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霍少的闪婚暖妻 > 正文 第534章 你去见褚韵峰了
    正文

    第534章你去见褚韵峰了

    何慈颂都不想再看下去了,伤神还费脑。

    何慈颂让秘书给他订了一张回慈城的机票,便把信放回木盒里,然后发动车子到机场。

    **

    傍晚。

    何慈颂回到家,何尊和宋子非正好在张罗晚饭,看到他进来。

    宋子非就说道:“这里油烟大,你别进来薰着了。”

    “您两位没事亲自下厨干什么?”何慈颂真是想不通这些老年人的日常。

    “就是没事干才亲自下厨体验生活。”何尊笑呵呵的说道,“你先回大厅坐一下,饭菜好了叫你。”

    何慈颂点了点头,心事重重地回大厅了。

    宋子非留意到了何慈颂不同寻常的表情,小声对何尊说道:“老头子,您外孙的神色看起来不太对劲儿。”

    “也是您外孙。”

    “咱赶紧做饭,吃完听听孩子是怎么说的。”

    “是这理儿。”

    两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然后让佣人盛盘、端到餐厅里。

    他们则洗手,退下围裙也去了餐厅。

    何慈颂坐上客厅里,见他们进入餐厅并入坐后,他才走过来坐到他们面对的位置。

    何尊说道:“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是。”何慈颂应道。

    何尊和宋子非动筷之后,何慈颂才拿起筷子用餐。

    何尊和宋子非对这个平素娇纵成性的外孙一直都很放心,偶尔为他所做的事头疼,但从不担心他会重重摔一跤或以后无人庇护会路走不到尽头都基于一点。

    那就是何慈颂再娇纵,他也会尊重长辈、恪守礼仪。

    能多年来都做到这一点的后辈,在社交中不会有太大的障碍。

    三人安静地吃完饭后,便移到客厅,佣人给他们泡了一壶茶,拿了糕点过来后,就手脚麻利的收拾碗筷离开了。

    何尊:“说说你的事吧。”

    何慈颂将他从殷城带回来的木盒放到茶几上,“您两位看看。”

    宋子非和何尊对看了一眼,伸手拿起那个木盒。

    看到熟悉的字迹时,年迈的老人脸上的表情仿佛凝固了一般。

    她颤抖着手将木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何尊也看清了那熟悉的笔迹,问道:“慈颂,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褚韵峰给我的。”

    宋子非颤声道:“褚韵峰?你去见他了?”

    “对,我这几天去了殷城,去见了他,最后他给了我这个木盒。”

    “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了一些我妈妈过世前的事。”

    “哦?他是怎么说的?”

    何慈颂将他今天与褚韵峰对话的内容一一道来。

    宋子非和何尊听后沉默了半晌,谁都没有说话。

    宋子非将木盒放到膝头上,像是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迟缓的动作中显得郑重且小心翼翼。

    宋子非不知情绪太过激动还是别的原因,语气难得的有了变化,“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对。”

    宋子非抚摸着木盒,摇了摇头,“我研究了一辈子世界各地的风俗,我没有听过有什么出殡人家邀请过路人留宿三天的习俗。在大部分地方丧事都不讨喜和晦气,遇到死人除非特殊工作的群体会选择与死者、死者家属亲近,大部分人都不会这么做,得不到广泛拥护的风俗很快就会消失殆尽。褚韵峰在平原且在当时不算太闭塞的地区遇到这种风俗的可能性不大。”

    “您的意思是他在故意骗我?”

    宋子非:“褚韵峰骗你之后,又将这些信和你妈妈的笔记本给你做什么?”

    “那他为什么要扯出这么拙劣的借口?”

    “这个借口也可能不是骗你的,是当时他确实被这个借口给留住了。至于那些人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强留他三天,这背后的原因可能他自己也查不出来。”

    何慈颂:“那些信和笔记我没看完,不确定里面都写了什么。”

    宋子非横了他一眼,“你没看完你急冲冲地过来问我们?”

    “我一看字就头疼,您两位帮我看吧。”

    “开会、看文件、合同你怎么不头疼?”宋子非把木盒子推到何慈颂面前,“自己看,看完了跟我和你外公说。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看这些伤神伤眼的字太遭罪了。”

    何慈颂撇了撇嘴,还是乖乖接过木盒,将今天他没看过的另外几封信拿出来念了起来。

    “致父母:

    对不起,我让二老承受了老年丧女之痛。我有过挣扎,可挣扎过后,我还是要自不量力的阻止那场我可遇见的劫难。局长已经支撑不住了,我不确定我能做到。我的举动伤害父母、伤害我两个未出世的孩子,我很抱歉,我不希望你们能原谅我,这辈子也不原谅我最好,因为我是清醒着赴自己的死路的,没有不甘,只有从未出现在我心里的牺牲的原谅。我请了一位素昧蒙面的朋友打理我的私人财产,他会在你们遇到财力或困境的时候帮忙。我不确定他在我离世后还信守承诺,但当下我是相信他的。

    那就言尽于此吧。

    何非留。”

    宋子非听着那封信,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何慈颂把那封念完的信递给宋子非。

    宋子非颤抖着抚摸纸上的字,一时间感慨万千,“唉,这确实是你妈妈能干的事,你妈妈那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中二少女。她不善于跟别人表示亲近,但别人要是进入她划的线里,她基本就毫不设防,看她把钱扔给她根本没见过面的人就知道了。还有那骨子里散发的士为知己者死的豪迈。”

    宋子非故作轻松地对何尊说道:“老头子,您说咱们的女儿是不是被咱们教导成这样的?以前要是多教点入世、人情世故上的东西就好了,省得她长大了为了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把父母、孩子、丈夫都扔了,也要赴死。”

    何尊拍了拍她的背,“她长成这样也挺好的,生时安稳富足,死又死得其所,这是很多人都无法达到的人生境界,没什么可伤感的。”

    “还是您会安慰人。”宋子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何慈颂说道:“念接下来的信吧。”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