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碧月剑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聪明的安信毕
    正文

    “不知道安兄喜不喜欢,这个小礼物也送给安兄了。”

    其实安信毕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有人觉得在结果当中文职和武职是完全分离的一个职位,但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在这种系统当中的分别并不是这么大。

    甚至说互相掺杂,因为其实在学习文化知识的时候,或者是在强调一些语言的时候,基本上在学生当中这个武学是不能放弃的,也就是说无论男女都必须要强身健体。

    这个武学的本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强身健体。

    这个强身健体的意思就是在从事一些文字工作当中也能够比较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换句话说就是打造一个人的习惯。

    当然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成功还值得去商量一下,因为一个人一旦是没有了一些关掉之后他能不能够继续做一个锻炼身体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不确定。

    这个时候莫又想起来了常坡,常坡在原先学堂的时候就不专心锻炼,估计他老爹给他找了一个工作之后他就更加不会专心锻炼了。

    所以才说结果当中的文职和武职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有一些文职他们基本上也是能够做出一些最基本的武学动作。

    就算是纯武职,让他们背一些比较经典的诗词歌赋,估计也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这个莫瑜送的东西。

    安信毕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别提心里有多么开心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其实安信毕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莫瑜赶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拿走拿走,千万不要等到我后悔。”

    当然莫瑜也是开玩笑而已。

    旁边的白云一笑了笑说:“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高兴的,这个东西没那么值钱。”

    其实这个时候安信毕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如果说这个东西很值钱,好像白云一不懂行一样,这样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确实不值钱的话,那确实也不太好,毕竟人家送了一个礼物。

    不过这个时候安信毕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挺好的,不过对于我夫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好长时间因为收集这样的东西被偷打了一顿。”

    这个时候安信毕就是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并且通过自我的嘲讽让在座的人笑了笑,估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到底值钱还是不值钱的问题。

    白云一的话就笑了笑,而莫瑜这边就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自己送的东西得到了人家的喜欢,而且还被收藏了起来。

    不得不说安信毕还是一个反应非常快的人,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做出了抉择,并且做出的抉择非常好,所有人都不在乎原先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是一个层次。

    “不知道安兄喜不喜欢,这个小礼物也送给安兄了。”

    其实安信毕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有人觉得在结果当中文职和武职是完全分离的一个职位,但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在这种系统当中的分别并不是这么大。

    甚至说互相掺杂,因为其实在学习文化知识的时候,或者是在强调一些语言的时候,基本上在学生当中这个武学是不能放弃的,也就是说无论男女都必须要强身健体。

    这个武学的本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强身健体。

    这个强身健体的意思就是在从事一些文字工作当中也能够比较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换句话说就是打造一个人的习惯。

    当然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成功还值得去商量一下,因为一个人一旦是没有了一些关掉之后他能不能够继续做一个锻炼身体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不确定。

    这个时候莫又想起来了常坡,常坡在原先学堂的时候就不专心锻炼,估计他老爹给他找了一个工作之后他就更加不会专心锻炼了。

    所以才说结果当中的文职和武职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有一些文职他们基本上也是能够做出一些最基本的武学动作。

    就算是纯武职,让他们背一些比较经典的诗词歌赋,估计也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这个莫瑜送的东西。

    安信毕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别提心里有多么开心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其实安信毕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莫瑜赶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拿走拿走,千万不要等到我后悔。”

    当然莫瑜也是开玩笑而已。

    旁边的白云一笑了笑说:“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高兴的,这个东西没那么值钱。”

    其实这个时候安信毕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如果说这个东西很值钱,好像白云一不懂行一样,这样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确实不值钱的话,那确实也不太好,毕竟人家送了一个礼物。

    不过这个时候安信毕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挺好的,不过对于我夫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好长时间因为收集这样的东西被偷打了一顿。”

    这个时候安信毕就是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并且通过自我的嘲讽让在座的人笑了笑,估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到底值钱还是不值钱的问题。

    白云一的话就笑了笑,而莫瑜这边就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自己送的东西得到了人家的喜欢,而且还被收藏了起来。

    不得不说安信毕还是一个反应非常快的人,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做出了抉择,并且做出的抉择非常好,所有人都不在乎原先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是一个层次。

    “不知道安兄喜不喜欢,这个小礼物也送给安兄了。”

    其实安信毕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有人觉得在结果当中文职和武职是完全分离的一个职位,但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在这种系统当中的分别并不是这么大。

    甚至说互相掺杂,因为其实在学习文化知识的时候,或者是在强调一些语言的时候,基本上在学生当中这个武学是不能放弃的,也就是说无论男女都必须要强身健体。

    这个武学的本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强身健体。

    这个强身健体的意思就是在从事一些文字工作当中也能够比较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换句话说就是打造一个人的习惯。

    当然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成功还值得去商量一下,因为一个人一旦是没有了一些关掉之后他能不能够继续做一个锻炼身体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不确定。

    这个时候莫又想起来了常坡,常坡在原先学堂的时候就不专心锻炼,估计他老爹给他找了一个工作之后他就更加不会专心锻炼了。

    所以才说结果当中的文职和武职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有一些文职他们基本上也是能够做出一些最基本的武学动作。

    就算是纯武职,让他们背一些比较经典的诗词歌赋,估计也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这个莫瑜送的东西。

    安信毕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别提心里有多么开心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其实安信毕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莫瑜赶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拿走拿走,千万不要等到我后悔。”

    当然莫瑜也是开玩笑而已。

    旁边的白云一笑了笑说:“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高兴的,这个东西没那么值钱。”

    其实这个时候安信毕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如果说这个东西很值钱,好像白云一不懂行一样,这样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确实不值钱的话,那确实也不太好,毕竟人家送了一个礼物。

    不过这个时候安信毕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挺好的,不过对于我夫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好长时间因为收集这样的东西被偷打了一顿。”

    这个时候安信毕就是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并且通过自我的嘲讽让在座的人笑了笑,估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到底值钱还是不值钱的问题。

    白云一的话就笑了笑,而莫瑜这边就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自己送的东西得到了人家的喜欢,而且还被收藏了起来。

    不得不说安信毕还是一个反应非常快的人,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做出了抉择,并且做出的抉择非常好,所有人都不在乎原先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是一个层次。

    “不知道安兄喜不喜欢,这个小礼物也送给安兄了。”

    其实安信毕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有人觉得在结果当中文职和武职是完全分离的一个职位,但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在这种系统当中的分别并不是这么大。

    甚至说互相掺杂,因为其实在学习文化知识的时候,或者是在强调一些语言的时候,基本上在学生当中这个武学是不能放弃的,也就是说无论男女都必须要强身健体。

    这个武学的本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强身健体。

    这个强身健体的意思就是在从事一些文字工作当中也能够比较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换句话说就是打造一个人的习惯。

    当然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成功还值得去商量一下,因为一个人一旦是没有了一些关掉之后他能不能够继续做一个锻炼身体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不确定。

    这个时候莫又想起来了常坡,常坡在原先学堂的时候就不专心锻炼,估计他老爹给他找了一个工作之后他就更加不会专心锻炼了。

    所以才说结果当中的文职和武职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有一些文职他们基本上也是能够做出一些最基本的武学动作。

    就算是纯武职,让他们背一些比较经典的诗词歌赋,估计也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这个莫瑜送的东西。

    安信毕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别提心里有多么开心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其实安信毕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莫瑜赶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拿走拿走,千万不要等到我后悔。”

    当然莫瑜也是开玩笑而已。

    旁边的白云一笑了笑说:“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高兴的,这个东西没那么值钱。”

    其实这个时候安信毕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如果说这个东西很值钱,好像白云一不懂行一样,这样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确实不值钱的话,那确实也不太好,毕竟人家送了一个礼物。

    不过这个时候安信毕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挺好的,不过对于我夫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好长时间因为收集这样的东西被偷打了一顿。”

    这个时候安信毕就是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并且通过自我的嘲讽让在座的人笑了笑,估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到底值钱还是不值钱的问题。

    白云一的话就笑了笑,而莫瑜这边就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自己送的东西得到了人家的喜欢,而且还被收藏了起来。

    不得不说安信毕还是一个反应非常快的人,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做出了抉择,并且做出的抉择非常好,所有人都不在乎原先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是一个层次。

    “不知道安兄喜不喜欢,这个小礼物也送给安兄了。”

    其实安信毕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有人觉得在结果当中文职和武职是完全分离的一个职位,但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在这种系统当中的分别并不是这么大。

    甚至说互相掺杂,因为其实在学习文化知识的时候,或者是在强调一些语言的时候,基本上在学生当中这个武学是不能放弃的,也就是说无论男女都必须要强身健体。

    这个武学的本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强身健体。

    这个强身健体的意思就是在从事一些文字工作当中也能够比较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换句话说就是打造一个人的习惯。

    当然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成功还值得去商量一下,因为一个人一旦是没有了一些关掉之后他能不能够继续做一个锻炼身体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不确定。

    这个时候莫又想起来了常坡,常坡在原先学堂的时候就不专心锻炼,估计他老爹给他找了一个工作之后他就更加不会专心锻炼了。

    所以才说结果当中的文职和武职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有一些文职他们基本上也是能够做出一些最基本的武学动作。

    就算是纯武职,让他们背一些比较经典的诗词歌赋,估计也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这个莫瑜送的东西。

    安信毕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别提心里有多么开心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其实安信毕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莫瑜赶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拿走拿走,千万不要等到我后悔。”

    当然莫瑜也是开玩笑而已。

    旁边的白云一笑了笑说:“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高兴的,这个东西没那么值钱。”

    其实这个时候安信毕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如果说这个东西很值钱,好像白云一不懂行一样,这样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确实不值钱的话,那确实也不太好,毕竟人家送了一个礼物。

    不过这个时候安信毕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挺好的,不过对于我夫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好长时间因为收集这样的东西被偷打了一顿。”

    这个时候安信毕就是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并且通过自我的嘲讽让在座的人笑了笑,估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到底值钱还是不值钱的问题。

    白云一的话就笑了笑,而莫瑜这边就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自己送的东西得到了人家的喜欢,而且还被收藏了起来。

    不得不说安信毕还是一个反应非常快的人,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做出了抉择,并且做出的抉择非常好,所有人都不在乎原先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是一个层次。

    “不知道安兄喜不喜欢,这个小礼物也送给安兄了。”

    其实安信毕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有人觉得在结果当中文职和武职是完全分离的一个职位,但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在这种系统当中的分别并不是这么大。

    甚至说互相掺杂,因为其实在学习文化知识的时候,或者是在强调一些语言的时候,基本上在学生当中这个武学是不能放弃的,也就是说无论男女都必须要强身健体。

    这个武学的本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强身健体。

    这个强身健体的意思就是在从事一些文字工作当中也能够比较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换句话说就是打造一个人的习惯。

    当然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成功还值得去商量一下,因为一个人一旦是没有了一些关掉之后他能不能够继续做一个锻炼身体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不确定。

    这个时候莫又想起来了常坡,常坡在原先学堂的时候就不专心锻炼,估计他老爹给他找了一个工作之后他就更加不会专心锻炼了。

    所以才说结果当中的文职和武职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就算是有一些文职他们基本上也是能够做出一些最基本的武学动作。

    就算是纯武职,让他们背一些比较经典的诗词歌赋,估计也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这个莫瑜送的东西。

    安信毕看到了这个东西之后别提心里有多么开心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其实安信毕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莫瑜赶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拿走拿走,千万不要等到我后悔。”

    当然莫瑜也是开玩笑而已。

    旁边的白云一笑了笑说:“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高兴的,这个东西没那么值钱。”

    其实这个时候安信毕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如果说这个东西很值钱,好像白云一不懂行一样,这样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确实不值钱的话,那确实也不太好,毕竟人家送了一个礼物。

    不过这个时候安信毕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挺好的,不过对于我夫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好长时间因为收集这样的东西被偷打了一顿。”

    这个时候安信毕就是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并且通过自我的嘲讽让在座的人笑了笑,估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到底值钱还是不值钱的问题。

    白云一的话就笑了笑,而莫瑜这边就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自己送的东西得到了人家的喜欢,而且还被收藏了起来。

    不得不说安信毕还是一个反应非常快的人,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做出了抉择,并且做出的抉择非常好,所有人都不在乎原先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得不说是一个层次。@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