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霍少的闪婚暖妻 > 正文 第927章 你是找抽呢还是找抽呢
    正文

    第927章你是找抽呢还是找抽呢

    褚非悦笑道:“我不反对这个论断。”

    战妃没好气地敲了敲霍宛的脑袋,“小子,你太偏心了,叫悦悦姐姐,叫我老妈。你是找抽呢还是找抽?”

    “难道你也想让我叫你姐姐?老妈,差辈了。”

    战妃回了他一个犀利无比的眼神。

    霍宛立刻怂了。

    战妃找了一个空的车位,把车停了下来。

    两个大人带着四个孩子往书店的方向走。

    霍宛走着走着就忍不住跑了起来,昨晚两个小伙伴忙活了一晚上,今天早上他得多上点心。

    战妃看他那兴奋劲儿,说道:“你先过去吧,我和你褚姐姐带三个小家伙慢慢溜哒过去。”

    霍宛听到这话立刻撒丫子狂奔了。

    褚非悦和战妃看着他跑远的背影,摇头失笑。

    战妃无奈道:“我原本以为他跟予非一个性格呢,现在都学了予沉的。”

    “回头让他跟大哥多相处一段时间应该就好了,他的性格很稳,做事也很有条理,要稳下来还是很容易的。”

    “我之前也这么想,现在改变主意了,像予沉那样没什么不好的。尤其是予沉离开的那两年,家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让我深刻的感觉到他的重要性。以前跟他说话基本还是玩笑或揶揄居多,他消失的那段时间才发现他是霍家最大的福气。”战妃有些不好意思,“家里其他人老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只有我要经历予沉消失的事之后才明白。不得不说,太过愚钝了点。”

    褚非悦笑道:“我要没看出来嫂子哪里愚钝了,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

    战妃爽朗了笑了两声,说道:“不是我有多聪明,而是霍家对女人很宽容。对了,你对霍洛他妈妈的事怎么看?”

    褚非悦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也没有太多的情绪,“黎青荟没有大局观,把一己之私看得太重,她这些手段在其他的家族里是正常的,放到霍家就是自己作死了。”

    “你能这么想最好,千万别抱着你抢了她的位置的想法。那是余夫人选择的你,不是你去找的余夫人。我估摸着就你这傻乎乎的性子,以前都没见过余夫人,也不知道诚运还跟霍家有关。”

    褚非悦笑道:“我还真不知道。我进诚运之后,才看到余夫人。”

    如今,褚非悦再想起第一次见余夫人,还是觉得仿佛像在做梦。

    在提前休产假的那段时间和之前的时间里,她的工作、未来的目标都还是当个建筑设计师,努力走到更高的位置上,在建筑业上画下属于她褚非悦的一笔。

    然而,她还在月子里才知道她要换个全新的挑战,做与之前的规划完全不一样的事。

    她当时的想法,她到现在都还能清晰的想起来。

    她想,如果余夫人不是生了重病,她会建议她再选择新的人选。

    她还是想做她的老本行。

    可面对一个重病的老人,她那些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她也一直没表现出半推半就的意思,不会让人认为她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她的态度都还算妥当。

    之前她家霍董有提过她有一个毛病,容易把自己想成无辜且与事情没有多大关系的人。

    这样的态度会容易激起别人的反感,也给了关注她的一个人讯息——她没有纵观全局的深远目光,也没有制衡的能力。

    在她身上发生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她在陆家那些年所发生的事。

    那时候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被陆微言挖坑,她当时的处理方式是不对的。

    假如她当时能够直截了当的提出来或者像她家霍董用其他方法巧妙的提点几句,也不会演变成后来的彼此撕破脸。

    双方之间的交恶绝不是只有一方的原因,双方都存在问题。

    她也是离开了那个环境,才会认真的分析当时的情况。

    她表面上看是她在退让,她很委屈,为陆家人付出了很多,却没有得到平等、亲密的对待。

    而她那种看似委曲求全的态度,反而是激怒陆微言最好的方式。

    她在陆家所过的日子为什么那么惨,她不当的应对态度占了很重要的比重。

    在她没有意识到的地方,她也是恨着他们的。

    只不过,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罢了。

    战妃说道:“如果我是黎青荟,我也得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一阵。从外人的角度看,你的运气太好了。”

    褚非悦摇了摇头,笑道:“哪有什么好运?如果是你,你会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接触你根本没有涉及过的行业吗?而且还有无数的目光盯着你,等着你犯错。”

    “是,不在那个位置上确实感觉不到它的压力。还好你熬过来,诚运在你接手之后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你在接手诚运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又接手了霍氏集团。两家公司都被你打理得可圈可点。从这一点来说,余夫人选择你是很正确的。”

    褚非悦回了她一个笑容,正要说什么,余光就瞥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黄丫枝和路小军。

    看两人走的方向像是与她和战妃的一样。

    黄丫枝听到孩子的笑闹声,也寻声看了过来。

    见是褚非悦,便打了声招呼,“褚小姐,你好,真巧。你带孩子出来逛街?”

    “是啊,顺便带孩子们看看剪彩。”

    “你说的是24小时书店吗?”黄丫枝问道。

    “对。你和小军呢?”

    “小军帮那家书店画点画,今天要现场作画,东西太多了,他拿不方便,我给他送过来。”黄丫枝抬了抬她提着的颜料,神情是满满的骄傲与自豪。

    “小宛说的画画很好看的人就是小军?”褚非悦感慨道,“世界可真小。”

    路小军也惊讶了,“小霍老板是褚姐姐的朋友?”

    褚非悦指了指三个东张西望的小家伙,“是他们三个的大哥。”

    “原来是褚姐姐的家人,他很优秀,想法也很有意思。”路小军说着,眼神不免有些黯然。

    同样是十几岁的人,两人间的差距却如此大。

    别人一出生就站在了他所努力的天花板上。

    就算他是那种看得很开的人,心里也不免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