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万界最强狂帝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苍龙七宿(第三更)
    云世宝挥了挥手,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机关城中接下来的战斗已经不用他在去操心,至于那些记载着墨家机关精髓的书籍,得到那套机关匠偶之后,云世宝已经看不上了。

    接下来他要思考的是如何搞死东皇太一,得到观想之法

    说实话,若是能将旱魃带到这个世界,云世宝根本不用这么束手束脚,直接让她横推了阴阳家便是,可眼下他技不如人,又没有旱魃这个强力后援,他不得不好好谋划一翻。

    “也许,可以从苍龙七宿入手…”云世宝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椅子把手,心中暗暗盘算。

    苍龙七宿贯穿整个秦时明月剧情,无论是阴阳家还是诸子百家,亦或者是如今已登临帝位的自家老头,都对其垂涎三尺,恨不得将之据为己有。

    可云世宝从地球上穿越的时候,这部系列剧并没有大结局,苍龙七宿之谜底也没有揭开,故而,云世宝虽然知道这玩意儿是关键,可却一时间有些鳄鱼吞王八,无从下手的感觉。

    “破机器,苍龙七宿到底是什么?”有困难,找自助投胎机,这是云世宝一直以来养成的良好习惯。

    “殷商末期,曾有一颗流星降于西歧,被一民夫偶然得到,献于武王。”

    “国师姜子牙言其乃是苍龙龙脉,得之可得天下…”

    “后来姬发命人将陨石砸开,果然在里面发现一晶莹剔透,栩栩如生的龙形玉石。”

    “姬发命人将其供奉于祖庙之中后,西歧国力日盛,发展迅速,不久后便兴师伐纣,取而代之…”

    “取代商朝之后,姬发怕别人得到龙脉,效仿西歧伐商,推翻自己的王朝,故而命人将龙脉石分为七段,龙首、龙尾、龙爪(四个)、龙身,分别藏于王宫和手下六位最信任的重臣家中…”

    “后周朝覆灭,诸国林立,这七块龙脉分别落入齐、楚、燕、赵、韩、魏、秦七国手中,因为龙脉的缘故,七国越发壮大,从诸多诸侯国中脱颖而出,成长为战国七雄…”

    “又因秦国得到的乃是龙首,故而,才能统一六国…”

    自助投胎机并没有让云世宝失望,很快便将苍龙七宿的来历娓娓道来

    “呼…那么,这所谓的龙脉石到底是什么东西?”听完自助投胎机的解释,云世宝早已目瞪口呆,感觉整个人的三观在一瞬间已经有崩溃的趋势。

    随即反应过来后,云世宝的眼睛开始发亮,龙脉石啊,能够令一国强盛,这尼玛应该已经涉及到国运之类的玄学东西了。

    这东西若不是宝物,那什么才是宝物?

    “一块破碎的不朽之源残片…”破机器淡淡的道。

    “有什么作用?”他记得破机器曾经说过,主世界天选之灾降临之前,会有不朽之源从天而降,只有得到不朽之源,方可庇护一方水土不受天选之灾洗礼。

    “镇压国运,庇佑一方水土不受天灾侵袭,另外,七块龙脉石中,藏有一部皇极坐忘祖龙真经,是利用国运龙脉修炼精神力的顶级观想法,正是宿主所要找寻的观想之法…”

    “秦灭六国,七块龙脉石中,有三块落入嬴政手中,此中藏有皇极坐忘祖龙真经上部,嬴政习之,三块落入东皇太一手中,此中藏有下半部经书,东皇太一习之…”

    “最后一块龙脉石藏于海外一处秘境之中,此秘境与功夫世界道藏秘库类似,每时每刻都在移动,时机不到,本机就算强行确定秘境的位置,宿主也无法进入。”

    听完自助投胎机的解释,云世宝不由陷入了沉默,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恍然,一个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惑瞬间被解开。

    自家老头子手中有罗网和影卫两大组织,眼线遍布天下,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阴阳家在他眼皮底下搞那些小动作?

    之所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其施为,恐怕也是打算借助阴阳家之手,找到最后一块龙脉石。

    而东皇太一应该也是在借助大秦之势,毕竟找寻最后一块龙脉石需要大量的资源,以阴阳家一己之力无法承担,故而,他们只能借助大秦帝国的力量…

    说穿了,双方只不过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和睦,相互利用而已,一方有资源,一方有方法,双方目地相同,自然也就有着合作的基础。

    不过云世宝知道,秦始皇千古一帝,断然不会允许龙脉石这种事关国运的重宝落入他人手中。

    而东皇太一同样野心勃勃,对龙脉石更是志在必得。

    等到这最后一块龙脉石出世,便是双方合作破碎,翻脸掀牌之时。

    “唰…”

    “唰…”

    正当云世宝思索间,月神和卫庄等人相续落到龙舟的甲板上。

    “不知星魂何事惹怒公子?”月神撇了一眼云世宝脚下生死不知的星魂,古井无波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一双深邃的眼睛,平淡的看着云世宝。

    “寻常农户家往往会饲养几条看门土狗,听话的便可以吃饱,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不听话,农户们会将狗吊死,然后拔掉皮,做成狗肉火锅。”

    “月神大人以为如何?”云世宝收回思绪,将目光投到月神的身上,似笑非笑的道。

    云世宝虽然对于这个能预知未来的女人有些忌惮,但这种时候他除了硬怼却别无选择。

    未得到自己的命令,擅自动用军队攻打机关城,这事儿往小了说是没将他这个大秦第一公子看在眼里,可往大了说就是挑衅皇家的威严,一个处理不好,便会影响到自家老头子的威信。

    “不听话的狗,自然要除去,农户的做法很对。”月神仿佛没有听出云世宝话中的隐喻一般,淡淡的道。

    “久闻月神大人本领通玄,能预知未来,不知月神大人可曾预知过自己的未来?”

    “或者说,可曾预知过本公子接下来会做什么?”月神的回答让云世宝不由一愣,随即,他双眼微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令人看不透的女人。

    (本章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