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穹顶之上 > 468.清晨的街(下)
    铁甲里她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你七岁或八岁的那年冬天,被人欺负了,邻居家那个只大你一或两岁,但是个子比你高好些的姐姐,突然出现在你身前……

    来帮忙,但是没忘先嫌弃你,说:你真是个没用又慌张的家伙呀。

    一瞬间心情有些窘迫,卢比阿渣很努力想说不是的,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变强呢,而且我刚才已经准备回头拼命了,我要还手的……你看见了吗?没有看见吗?

    可是他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在说话的同时,铁甲已经把一个敌人拎起来了,对方手里还握着刀呢,就这样被简单的一伸手,揪着衣领拎了起来,在那里挣扎,但是没用。

    阿渣过往站这么近看过出手的高手只有贺老大……现在想想,贺老大好像也不是很高的样子。

    “轰!”对面剩余的十多人愣神过后,喊叫着继续冲过来。

    卢比阿渣毅然举刀,准备迎上去。怎么能让女孩子一个人战斗呢?他可是男子汉。

    “喂!”铁甲还是没回头,说:“站在那。”

    然后,卢比阿渣看见她轻轻得一抬手,把手里的人直直的往高处抛,动作流畅握住了他的脚踝。

    “呼!……砰!”

    视觉跟不上,听觉像是有一条鞭子在空气中甩动,那个人在破风声中,被扔出去,重重地砸进敌群里。

    全倒。

    脚下的地面晃了晃,卢比阿渣右手举着刀,木木地低头看了看。

    “喂!”铁甲转回来,看了他一眼说:“你能回去吗?”

    “我……”卢比阿渣偏头看了看巷子口,那里堵着一场混战。

    就这一犹豫思考的功夫,铁甲里的人像是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算了。”

    然后,阿渣就发现自己也被一把拎了起来,接着向上,被直直地抛向空中……

    “嗯?她不会也把我砸在地上吧?!因为我太没用了?”

    身在空中的时候,阿渣想着。

    下方“嗖”的一声,他被接住了,还是拎着,但是已经出现在屋顶上……铁甲问说:“你的队友在哪?”

    “啊,那里。”卢比阿渣不敢耽搁,一眼看到了二阵和正在战斗中不断四处张望的食粮叔,伸手指了一下,回头。

    “嗯。”铁甲点了一下头,说:“装置休眠,在落地的瞬间重启,打滚缓冲,你会落在你的队友身后。”

    “啊?”阿渣茫然一声。

    “呼!”他被甩出去了,还好不是砸。

    卢比阿渣飞在空中,看见食粮叔的脸越来越近。

    食粮叔也看见他了,站在那,神情有些茫然和无措的样子。

    “别接!”阿渣挥手,侧身落地同时开启装置,团身滚滚滚滚滚滚滚……站起来,“食粮叔。”

    食粮叔看看他:“……”

    没顾上解释,阿渣快速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屋顶,黑色的夜幕中,铁甲已经消失了。

    “你们刚才有人看到那里出现一副全甲吗?”有人问。

    “嗯……刀老大显灵了!”答话的那个突然喊起来。

    “刀老大显灵了!”

    “刀老大显灵了!”

    振奋的呼喊声沿着整一条长街蔓延……

    “不是的,是一个姐姐。”阿渣小声在心里辩说。

    其实也说不定是一个妹妹,可要是打架被妹妹帮了,那就更丢人了啊,阿渣坚定自己的想法:“是姐姐,小姐姐也是一个姐姐。”

    呼啸的敌群再次冲来,卢比阿渣回归战阵,出刀。

    那年测试完融合度,爸爸有些失落,妈妈说c级也可以很强的。

    …………

    大势力第二波的攻势相对第一波最大的变化在于战场的分散,正面对冲变成了一处又一处的突入混战。

    似乎每一条巷子,每一个屋顶,都可能突然跃下人来。

    野团联盟按照既定的作战计划,阵型铺开,固守主街道,就算是破敌追击,也绝不深入太多。

    “草!”古扎扎懊悔大喊。

    刚一时冲动,他全阵追进了才200米,身后突然密集的脚步声和源能轰响声传来……

    被抄后路了,“右翼回斩,站住位置。”古扎扎用暗语,着急大喊,同时自己也急速转回。

    不算窄的巷弄里,两群人持刀面面相觑。

    “阿尼罗,你干嘛?!”古扎扎愣了愣问。

    阿尼罗也愣住了一下,两秒后回过神来,大怒:“草你大爷的,我我干嘛?!老子现在是你盟友啊!草!老子以为你们被困了来的!”

    “……是哦。”古扎扎赔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说:“抢野的时候,后阵被你们冲过太多次,一下没反应过来。”

    “知道就好。”阿尼罗占着理呢,面色郁闷说。

    其实吧,他刚才赶来的时候看见一堆后背……确实有一股强烈的,冲阵的冲动。

    “大嫂洗澡了。”古扎扎突然又喊了一声,手下团队阵型迅速变动。

    “呃,暗语,我是说,后阵改前阵,快回去……我们去反包街上。”古扎扎转身向阿尼罗解释……意外发现,阿尼罗的阵型已经配合完成两翼反包的转换。

    “你,听得懂啊?!”古扎扎试探问。

    “呃,嗯……金!跟古扎扎老大道歉,你以后不用再卧底了。”阿尼罗说。

    古扎扎身边的一个核心队员,名字叫金的黑人,傻笑露着一口大白牙,“老大对不起……其实我有爱上你。”

    “滚你xxx……”古扎扎骂了两句回头,“左拉,你也别藏了,以后不用了。跟你老大道歉。”

    两阵转头,放弃巷子里逃走的敌人,回包主街。

    韩青禹看着呢,但也没有去阻止那股敌人逃跑,这些人不是他的目标……人伏在屋顶上,他在观察,随时准备斩回敌方突入的高手。

    不过,现在他的注意力,被巷子里一支奇怪的敌阵吸引了。

    这个四十人的阵型,一次次喊杀声震天,装置雷鸣,冲到巷口,又退回来,冲到这头,又冲到那头……就这样激烈地在巷子里冲来冲去。

    他们中甚至有人主动划出伤口,往脸上身上抹血。

    然后另一些人来借他们的血。

    “好像是个在保存实力的依附势力。”韩青禹看得入神,在心里下了判断,然后并不打算对他们出手。

    正当他准备退走,换一个位置,巷子里一个白胡子的老外突然抬头,他是这群人的头。

    就这样,四目相对,面面相觑,路灯昏黄的光打在两人脸上……

    韩青禹摸刀,虽然没必要杀他们,但如果他们想动手,韩青禹也没办法。

    “o away.”白胡子老外突然摆了一下手,他希望对方听得懂。

    这么友好的吗?韩青禹愣了一下,点头,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外面,围绕整个主街的战斗依然在持续,到处都是混战的战场。

    第二波攻势退去了……三个小时后,第三波攻势到来,不过规模小了很多……第四波并没有持续太久……快天亮前,第五波攻势被击退。

    天亮了。

    蒙蒙亮。

    清晨的第三街区主街道,只有一家店铺开了门,是那家面店,朱家明刚用一根地上捡的铁丝开了锁,现在他和贺堂堂正在煮面,铁锅里水开了,热气升腾。

    除了这唯一的烟火气外,满街都是席地而坐的人。

    他们身上有血,有伤,疲惫地靠在墙根下……同一个团或不同野团的人坐在一起。成群的,三三两两的。

    有人互相发烟,帮着点火。

    有人在吹嘘自己昨晚的战绩。

    有人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刀,小声的啜泣,用小臂抹眼泪……

    但是当有人过来拍肩询问,抬头又笑出来。

    “你们猜今晚他们还会不会来?……你觉得会,是吧?那我吃点亏,我赌不会。咱俩赌全副身家怎么样?!”

    刘浪到处问,过了这一夜,他的负债又多了一些。

    老休走过来,在韩青禹身边靠墙坐下,递了一根烟。他找阿敬的原因,是因为阿蜥的眼神每次看见都仿佛在说:我不想和你说话。

    而且阿敬看起来像是他们这群人的头。

    “谢谢。“韩青禹接了烟,就火点上。

    “咳……tui”,老休摘烟,啐了一口血沫,似乎犹豫了一下,说:“说起来,咱们现在应该也算并肩死战过了?”

    “嗯。”韩青禹点头。

    “呼…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韩青禹:“好啊。”

    老休:“阿……你们,很强哦?”

    “个别,算有点强吧。”韩青禹说。

    “嗯。”这就够了,老休低头,想欢呼,也想哭。

    “我能不能也问一个问题啊?”韩青禹咬着烟,微微仰头,没看老休,突然问道。

    “好啊!”老休一下有些激动。

    “那什么,休老大你相过亲吗?我一直想找一个有经验的长辈请教,但是没遇到过适合的人。”韩青禹说的是实话,他来蔚蓝后没见过几个正常人。

    “……”老休努力缓了缓,“这样啊,没有,我也没相过。”

    “哦。”

    “怎么,阿敬你想女人了啊?”老休转头看到一眼阿敬脸上的疤,瞬间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担心这个。

    “其实在不义之城,只要你足够强,这个问题根本没必要担心的啊,这里的女人更不用相亲……实在不行,等这仗打完,我帮你介绍。”老休想着。

    韩青禹说:“倒也不急,但是讲道理的话,好像必须要结婚的感觉,爸妈会操心,然后他们几个又总说我肯定没戏。”

    “哦。”居然真的跟我聊情感,聊家常?老休放松下来,笑了笑说:“其实女人这个东西吧,我跟你说,没有的时候觉得孤单,有了就变成负担……”

    没有人能想到,第一个新势力绞杀日,一夜血战后的街头,他们在聊这个。

    这一天随着晨光铺散,不义之城最轰动的消息,是野团联盟站住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