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扶明录 > 第988章 可劲的炫
    大明十六帝,抛去其他不说若只论勤政,无人出崇祯帝其右,便连开国皇帝朱洪武也比不得,崇祯帝平日批改奏折都能熬到凌晨一两点才睡,但还能每日早朝必到。

    朱元璋当年制定的规矩每日皇帝每日都要早朝,但自英宗之后这些家伙就不把祖规当回事了,更狠的是到了嘉靖和万历二十多年都没上过早朝。

    可崇祯帝不一样,他发誓要做个中兴之主,在位十七年每日早朝必到,这等自律又有几人能做到。

    要知道早朝时间甚至比后世环卫工起的还早,大臣们苦逼午夜起床收拾,凌晨三点到了皇宫外等候,这个时候皇帝也该起床更衣了,所以说崇祯帝几乎每天晚上最多也就睡个两三小时,至于白天有没有补觉又是一说了。

    平日都这么晚睡,这两天像打了鸡血的崇祯帝更是一夜无眠,只是直到要早朝时也还没等到常宇回京,毕竟密云到京城近两百里路,加上常宇又不是八百里送信那么卖命提速。

    今天的早朝和往日不同,往日只是召了内阁诸臣至皇极门议事今儿却大张旗鼓召百官在皇极殿内上朝,甚至连一些无官职在身的勋贵也被要求只殿外旁听。

    至于为什么搞这么大场面,不言而喻又是崇祯帝要炫功,但确切说是为了泄恨是为了打某些人的脸。

    这两年大明摇摇欲坠,年初时更是岌岌可危,京里勋贵,朝里诸臣有多少人明着暗着巴着看他朱由检的笑话看他老朱家倒台呢。

    你们不是想看笑话么,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朱由检是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如何力挽狂澜将快垮了的楼台又生生给稳住。

    李自成牛逼吧,几十万大军先是在太原后到保定浩浩荡荡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结果呢,揍的给丧家犬一眼,鞑子也够牛逼的吧,先在关外被揍的鼻青脸肿,如今又腿断胳膊折的夹着尾巴逃走了。

    这就是我朱由检的手段!尔等脸疼不疼!

    就在崇祯帝早朝炫功的时,安定门外来了一队骑兵要进城,城上守兵大呼距离开门还要等段时间……可随后就赶紧把城门打开,眼见那队骑兵入城远去,才渐渐松了口气,我滴个娘来,是那个东厂的大……。

    常宇跑了一夜终于溜达回进城,麾下亲兵已略显疲惫反倒是他依旧精里充沛,于是让亲兵们先回衙门歇息,只带着乔三秀,况韧,陈所乐几人在街边一早点铺子吃早饭。

    “几位军爷这么早啊”早点铺子的伙计打着招呼,常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可不成想那伙计还是个话唠好奇的很:“听说外边打了胜仗鞑子被打跑了,几位军爷瞧着杀气腾腾的莫不是昨儿杀鞑子刚回来的?”

    常宇忍不住笑了:“你还能瞧出杀气呢”。

    那伙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怎么说呢,几位军爷和城里头那些当兵的给人感觉就不一样,城里头的那些像是混日子的,您几位瞧着就是上战场杀敌的那种”。

    “你倒有些眼光”常宇边吃边应了句,那伙计立刻来了精神,伸出大拇指:“几位军爷是真汉子啊,把狗鞑子都被杀跑了,扬咱们大明国威呀,厉害,厉害!”他这一吆喝立刻引起了旁边食客们的好奇,纷纷围了过来:原来几位军爷还真是杀鞑子的呢,给俺们说说呗……

    常宇不是天桥说书的自然没兴趣给他们吧啦,随口几句就搪塞过去,那些食客见他旁边几个大汉脸色不善便也不敢再叽歪了。

    吃了早餐后,常宇回了外东厂衙门,陈王廷和蒋发等人正在院内练拳,见其回来自也一番欢喜。

    不过常宇也没多少时间和他们唠嗑,去了房中洗漱一番换来了新衣服则让老胡赶了马车出门,陈王廷和蒋发替了乔三秀几人护送其皇宫。

    进了宫,早朝尚未散,崇祯帝搞这么大阵仗自要好生显摆一番,常宇便去了内东厂衙门听番子们汇报工作,直至日出杆头才有太监急急跑来:“厂公,皇上召见”。

    “哪里?”常宇起身伸了个懒腰,跑了一夜都不累,偏偏看了会卷宗要打瞌睡了。

    “回厂公,皇上在乾清宫备了早膳召您一起用呢”那太监赶紧道,常宇微微一笑,这姿态……受宠若惊啊!

    乾清宫,内廷正殿是为皇帝的寝宫以及日常办公室当然也兼有会客厅饭厅啥的,此时崇祯帝就在这备着早膳候着常宇。

    常宇随引路太监匆匆入了殿,行了礼抬头一看,忍不住惊呼:“皇上竟操劳如斯,您要保重龙体啊”原来崇祯帝一夜未眠,加之刚才在朝堂上打脸一些人太过亢奋以至于双眼赤红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着有点吓人。

    “朕再过操劳也比你不如,昨日尚闻你在古北口,今儿一早就到了京城,你又没长翅膀自然不会飞,定是连夜赶路一宿没睡吧!”崇祯帝见到常宇心情大悦,抚其肩至于餐桌前:“还没吃吧,来,和朕一起用膳……”

    常宇早就吃过了,但还是一脸受宠若惊的坐了下来与帝共食,反正和皇帝吃饭从来都是浅尝辄止,难不成还想着大快朵颐啊,至少常宇和崇祯帝吃过几次饭从来没吃饱。

    但这饭还一定得吃,因为是皇恩浩荡啊!

    试想一下能有几个人有机会能与皇帝一起吃饭,何况身份还是一个太监,就是当年的刘瑾和魏忠贤都这个恩宠,最多也只是赐茶或者点心啥的。

    常宇现在可谓是把太监能想享受的待遇做到了极限。

    “说说,尾巴收的如何?”崇祯帝哪有心思吃饭,他此时最关心的还是战事最想听到的就是多尔衮有多狼狈,越狼狈他就越亢奋越解恨!

    常宇便将古北口伏击一战从头到尾说了,并且刻意着重点出马科和唐通两人的功劳,比如伏击地之隐秘,配合之默契,作战之勇猛,收获之大等等。

    “大捷,解恨!”崇祯帝听到多尔衮拼死突围死伤千余,并缴获其战马两千余时兴奋的拍案而起,饭汤四溅湿了龙袍也不顾,旁边侍奉的太监赶忙过来要擦拭,却也被他一把推开了。

    “十余年了!鞑子带给大明带给朕的耻辱数不胜数,朕深意为耻却只能抑郁与心,而今终的扬眉吐气了一番”崇祯帝又是一掌拍下,看着常宇双眼炽热:“而这口气全靠你给朕出的”。

    “臣份内之事,遗憾的是这次没讲多尔衮的脑袋留下!”常宇躬身道:“不过臣却折断他一只胳膊……”

    “啊”崇祯帝一脸讶然而后哈哈大笑:“你真的折了他胳膊?”。

    “臣,真的折了他的胳膊!”常宇应道。

    “给朕了详细说来听听,对了,从前晚你出城去通州开始说起,一点都不要漏掉……”崇祯帝强捺内心激动缓缓坐了下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