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明王首辅 > 正文 第972章 落水
    正文

    太液池很大,水面清澈宽阔,贺芝儿手搭凉棚游目四顾,皱眉道“这里没有小船啊,怎生是好呢?”

    嘉靖立即吩咐道“那个谁……马三问,去找一艏小船来,赶紧,耽误了时辰唯你是问。”

    马三问不敢怠慢,一溜烟跑了开去,很快,御用监太监黄锦便屁颠屁颠地赶来了,还命人划过来两艏华丽的画舫,船体上雕龙刻凤的,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谢公子,宫中一时间倒是找不到小船,皇上平日游太液池用到的画舫倒是有几艏,不知合不合用?”黄锦谄笑着道。

    嘉靖立即转身谄笑着对贺芝儿道“芝儿妹妹,画舫合用不?要不是不合用,本公子再让他们找去。”

    “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再去找船来估计都天黑啦,将就着用吧,不过这么漂亮的画舫要是炸烂了,皇上不会生气吗?”贺芝儿犹疑道。

    朱厚熜不以为然地道“两艏画舫而已,都用了好几年啦……咳,皇上不会这么小气的,大不了我赔他,反正也不值几个钱,黄公公,你说是不是?”

    黄锦心肝儿一阵猛颤,这两艏画舫是用了几年不假,可是造价都在五百两银子以上呢,足够二十户中等人家一年的开销了。

    “呵呵,谢公子说得对,都是用了好几年的旧物件了,不值啥钱银,御用监已经准备再造两艏新的了,芝儿小姐喜欢炸就炸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黄锦捂住良心道。

    朱厚熜赞许地瞥了黄锦一眼,笑道“瞧,我说得不错吧,芝儿妹妹尽管炸好了,别说两艏画舫,就算把太液池炸穿也没关系的。”

    黄锦浑身一抖,差点便一头栽入太液池中!

    贺芝儿闻言也就不客气地,抱起地上的木箱子便上了其中一只画舫,朱厚熜也想跟上去,却被黄锦死死拦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皇上要是有个闪失,他们这些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四炮哥哥,你不用跟来了,在岸是瞧着吧,省得你毛手毛脚的碍事!”贺芝儿道。

    朱厚熜闻言反而起了好胜心,芝儿妹妹一个女流都不怕,自己怎么可以怂?于是硬是推开黄锦上了画舫。这次轮到黄锦欲哭无泪了,连滚带爬地跟着上了画舫。

    两名侍卫负责把画舫划到了太液池中间,贺芝儿便开始布雷了,她先是取出一条麻绳,将一枚铁铸的陀螺挂在木箱的下方,然后将木箱放入水中。

    铁陀螺的重量显然经过精密计算的,刚好把木箱拖得沉入水下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露在水面,如此一来,铁陀螺就相当于船的铁锚,这样木箱子就不会轻易被风浪卷走。

    另外,木箱里面还铺了两层油纸,倒是不用担心里面的水雷便被水打湿,以目前的工艺,还不可能做出完全密封,可以直接放入水中的水雷。

    贺芝儿安置好木箱子后,开始布置水雷了,这一步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贺芝儿徒然变得谨慎了许多。

    只见她小心翼翼地捧起一个拳头大的铁疙瘩,这玩意的外形有点像甜瓜,是用生铁铸成的,里面灌满了火药,而触发器就是一个弹簧装置,上弦后安置在木箱中,只要木箱受到猛烈撞击,弹簧装置就会激发,引燃水雷里面的火药,随后发生爆炸。

    约莫盏茶的工夫,贺芝儿终于把水雷布置好了,侍卫立即把画舫划回岸边。

    “芝儿妹妹,接下来怎么干?”嘉靖跃跃欲试地问,他自然明白这玩意试险成功的好处,大明水师又将获得一件水战的大杀器,用来打埋伏玩阴的,嘿,绝对无往不利,嗯,这水雷的设想也是徐卿的,啧啧徐卿这家伙就是阴险,不过用来阴敌人,朕喜欢!

    贺芝儿道“还能怎么干,找个人把画舫驶过去撞击呗!”

    嘉靖的目光顿时望向了侍卫马三问,后者脸都绿了,吃吃地道“公子,又是小的来啊?”

    嘉靖翻了个白眼道“难道要本公子来?”

    “好吧,谁叫小的会游泳!”马三问在一众弟兄同情的目光下登上了画舫,然后用桨把画舫划向水雷的所在。

    “小马哥,快点,再快点!”贺芝儿双手荷在嘴边大喊。

    马三问奋力划动船浆,画舫便像离弦的箭般冲向半浮在水面的木箱。

    “扑通!”当画舫距离木箱还有十米左右时,马三问纵身跃入太液池中,向着岸边快速游去。

    画舫高速撞中了木箱上,并且从上面碾了过去,可惜预料中的爆炸却没有发生,试验失败了!!

    “炸了没?”马三问被弟兄从水中拉上了岸,打着寒颤问,一边扭头往池中往去,见到画舫完全无损,顿时失望地道“没炸啊!”

    只见那艏无主的画舫摇摇晃晃地滑向对岸,而木箱还在池中心打着转,只是稍微移动了半米。

    朱厚熜见状也是大失所望,不过见到贺芝儿沮丧的样子,还是安慰道“芝儿妹妹不用气馁,徐卿……咳,姐夫说过,失败乃成功之母了,一次不成功,咱们就再多试几次,总会成功的!”

    贺芝儿闻言挥了挥拳头道“谢谢四炮哥哥,芝儿会更加努力的!”

    于是乎,大家又登上了剩下那只画舫,前往回收那颗试验失败的水雷。

    结果当画舫刚刚驶近木霜,突然听到叮的一声,紧接着一声巨响,轰,水面掀起了巨浪,画舫剧烈的摇晃,在船头撑船的侍卫一头便载入了湖中。

    “芝儿妹妹!”朱厚熜被巨浪浇了个落汤鸡,当他抹了一把脸,这才猛然发觉站在身边的贺芝儿竟然不见了,往水面一看,便见到贺芝儿正在水中挣扎着下沉。

    扑通……

    朱厚熜不顾一切地跳入水中,一把将贺芝儿揪住。黄锦吓得魂飞魄散,像只老母般甩动着双手大叫“皇上落水啦,快救驾!”

    扑通扑通……

    侍卫们像下饺子般跳入太液池中,很快便将朱厚熜和贺芝儿救了上岸,只是后者不知是受到惊吓,还是喝了冷水呛晕了,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了。

    “快传太医!”朱厚熜自己冷得上下牙咯咯地打架,不过还是暴走着咆哮。

    于是乎,堪称载入史册的一幕发生的,落汤鸡似的嘉靖皇帝背着湿漉漉的贺芝儿往西华门发足狂奔,身后还跟着一众落汤鸡似的大内侍卫,外加一个落汤鸡似的御用监太监黄锦……

    一众落汤鸡火急火燎地跑到西华门,可把西华门当值的宫卫弄得目瞪口呆,待看清当先一人竟是皇上时,宫卫们更是惊得嘴巴能塞进自己的拳头!

    这一幕估计会在日后的野史上大书特书了!

    明王首辅@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