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雪落关山 > 第2426章 六爷来要人
    正文

    石正峰带着乔儒、乔淑慎还有佟德仁,匆匆逃出了安邑城,逃回了狗蛋村乔家小院。

    乔儒喘了几口气,说道:“淑慎,去,烧点水,做点饭,好好招待一下石先生和佟少爷。”

    石正峰说道:“乔先生,咱们现在还没安全。”

    “怎么,还有危险呀?”乔儒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紧绷起来。

    石正峰说道:“蒋丰手下的喽啰来过这里,他们认得路,一会儿很有可能会追过来。”

    乔儒哎呦一声,直甩手跺脚,说道:“这可如何是好呀。”

    佟德仁说道:“乔叔叔,我有一个去处,你和淑慎躲在那里,蒋丰一定不会找到你们的。”

    乔儒和乔淑慎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看着佟德仁,问道:“是什么去处?”

    佟德仁说道:“你们跟我来。”

    佟德仁在前面带路,乔儒、乔淑慎和石正峰在后面跟着,跑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大山脚下有一座破落的园子。

    佟德仁说道:“这园子是我们家的,平日里很少有人来,都快荒废了,只有一个哑巴老仆在这守着。乔叔叔,你和淑慎就躲在这里。”

    乔儒说道:“佟少爷,谢谢你,谢谢你。”

    乔儒对佟德仁千恩万谢,乔淑慎也在旁边道谢,佟德仁说道:“乔叔叔,你们别客气了,快跟我来吧。”

    佟德仁带着乔儒、乔淑慎进了园子,吩咐了哑巴老仆几句,把乔儒、乔淑慎安排好了,佟德仁和石正峰离开园子,回家去了。

    佟德仁、石正峰回到佟家大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佟老爷正焦急万分,带着仆役们打着灯笼,四处寻找佟德仁。

    “德仁,你这是去哪了?”佟老爷见到佟德仁,问道。

    佟德仁说道:“父亲,我和石先生到山上转了转,流连忘返,误了时辰,害父亲担心了,请父亲责罚。”

    佟老爷见佟德仁精神状态挺好,说道:“什么责罚不责罚的,只要你平安无事,我就高兴。山上有狼有野猪,你以后可别随便上山。”

    “是,父亲,我知道了,”佟德仁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佟老爷说道:“走了一下午,你饿了吧?走,吃饭去。”

    “父亲,您还没吃饭呀?”佟德仁问道。

    佟老爷说道:“找不到你,我这当爹的哪有心思吃饭呀,走吧走吧,饭菜都做好了,再不吃就凉了。”

    佟老爷和佟德仁、石正峰坐在一起吃饭,七彩、媚娘他们都吃过了,在房间里休息呢。

    佟老爷见佟德仁越来越正常、越来越健康,兴高采烈,不停地给佟德仁夹菜,说道:“多吃点,多吃点,你这身子骨弱,得好好地补一补。”

    佟德仁说道:“爹,我吃不了这么多菜,你别给我夹了。”

    佟老爷说道:“不行,男子汉大丈夫,就得多吃一点东西,东西吃得多才能有力气。”

    佟德仁不知怎么搞的,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吃着饭菜也没什么滋味。

    突然,外

    面传来了一阵犬吠声,这犬吠声越来越响亮,佟老爷皱着眉头,命令仆役,“出去叫那死狗把嘴闭上,吵得人心烦。”

    仆役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就跑了回来,说道:“老爷,不好了,外面来了一群人,说是安邑城里蒋丰蒋六爷的人,指名道姓要见少爷。”

    佟德仁心里一慌,当的一声,手里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

    石正峰在旁边拍了拍佟德仁的腿,低声说道:“没事没事,天塌了有我顶着。”

    佟老爷看了看佟德仁,说道:“德仁,你认识蒋丰?”

    佟德仁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石正峰站了起来,说道:“少爷,人家都到家门口来了,咱们就出去看看吧。”

    佟德仁喘了几口气,鼓足勇气,跟着石正峰走了出去。

    石正峰、佟德仁来到了大门口,只见门口灯火辉煌,一大群人拿着火把、武器,堵在门口大吵大闹。佟家仆役在那苦口婆心地劝说着,那群人根本就不听,一脚踹开了仆役,就要往佟家大院里闯。

    “站住!”

    石正峰怒吼一声,走了过来,像一座山似的,挡在了那群人的面前。

    那群人都是蒋丰手下的地痞无赖,他们举着火把看了看石正峰,其中有一个地痞无赖认出了石正峰,指着石正峰,叫道:“六爷,就是他!”

    蒋丰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石正峰,说道:“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劫了我的牢房?”

    石正峰说道:“你是什么人?我都不认识你,什么时候打伤你的人、劫了你的牢房?”

    旁边的地痞无赖叫道:“小子,你别装傻充愣,我们去乔家的时候看见了你,你打伤了我们兄弟,救了乔家那小娘们儿。对了,当时还有他在场,他们俩一起救走了那乔家小娘们儿!”

    地痞无赖发现了佟德仁,手指像刀子似的指向了佟德仁。佟德仁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惴惴不安,下意识地躲到了石正峰的身后。

    石正峰泰然自若,说道:“当时你们要非礼乔姑娘,我和德仁少爷见义勇为,教训教训你们,怎么了?就是闹到衙门去,这件事也是我们有理。”

    蒋丰看着石正峰,说道:“我叫蒋丰,你听没听过我的名字?”

    石正峰说道:“今天刚刚听说,你好像在安邑城里挺有势力的,和你那七个结义兄弟合在一起,号称八虎。”

    蒋丰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我的名号就好,我也不和你多废话了,你把那姓乔的老东西和他女儿交出来,我就饶了你们这一次。”

    石正峰笑了一下,说道:“什么姓乔的和他的女儿,我不知道。”

    蒋丰脸色一寒,说道:“小子,你别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见蒋丰要动怒,手下那些地痞无赖都举起了兵器,准备放开手脚,砍杀一番。

    这时,佟老爷急匆匆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叫道:“且慢,且慢,且慢!”

    佟老爷跑到了蒋丰的面前,满脸堆笑,拱了拱手,说道:“蒋六爷,您大驾光临我佟家,我佟家是蓬荜生辉

    呀。”

    蒋丰瞟着佟老爷,说道:“你谁呀?”

    佟老爷说道:“鄙人姓佟,佟万山,府衙里的王书吏是我的表妹夫,还有典史马大人那里,和我也有几分交情,我也能说得上话......”

    蒋丰不愿听佟老爷聒噪,皱着眉头,摆了一下手,说道:“你是这家的主人?废话少说,把人给我交出来,否则的话,我蒋丰有什么手段,想必你也听说过。”

    最后一句话,蒋丰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充满了威胁的意味,佟老爷吓得浑身直哆嗦,如坠冰窟,连连拱手求饶,说道:“六爷,您要什么人呀?”

    旁边一个地痞无赖说道:“要你们狗蛋村的一个儒生,名叫乔儒,还有他女儿,十六七岁,长得挺漂亮的。”

    佟老爷说道:“我们狗蛋村是有这么一个人,可是他不在我们家呀。”

    地痞无赖凶相毕露,一把揪住了佟老爷的衣领,叫道:“这两个人救走了那乔儒和乔家妮子,你还敢抵赖!”

    佟德仁火冒三丈,叫道:“放开我爹!”

    地痞无赖不松手,石正峰上前抓住了地痞无赖的手掌,用力一捏,痛得那地痞无赖嗷嗷惨叫,松开了手。

    其余的地痞无赖要上前群殴石正峰,这时,远处响起了叫喊声,“谁敢在这撒野!”

    大牛和小狼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七彩、媚娘跟在他们俩的身后。

    蒋丰看着佟老爷,说道:“呦,没看出来呀,这狗蛋村还卧虎藏龙,藏着你这么个大人物,敢跟我蒋丰叫板。”

    佟老爷诚惶诚恐,说道:“六爷,您误会了,他们是过路的行人,借宿在我们家,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一概不知。”

    地痞无赖指着佟德仁,对佟老爷说道:“你儿子救走了乔家妮子,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敢抵赖!”

    佟德仁被逼急了,面红耳赤,喘着粗气,站在了佟老爷的身前,叫道:“没错,是我救走了乔姑娘,怎么着吧?!”

    蒋丰目光冰冷,看着佟德仁,说道:“我家的牢房也是你砸的吧,那些犯人都是你放走的吧?”

    佟德仁情绪激动、血气上涌,就要说实话,石正峰按住了佟德仁,对蒋丰说道:“你手下的人要非礼乔姑娘,被我和德仁少爷制止了,至于你们家牢房的事,我们不知道,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石正峰就是不承认,蒋丰也没办法,蒋丰逼视石正峰,问道:“那乔家妮子在哪里?”

    石正峰摊开双手,很干脆地做出了回答,“不知道。”

    蒋丰勃然大怒,指着石正峰,叫道:“你他妈的找死!”

    大牛、小狼在旁边跳了起来,叫道:“怎么着,想打架是吧?”

    地痞无赖们一起冲了上来,叫道:“对,我们就是要打架!”

    佟老爷愁眉苦脸,上前说道:“六爷,稍安勿躁,万事和为贵,我和马大人是朋友,去年我们还一起喝过酒,请您看在马大人的面子上......”

    “滚一边去!”蒋丰一巴掌拨开了佟老爷,命令手下的地痞无赖们,“给我打!”

    (本章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