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快穿之系统总是在坑我 > 第423章命运弄人16
    “看到你如今能够振作起来,为父甚是欣慰。”镇北侯看着儿子气色一日比一日好,重新带上了往日的沉稳可靠神色,欣慰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这些日子儿子已经想明白了,只要能够帮上父亲的忙,就算断了双腿又何妨?芸儿说的对,即便没有了双腿,我能做的事情也很多。”彻底走出了断腿阴霾的赵伯仁如此感叹。

    “机关腿是人还在研制当中,但是你妹妹的医术着实是震惊了所有人,并且他的父亲还要精进数倍,许多将士因着她研制的酒精与伤药挽回了不少戏命。”说起阎小鱼,镇北侯也赞扬不已。

    来到这里后,阎小鱼和钟蓝嫌弃这里消毒的手段太过于粗糙,于是把酒精给弄了出来,一开始阎小鱼把钱拿来给受伤的将士清洗伤口的时候,因为酒精无比的辛辣,那将士以为阎小鱼是在给他上什么酷刑,大喊着不要她救,被阎小鱼一般掌拍晕过去继续清洗伤口。

    那将士从肩胛骨到腰间被狠狠地划了一刀,皮肉向外翻转,看上去极其的骇人,如此重的伤被高纯度酒精清洗过后,又敷上了阎小鱼制作的伤药,伤口不但没有化脓,还恢复的极快。

    有将士因为伤口感染发起高烧,也是阎小鱼让人把酒精涂满他的全身,一时三刻便让那将士退了烧挺了过去,用不了几天又活蹦乱跳起来。

    军队里的军医以及许多将士都惊奇不已,酒精大量的制作出来以后在全军推广,大大减少了因为伤口化脓或者是感染而死去的士兵,伤亡率大幅度降低,让久攻不下的四国联军郁闷不已。

    这山海关里面不是只有30万的兵力吗?怎么打了这么久都没死几万人?

    阎小鱼亲自动手将一个心脏中了一箭的士兵将箭拔了出来后还保住了对方的性命,医神这样的名号就被冠在了阎小鱼的头上,军队里上上下下都没有一人敢因为她是女子而轻视她,一个个的恭敬无比,镇北侯白天夜里都派了一队亲兵严密保护着,就怕她有个闪失。

    远在京城里的老太君一家接到赵伯仁寄过来的家书,又是心痛又是欣慰,当初从记性的亲兵手里得知赵伯仁失去了双腿并且一蹶不振时,侯夫人直接哭成了泪人,老太君也是郁郁不欢,后来知道因为阎小鱼过去以后儿子/孙子又重新振作起来,顿时欣慰了不少。

    即使这样,老太君和侯夫人心里还是憋着一大堆的难受,赵伯仁腿残疾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与他定亲的王尚书家便有意退婚,几次三番的上门来,拐弯抹角的想让侯府退亲,因着前方战事吃紧,如今正是用人之际,王尚书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逼迫老太君她们,但是这种避如蛇蝎的态度却让她们大为恼火。

    当初王尚书之女因为要给母亲守孝足足耽误了赵伯仁两年的时间,如今孝期快过眼看赵伯仁双腿残疾病便又想着退婚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王齐关你个老匹夫我告诉你,我孙儿就是腿瘸了你也得把女儿老老实实的给我嫁过来,你别想着甩花招,当心我在圣上面前告你不仁不义,不守信用!”这天王尚书找了颇有权势的裕亲王当说客,老太君直接杵着拐杖指着他的鼻子大骂,把他弄得灰头土脸的。

    裕亲王也知道这事做得不地道,本来就没想着能成,要是让老太君告到皇帝那里,自己也讨不了好,于是急匆匆的告辞离开了。

    “气死我了。”虽然把人轰走了,但是老太已经心里面还是憋着一团火,拐杖差点没将地砖敲出一个洞来。

    侯夫人脸色也是难看至极,早知道这王尚书一家是这种无情无义的人,当初她绝对不会给儿子定下这么一门亲事,就算寒门女儿都比那王尚书之女好到不知哪里去。

    “老太君,这种人不值得你为他生气,可别气坏了身子,以免爹爹他们在战场上为您担心。”以及显怀的虞柔挺着肚子来劝道。

    “孙媳你怀着孩子怎么跑到这儿来了?”看见大腹便便的虞柔,老太君深深温柔许多,侯夫人也走上前嘘寒问暖,细细的薛问他这件吃的怎么样,睡的如何,有没有感觉哪里难受。

    虞柔耐心的回答着两人的问题,恰好在此时,赵继明从院前路过,喝得醉醺醺的,老太君一看他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简直气得肝疼。

    “你大哥断了双腿仍旧能振作起来,你再看看你,整日里喝酒,咱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当真是家门不幸啊!”

    赵继明低着头,装作没有听见,走路摇摇晃晃的回了书房,还能听见他嘴里念叨着紫苏两个字,侯夫人也想拿起拐杖狠狠地抽他两下。

    “从今天以后不许给他喝酒,否则我拿你是问!”侯夫人对管家说道。

    管家唯唯应诺。

    “气死我了。”虽然把人轰走了,但是老太已经心里面还是憋着一团火,拐杖差点没将地砖敲出一个洞来。

    侯夫人脸色也是难看至极,早知道这王尚书一家是这种无情无义的人,当初她绝对不会给儿子定下这么一门亲事,就算寒门女儿都比那王尚书之女好到不知哪里去。

    “老太君,这种人不值得你为他生气,可别气坏了身子,以免爹爹他们在战场上为您担心。”以及显怀的虞柔挺着肚子来劝道。

    “孙媳你怀着孩子怎么跑到这儿来了?”看见大腹便便的虞柔,老太君深深温柔许多,侯夫人也走上前嘘寒问暖,细细的薛问他这件吃的怎么样,睡的如何,有没有感觉哪里难受。

    虞柔耐心的回答着两人的问题,恰好在此时,赵继明从院前路过,喝得醉醺醺的,老太君一看他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简直气得肝疼。

    “你大哥断了双腿仍旧能振作起来,你再看看你,整日里喝酒,咱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当真是家门不幸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