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软玉生香 > 第415章 他俩有情况?
    正文

    莫岭澜站在院门口,瞧着那头祁文府领着苏阮去认门,眉眼温柔不说,在过门槛的时候还扶了小姑娘一把,然后两人相视一笑,腻歪的齁人。

    莫岭澜直接伸手抓住了正抱着东西往里搬的金宝。

    “莫大人?”

    金宝神色疑惑,“有什么事儿吗?”

    莫岭澜朝着里头正并肩说话的两人努努嘴:“你家四爷和苏家那小丫头是怎么回事儿?”

    他离开京城的时候,这两人还一脸的“我跟你不熟”,“我们只是朋友”的正经样子来着,这会儿怎么瞧着突然多出种老夫老妻的默契来。

    那眼神,那说话。

    要说没问题,鬼才相信。

    莫岭澜挤挤眼睛,小声道,“他俩有情况?”

    金宝咧嘴一笑:“对呀,四爷和苏小姐感情好着呢,等回京后,他们指不定就要办喜事了,莫大人可要提前准备好贺礼了。”

    “真的假的?”莫岭澜睁大眼。

    金宝笑得开心:“当然是真的了,我家四爷连嫁妆都准备好了。”

    莫岭澜:“……”

    嫁……嫁妆?

    不是聘礼吗?!

    “莫岭澜!”

    那头祁文府陪着苏阮安顿好后,扭头就见莫岭澜攀着金宝的肩膀,两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莫岭澜那表情跟呆鸡似的。

    他直接扬声叫了声,“愣着干什么?”

    莫岭澜连忙回神,扬声道:“来了!”

    他快步走上前,有心想要问问祁文府嫁妆的事儿,可瞧着苏阮就在一旁,到底还是按捺住了心里那如同猫爪子挠着一样的好奇心,先跟着两人进了房中。

    等坐下后,祁文府才问道:“你和你大哥现在住在哪儿?”

    莫岭澜说道:“我之前为了看着绉隆安,就住在绉家那边,大哥在客栈里住着,眼下你们既然来了,我也搬出来吧,跟你们一起住在驿馆。”

    祁文府嗯了声:“让你大哥也搬过来吧,有什么事也方便。”

    莫岭澜想了想,这驿馆虽说寻常人不得入内,可祁文府开了口,而且也为着案子,绉隆安他们也不会为着这点儿小事就找他们麻烦,所以点点头道:

    “我晚些就跟大哥说,他带着人出城,估计要明儿个午后才能回来。”

    苏阮四周看了看,等瞧着祁文府和莫岭澜说完话后,这才走回来坐在一旁,“莫大哥,我能不能问你件事情。你之前住在绉家的时候,可有留意过绉隆安?”

    莫岭澜问道:“你是指哪方面?”

    苏阮说道:“就是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和薄家身后的事儿有关,而且这次府衙和那些人的冲突,有没有可能是他故意为之?”

    莫岭澜明白了苏阮的意思,直接摇头道:“没可能。”

    苏阮好奇。

    祁文府也是看着他:“这么肯定?”

    莫岭澜说道:“那天出事之后,我其实也有过这怀疑,所以那个替绉隆安看诊的大夫是我大哥的人。”

    “他替绉隆安看过,他身上的伤是真的,而且也的确是受了惊吓晕厥,就连醒过来之后还神神叨叨了好几日,走哪儿身边都带着人,生怕有人害他。”

    “我从年后就在荆南待着,对绉隆安也算是有些了解。”

    “他这个人心眼多,贪财也精明,可是胆子却很小,特别的贪生怕死,而且他之所以能够坐上荆南知州的位置,那也是赶鸭子上架。”

    苏宣民出事之后,荆南这边府衙要重新调派官员。

    可当时的荆南刚遭了天灾,又遭了南魏围攻,大战一场之后尸横遍野,满目疮痍。

    朝廷接连两次赈灾不利,后来又闹了瘟疫,哪怕疫情被控制住了,事后朝廷也补发了一部分赈灾钱粮,可对于当时穷的连树皮都啃干净的荆南百姓来说却是杯水车薪。

    穷山恶水出刁民,饿了肚子的百姓就跟疯子没区别。

    那会儿的荆南就是个烫手山芋,哪怕知州官职不低,又有实权,可但凡有点儿背景有点关系的的官员,都没人肯来来荆南。

    绉隆安当时是别处的官员,政绩还算出色,又刚巧合了吏部考核足以升迁。

    荆南缺个知州,吏部无人可调。

    刚巧两边的折子一并送到了圣前,明宣帝不知道怎么的就直接拍板叫绉隆安接替了苏宣民的位置,而绉隆安也就稀里糊涂的当了荆南知州。

    莫岭澜说道:“绉隆安打从当上荆南知州后,就未曾跟朝中什么人来往过,而且头两年荆南穷的啃地皮时,他每次送进京城要银子的折子都被户部卡着,十次有一两次回应都算好的。”

    “那会儿荆南穷的揭不开锅,人人都指着绉隆安这个新上任的知州。”

    “可他也穷啊,朝廷给的银子根本就补不够荆南的缺口,他逼不得已之下还带着府衙的人偷偷行商,瞒着朝廷用府库里的官银从其他地方买了南魏急缺的货物,私下运送出关,卖给南魏的商人。”

    “然后赚了银子再弄换回粮食、种子,以及一些荆南急缺的东西回来,低价卖给这边的人,这才让得荆南最难的那两年能安然熬过来。”

    “绉隆安但凡和薄家有一丝关系,在京里有半点儿人脉,他哪至于如此。”

    和南魏私下交易,这可是违禁的事情。

    一旦查出来那是要掉脑袋的,而且绉隆安要真和薄家身后的人有关,他怕是早就去富庶之地,或者去了京城为官了,哪能来接荆南这个烂摊子?

    莫岭澜说道:

    “之前去过京城的那些人里有人意外死了时,绉隆安就吓的不行。”

    “这次他想把冲突的罪责放在逃走的那些人身上,恐怕也只是怕他自己担上责任,毕竟荆南这边的事十分敏/感,又牵扯到皇室和薄家。”

    “一个不好,那可是没命的。”

    苏阮闻言心中惊讶,和祁文府对视了一眼。

    之前瞧着那个叶平开口就将冲突的过错推到荆南那些人身上,格外的夸大绉隆安的伤势,一副要直接定罪的模样,她还以为这个荆南知州有什么问题。

    可如今看来,这绉隆安倒的确不像是和安帝等人有关。

    安帝和他身边的那些人,行事之时不择手段,毫无下限,为着屯兵就能够罔顾荆南百姓生死,将天灾变成**,让得荆南饿殍遍地,尸横遍野。

    可绉隆安明明稀里糊涂的被推上了旁人不要的位置,却能为着百姓,冒险跟南魏交易,换取粮食、种子和银钱替荆南缓解困境,这和安帝他们是有本质区别的。

    就算绉隆安贪财了点儿,精明了点儿,胆小怕事害怕担责任,可他终归不至于坏到丧尽天良。

    某种方面来说,绉隆安已经算得上是极为难得的好官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