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总裁爹地悠着点 > 第1872章 你也只是,想要她的孩子
    正文

    当门被推开的时候,冷蒹葭正要出门,看到是夏唯安的时候,稍微安心了一下。

    却怎么都没想到,还包括冷灏。

    “夏唯安,你真是不够仗义了啊,我这么的相信你,跑过来投奔你,但是你却找我哥来,这个日子真的没办法过了。”

    冷蒹葭顿时无语。

    “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不这么做,你也不肯回家。”夏唯安叹气道,“冷蒹葭,我劝你回家,你不是也不听吗?”

    “我……”冷蒹葭再次无语。

    “如果不是她找我,你也不会亲自回家,是吧?”

    冷灏按住眉心道,“看样子,你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我不是跟你说了,玩够了就回家,你倒是好,居然自己带着一个孩子在外面,你真是有出息了,还让老二瞒着家里人,你是有多大的本事?”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这不是不想惹事情吗,如果楚寒年知道了,肯定是天下大乱,我不想这样的。”冷蒹葭低头,绞着自己的手指道。

    “楚寒年还能有天大的本事?”

    冷灏第一个不高兴了,“他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但冷家的人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这点我也知道,但是爸妈也都一把年纪,还能拿他们出来压着楚寒年吗?再说了,惊动了楚天叔叔就更加不好了。“

    冷蒹葭到底是自己当了母亲,居然不喜欢惹事了。

    “你真是变了,越来越低调,如果是从前,你巴不得闹的惊天动地,也许真的是因为有孩子之后收敛了不少。”

    可冷蒹葭这样的懂事,却让冷灏无比心疼。

    “老三,你这么懂事我倒是不喜欢,你还是喜欢你从前无忧无虑的样子。”

    冷灏不服气的道。

    “但是人么,怎么可以总是这么不懂事,我也要快点成长起来,不给你们惹事情。”

    冷蒹葭也知道,事情瞒不住,便点头道,“大哥,我可以跟你回家,但是你也不要为难夏唯安。”

    “我也不会为难人家,如果不是她,也许我也不能找到你,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冷灏说罢,却是抬头看了夏唯安一眼。

    夏唯安却是一脸松口气的样子,“好了,现在也没我什么事,你们回去的时候小心点,暂时不要让楚家的人知道了。”

    “他们知道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我也不会放在心上,楚寒年知道或者不知道,这个孩子都是冷家的,毕竟,楚寒年也没为这个孩子付出过什么。”

    冷灏立即侧头看向冷蒹葭,“孩子,在什么地方?”

    “嗯,怎么说呢,是在一个相当安全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去接!”

    冷蒹葭无比狡黠一笑。

    ……

    “你今天去找冷少了,是如意说的,我倒是没想到,你们之间还会有联系。”

    修斯按住眉心道,“我指的是如意。”

    “嗯,是为了冷家的事,之前阿姨拜托我的事。”

    夏唯安叹气道,“你是在质问我吗?”

    “当然不是。”

    修斯挽起嘴角道,“我相信你的人品,也知道你和冷少之间是再也不可能,我只是不希望,你被人误会罢了,至于那个如意,我现在也知道,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以后离她远一点。”

    “我记得你们之前好像关系还是不错的,你这么说,也不怕如意知道了之后会伤心。”

    夏唯安轻笑道,却是岔开了话题。

    但是修斯何其聪明,他猛地眯起眼眸道,“难道是为了冷蒹葭?”

    这个问题,夏唯安根本就答不上来,

    “看样子,是被我猜中了。”

    修斯也是一愣。

    “难道你要告诉修七七?”

    夏唯安不安的问。

    “所以你觉得,哪怕我不说,他们就不知道了么?冷家的任何举动,都不会逃的过楚寒年的眼睛,他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冷蒹葭的消息么?”

    修斯只是不知道,还能惹出一个孩子来。

    夏唯安的心里,则是更加不安定。

    “她回来了,而且已经在冷家,如果你很好奇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吧,反正已经好久不见了。”

    修七七是故意和楚寒年这么说的。

    “这个消息,你倒是先知道了,怎么知道的?”楚寒年捏紧了自己的掌心。

    “是修斯跟我说的,肯定不会有假,我知道你很想看到冷蒹葭,毕竟我也是这个心态,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修七七轻笑道,“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一个人去了。”

    楚寒年却还是不表态,“我,不是很想看到那个女人。”

    “可是我真的很想让冷蒹葭看到我们现在在一起的样子啊,毕竟那个女人之前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呢,楚寒年,讲真的你真的挺厉害的,可以让我和冷蒹葭之间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从前我看到那些女人为了一个男人闹得不可开交,我只是觉得很好玩,没想到,也会在我自己的身上上演,楚寒年,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

    修七七冷哼道,“不过楚寒年,你既然和我在一起了,那么你和冷蒹葭之间就不会有任何可能,你知道吗?”

    “我也懒得在换了,反正和任何女人结婚,我也许都是这个样子。”楚寒年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你要喝点吗?”

    “你还是别喝了吧,省的到时候看到冷蒹葭了,人家还会为你心疼呢,你应该知道,那个女人最不喜欢看到你喝酒。”

    修七七倒是拦下了楚寒年的酒杯,“你这么喝,不合适。不如等看到了之后,再喝也不迟啊。”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很想看到冷蒹葭?”楚寒年讽刺的问。

    “因为我们在一起之后,你从来都没忘记过冷蒹葭,你敢说不是?”

    修七七气恼的质问。

    “可是也许,我想要的只是那个孩子而不是冷蒹葭,只是你自己搞错了而已。”

    楚寒年淡然的解释。

    “你这个说法,真的是站不住脚的,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但你偏偏最在乎的就是冷蒹葭的孩子,这说明,你对她还有感情,只是你当初没发现,现在才意识到罢了……楚寒年你不得不承认,你爱冷蒹葭……”@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