则要以重甲骑兵冲击清军阵地将其劈开一道口子为后方主力渡河驰援青州城。

    孔有德和耿仲明乃三顺王里最阴沉和最狠辣的两位,此时奉令在北阳河阻断明军援兵,两人都久历沙场的老将,沿河畔转了几个来回便将地形勘察的一目了然,然后布下一字长蛇阵。

    明军数万人渡河必然会寻多处浅滩登陆,兵力会最大化的分散,战线也会拉的很长,这样战斗力和攻击力便会严重弱化。

    所以,以万余兵力挡住明军的数万援兵渡河并没有多艰难。

    当然,吃一堑长一智,清军吃了好几次明军火炮的亏,也猜到明军这次渡河极有可能会用火炮开道,这也是让孔耿两人最为头疼的事情。

    就像是清军在青州城下熬守兵那样,明明看破却无计可施!

    清军不是没有火炮,从京城一路掠劫也破了几个小城弄了几门炮,不过那是要攻城用的大家伙,显然不如明军的野战炮轻便,数量上更没法比。

    “若是他们用火炮开路怎么办?”耿仲明望着对岸的火光,眉头紧皱,孔有德哼了一声“大不了让他二里地又何妨”。

    耿仲明便笑了!

    虎蹲炮炮虽轻便但威力小射程短最大距离也就里许地(五百米左右)甚至不如强弓射程,若清军阵势距离河岸较远根就不在其火力覆盖之下。

    你有火炮你牛逼,让你冲过来,然后呢?

    挡得住清军的铁骑强弓么?

    这个当然要打过才知道。

    机会并未让他们等多久,青州城方向传来的炮声让隔河对峙的两军都大感意外,怎么这么快就动手了!

    炮声即号角声。

    “杀过去!”周遇吉仅仅一怔之下便下令大军抢滩渡河,先锋屠元和郝摇旗大吼一声,率重甲骑兵朝对岸冲了过去,与此同时早已伏在河畔的神机营的百余野战炮开火,三千余火枪兵亦随先锋兵马渡河抢占有利位置集中火力射击……

    不妙!几乎在明军发动进攻的一瞬间,孔有德和耿仲明就意识到自己犯了战略上的错误!

    ………………………………………………………………………………………………………………………………………………

    养成看书同时顺手投票的好习惯,不要让我拎着小皮鞭逼你们哈,感谢书友支持!

    扶明录@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