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软玉生香 > 第360章 祁文府,你愿意入赘吗?
    苏阮笑得直打跌,实在难见到祁文府这般狼狈的样子。

    衣衫皱巴巴的,发冠也歪了,身上的披风斜挂着,只余个带子系在脖子上,像是遭了蹂躏。

    祁文府将她放下之后,瞧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身子更是东倒西歪的,先是有些气,可转瞬间自己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没良心的。”

    祁文府朝着她头上就是一个脑瓜崩。

    他这般狼狈都是为了谁?

    苏阮捂着头瞪圆了眼:“你打我干什么?”

    “就打。”

    祁文府又是一敲,见小姑娘眼睛越发的圆了,虽然瞧不见面具下的模样,可是一张小嘴下意识的撅了起来,想来那近来养的有些肉乎乎的两颊定然是鼓鼓的。

    祁文府心中一动,趁着苏阮发火之前,便对着小姑娘道:“吃不吃糖葫芦?”

    苏阮的火气积攒到一半,怔了下才嘁了声:“又不是小孩子,谁还吃糖葫芦。”

    祁文府却道:“怎么不是孩子了?这么点儿大,个头又矮,人又长得小,身子干瘪的跟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似得……”

    苏阮顿恼,这人会不会说话?

    她刚想反唇相讥,堵上他一句嫌她小还下的去嘴时,祁文府就话音一转道:

    “不过这样也好,瞧着小小的,丑丑的,旁人就看不到你的好。”

    “我只恨没早些遇见你,这样便能让你一辈子只当个孩子,不必费心筹谋,不必几经生死,不必经历那些本不该你经历的苦难,能够如同别的女子一样天真快活……”

    苏阮愣愣的抬头看着祁文府,感觉到他言语间的怜惜,心头像是被什么触动。

    半晌,她不自在的侧开了脸。

    她如果不是现在的她,他也不是现在的他了。

    苏阮眼睛有些泛红,低头像是恼怒的啐了声:“你才丑!”

    祁文府笑着将她抱着坐在一旁的台子上,“是,我丑,咱们阮阮最好看了。”等苏阮坐稳,祁文府才道,“你且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嗳……”

    苏阮刚想说话,祁文府转身便朝着不远处卖糖葫芦的人跑去,边走边还朝着这边看着。

    苏阮瞧着他站在那老人面前掏着银子,手里拿着糖葫芦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头突然就溢出一股子暖意来,连带着眉眼间也是柔和了下来。

    其实仔细想想,这男人若能当夫婿是挺好的。

    他家世好,人品好,家中人口简单,府中家风又正。

    年纪轻轻就官居三品,又得皇帝看重,最关键的是,他平时对人不苟言笑,可当他想要对着一个人好时,却放得下脸面,也耍得了赖皮。

    换成任何女子,怕都经不住他这般痴缠。

    祁文府对她的好,还有上一世经历的那些以及后来发现的真相,苏阮不是不触动的,而且对于祁文府,哪怕苏阮不愿意承认,她也知道她待这人是与旁人不同的。

    这是不是喜欢苏阮不知道,可要问她愿不愿意跟这男人过一辈子。

    苏阮轻捂着胸口,感觉着心里涌出的答案。

    她并不抗拒。

    祁文府拿着串糖葫芦走回来时,就见着他家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他将糖葫芦在她眼前挥了挥,笑道:“怎么,又不是第一次见我,看傻了?”

    苏阮突然开口:“祁文府。”

    “嗯?”

    祁文府抬头。

    苏阮道:“你入赘吗?”

    祁文府没想到会听到这个,顿时呆住:“你说什么?”

    小姑娘隔着脸上的面具,微仰着头看着他时神色格外的认真:“我说,你愿意入赘吗?”

    “我知道入赘的话委屈了你,而且旁人知晓的话也会笑话你,可是我父亲只有我一条血脉,我不能外嫁断了苏家香火。”

    “不过你放心,只要你答应入赘,我定会送最好的聘礼给你。”

    苏阮掰着手指头细数着:“皇上先前赏赐了八千两黄金,还有许多珠宝,曹家赔偿给我的铺子、庄子,还有田地和银钱我也都留着,除此之外,我还有一座忠勇伯府和一个爵位。”

    “我知道这些比不得你们祁家家大业大,也没有一些高门大户迎娶丰厚,可只要你愿意入赘的话,我会努力去赚银子,到时候让官媒过府说聘的时候绝不会委屈了你。”

    祁文府听着苏阮的话脸色有些怪怪的,他取下了脸上的獠牙面具,低头看着苏阮:“苏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阮见祁文府面色冷淡,还连名带姓的叫她。

    她垂了眼帘。

    果然,稍微有些自尊的男人都是不愿意入赘的。

    苏阮对着祁文府的目光,刚才升出的那点冲动瞬间退了下去,随即觉得自己太过异想天开,她移开眼佯装着笑道:“被我骗了吧,我跟你玩笑呢,你可是朝廷三品大员,怎么可能入赘……”

    祁文府直接按住了她想要转过去的脸,定定看着她:“你想让我入赘?”

    苏阮沉默,那句开玩笑的话堵在喉间。

    半晌,她才像是豁出去似的带着些期盼道:“你愿意吗?”

    “为什么?”

    祁文府没说愿意不愿意,只是屈身站在她面前问道。

    “什么为什么?”苏阮疑惑。

    祁文府说道:“你为什么想要我入赘,不是别人?”

    苏阮对着他的眼,有些不自在:“你说你喜欢我,我也不排斥你,我想替我爹留下血脉,将来势必要跟别的男人成亲,可我想着与其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倒不如是你。”

    “而且祖母他们虽然待我极好,可我终究未曾改姓,又挂着忠勇伯之女的名分。”

    “皇上恩赏之后,京中有不少人盯着我的婚事,想要我手中的这个爵位,谢家不可能将我留在府里太久的,否则外间之人必会猜测他们是想将我手中的爵位据为己有。”

    “祖母他们待我极好,我不想因我连累谢家的名声。”

    祁文府听着苏阮的解释,微眯着眼:“只有这些?”

    苏阮有些迟疑,想了想又道:“我觉得你我也算合拍,虽然入赘难听了一些,可我绝不会拿此事来为难你。”

    “往后你入了我苏家的门,帮我给苏家留下血脉之后,你如果觉得房中苦闷了,可以悄悄纳个小妾、姨娘什么的,只要别叫外人知道给我难堪就行。”

    “如果你怕进了苏家之后日子难过,我也可以提前写一封和离书给你,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无论男女你都可以随意离开,到时候我绝不为难。”

    祁文府刚开始听着苏阮说他们合拍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点笑来。

    只是笑容还没扬起,脸色就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到了最后几乎黑的跟锅底似的。

    祁文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阮。

    感情她就想跟他借个种,给她苏家生个崽?

    完事一脚踹了,这特么跟提了裤子不认人的人渣有什么区别?@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