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 第1390章 乾坤咒
    生死白骨,本是世间规律。

    可是偏生在这里,活人不似活人,死人不像死人。

    那双眼睛还在看着云裳,云裳瞧见她张了张嘴,而后便有声音响起,声音没有丝毫的波澜,却让云裳觉着有些毛骨悚然:“你为什么......穿我的衣裳?这是我的衣裳,是我娘亲亲手所做,我娘亲一针一线做出来的。”

    “巫族每一个女子都有一套这样的衣裳,是用来在出嫁的时候穿着出嫁的。只可惜,我娘亲还没有将这衣裳做完,就已经没有了。这衣裳绣花不够精致,还没有镶嵌上我们最爱的银饰。”

    “我本来想自己给它做好的,可是还没有做好,我就死了,死了......”

    “我死了?”

    云裳大骇,深吸了一口气,巫族的活死人也须得要巫师操纵,才能如同寻常人一般言行举止。

    可是这具尸体......

    这具尸体不过是受到那圣女的巫术影响,而后尸变了,却能够开口言语。

    且她说话的声音虽然有些诡异,说的话,却似乎还带着她生前的记忆。

    她认得出云裳身上这身衣裳是她的,记得她这身衣裳是她娘亲所做,本来准备给她做嫁妆的,记得她......已经死了。

    云裳深吸了一口气:“抱歉,先前着急,一不小心穿错了衣裳,我们换回来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尸体却并未回答,只目不转睛地盯着云裳,嘴里幽幽道:“你穿了我的衣裳,那本是我的嫁衣......”

    “你穿了我的衣裳。”

    “啊......”

    那尸体骤然高声喊叫了一声,声音中夹杂着痛楚,说时迟那时快,云裳听见那声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便一个纵身朝着先前她下来的那洞跃了过去。

    便在那时,那尸体也起了尸。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那尸体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只是那声音一落,云裳便瞧见满屋的尸体都尽数起了尸,挣脱了装着他们的那些麻布口袋。

    “谁,是谁闯进来了?”

    “杀了她,杀了她!”

    云裳先前为了损毁那石棺,本就已经耗尽了内力,如今内力尚未恢复,云裳这一个纵身,却并未跃出那石室。

    云裳一只手扒住了石室上的一块石头凸起,想要再次借力。

    只是那些尸体却都已经暴动,直朝着云裳飞身过来。

    云裳眯了眯眼,瞧着这些尸体的身手,这些尸体,只怕果真如她料想那般,并非是寻常百姓的尸体,至少,他们生前要么是会巫术,要么便是会些武功的。

    那些尸体尽数朝着云裳冲了过来,有人已经拽住了云裳的脚,冰冰冷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的尸体。

    云裳手中握紧了软剑,挥舞着软剑,挡住那些尸体的进攻。

    “尔等既已身死,为何不好好入轮回,重新投胎为人?”

    “杀了她,杀了她!”

    “啊,我的手,我的手受伤了!”

    云裳深吸了一口气,知晓自己此时状况,若是与这些个尸体缠斗下去,定然会落于下风,便只飞快地挥舞着软剑,用尽全力又纵身一跃,抓住了那投下光亮的洞口,而后飞快地从那洞口跃了出去。

    出来了......

    云裳长长地舒了口气,低下头,却瞧见那处洞口骤然出现了两张脸。

    云裳心猛地提了起来,咯噔一下,咬了咬牙,手中剑飞快地插入了其中一个脑袋。

    “啊啊啊......”

    尖利的声音响起:“我的脑袋,我的脑袋!”

    云裳瞧见一旁的一块石头,只飞快地将那石头举起,堵住了洞口,而后纵身跃起,隐匿在了一处树屋的树梢,随即取出传音笛,飞快地吹响了笛音。

    半晌,却没有听见有丝毫的回音。

    没有回音。

    云裳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怎么会没有回音?

    先前在那灵穴之中的时候,她也曾经用传音笛传信,当时也是没有回音。

    当时她只以为,兴许是那灵穴有什么能够遮挡笛音传信的东西,因而他们没有收到自己的消息。

    可是如今......

    出什么事了?

    云裳想起先前在祭台上,那巫族圣女放出来的那些活死人,那些黑色的虫子和鸟,还有那听起来便令人觉着烦躁的乾坤咒。

    是不是那巫族圣女的巫术......

    可是为何,她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云裳心中闪过千万种念头,只觉着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便只飞快地从树屋的树梢越过,很快,云裳便瞧见了暗卫的踪影。

    暗卫在与人交手......

    云裳细辨之下,却忍不住猛地抓紧了手中树枝,与暗卫交手的,也是暗卫......

    为何会这样,他们为何会自己人与自己人打了起来。

    云裳急忙飞身跃出:“住手!”

    可是没有人理会她,那些正在交手的暗卫像是没有了神志一般,只不停地攻击着自己的同僚,且下手狠辣,招招致命,好几个暗卫身上都已经有了不少的伤痕。

    云裳提着剑便冲了过去,挡了好几下,可是那些暗卫却好似压根看不见她一般,仍旧只朝着此前攻击的对手冲过去。

    云裳只觉着指尖冰凉,是巫术。

    定然是巫术夺取了他们的理智,让他们变成了这般模样。

    云裳握紧了手中剑,脑中只一个念头不停地闪过。

    “巫族必除,便是将整个巫族都彻底覆灭,也必须要除掉这些巫族人。”

    巫术不能存于世,哪怕是这些逆天而行的巫术只能在巫族这片土地上施展出这样的威力,她也绝不容许。

    只是,若是整个巫族土地上的他们带过来的人都已经受到那些巫术的影响,那岂不是,如今神志最为清楚的人,便只有她了?

    云裳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着,只有她了吗?

    她应该怎么做?

    洛轻言又在哪里?

    云裳正想着,却听见一个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是乾坤咒。”

    云裳浑身一愣,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可是此番进攻巫族,他们带进来的人,除了她,便再无第二个女子。

    巫族人。

    云裳转过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眯了眯眼:“朵兰珠?”@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