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霍少的闪婚暖妻 > 正文 第500章 霍予沉和霍家的所有信息都是封锁的
    正文

    第500章霍予沉和霍家的所有信息都是封锁的

    陆一语说道:“黎姨昨天有跟我说提过一些我妈妈的性子。她说我妈是个对外人很冷淡、疏离,对她觉得亲近的人则很像个孩子。”

    “跟你的性格有点像。”

    “黎姨也这么说。”

    霍予沉的手依旧有一下没一下的捏她的脖子,那姿势越来越像在撸猫,几乎跟撸小贝的手法一样,“媳妇儿,你换个角度想想你会因为什么事瞒着我也要把我们的孩子拆散送出去,还把一件重要的东西让凌芒雪保管?”

    陆一语认真思考了很久,说道:“我想象不出来。如果一定要那样做应该是危害到国家和人民了,也会迫不得已连自己的丈夫都瞒着。”

    说完之后,她挠了挠头,“我不喜欢蛮着自己亲近的人什么事,我的很多事都能说出来,在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情况下基本别人问什么都会说。以前陆家的事我很少跟芒雪提,倒不是觉得不好意思或丢人,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些事情拉出来说,她要是问的话我也会跟她说一些事。对你不一样,我什么事都想跟你分享。”

    霍予沉闻言心里不禁软了几分,在她的唇在亲了一下,说道:“感觉到了。你这么傻的姑娘不多了,不能放出去霍霍其他人。”

    陆一语笑了笑说道:“所以我只霍霍你啊。霍董,你是认为我妈妈当年很可能是受到一些人的威胁或是想保护某样东西,必须她一个人承担这个秘密,连她的丈夫也瞒着、孩子也拆散了也要保护她要保护的秘密?”

    “被人威胁或想保护什么都有可能。”

    “如果是这样,我该做点什么?我在慈城的时候感受到的那抹不善的目光很可能就是何慈颂的。他看起来不太喜欢我,会跟我配合吗?”

    “何慈颂这个人我先跟他接触接触,确定没问题再做接下来的计划。另外,你现在顶着个肚子,我不希望你过于操心这件事,更不希望你带着孩子四处跑来跑去。那个秘密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不急于这一时半刻的。”

    “要是守约的那个人不在了怎么办?”

    “我想岳母选择的人没那么傻,她能把钥匙和相关信息分了这么多条线索,守约的人如果真有什么不测,也会把事情交给另外的人继续帮他守下去的。”

    陆一语点了点头,这个可能性确实很大。

    她点开霍予沉的手机屏幕,看着何慈颂的脸,问道:“霍董,你确定他跟我真的有关联吗?”

    “dna检测报告都出来了,这还能有假?”

    “你是什么时候做的?”

    “你从慈城回来跟我提这件事的时候,我让人查了当地的名单,何慈颂的名字跟你有一定的关联,我就着重查了他。之后就想办法拿到他的dna样品跟你的做比对。确定他跟你是双胞胎,至于你和他谁大就不得而知了。”

    “他一直跟我外公外婆住在一起?”

    “嗯,你外公外婆的教育方式也挺有意思的。只要不犯法,他什么事都做过一点,很能玩但出不玩出圈,这几年接手何家的家业后性格收敛了不少。还有一点特别重要,他知道你的存在。”

    “我也觉得他是知道我的,要不然那天晚上他也不会用那种眼神看我了。霍董,你说他对我会不会有敌意?”

    “不太高兴的情绪是可能的,敌意这事儿就难以界定了。你对他是什么想法?”

    “我?这个说不准。知道有个人跟我流着同样两个人的血、我还有个哥哥或弟弟,我感觉挺开心的,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何慈颂应该比我感觉更深刻吧?他从小连父母都没有,只有外公外婆。”

    “啧,我的傻媳妇儿啊,你真圣母。人家看起来不太欢迎你,你倒好,还能设身处地想这么多。”

    陆一语一脸狡黠的看着他,说道:“我这不是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吗?我以后是要找他帮忙、跟他一起去我妈妈藏东西的地方的,我演技又不好,只能走狗血亲情路线了。”

    霍予沉被她的话逗笑了,“看来我低估了我媳妇儿。”

    “那是,我可厉害了呢。”

    霍予沉拍了拍她的脑袋,“是,特别厉害。厉害的媳妇儿,你该回房间休息了,眼睛红得跟兔子眼睛似的。”

    “难道是脑子用多了,眼睛充血?”

    “这么蠢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陆一语嘿嘿笑了笑,屁颠屁颠的溜哒上楼。

    走到一半,她觉得这个走路姿势不太符合她是个孕妇的人设,于是放慢了速度回房间。

    霍予沉拿起自己的手机,何慈颂的照片再次被点开。

    何慈颂这个人做生意做得很顺心所欲,有时候完全凭心情,金钱在他眼里跟浮云差不多,他这辈子也没缺过钱,基本也不会心疼钱。

    何慈颂知道陆一语的存在,应该也查过陆一语的事,何慈颂也自然知道他和陆一语的关系。

    他是等何慈颂自己找上门,还是主动出击?

    霍予沉目前还梳理不好这件事的轻重缓急。

    霍予沉想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还是应该把一部分精力放在何非生前曾经做过的事上,从中推测出她所坚守的秘密是什么。

    如果那件事已经过了紧急程度的期限,他就打算等他媳妇儿生完宝宝再处理这件事,免得他媳妇儿情绪波动太大,影响自己和宝宝的健康。

    如果那件事时隔三十年后依旧属于重大事件,那么这件事就不只是他们一两家人的事,很可能牵扯范围更广。

    霍予沉有种预感,第二种可能性很大。

    看来还是得一面接洽何慈颂,一面查何非。

    **

    何慈颂将一双大长腿架在办公桌上,微眯着眼睛看手里的一张纸,然后斜眼看站在面前的侦探,“我给了你这么多钱,你就给我查了这么点东西?对得起你的职业道德吗?”

    私人侦探表情也很苦闷,“何总,不是我们消极殆工。您给的钱确实很可观,但霍予沉和霍家的信息一直是封锁的,能查到霍予沉这些信息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连他的手机号码、家庭住址都没查到这叫实属不易?”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