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和邻家美姨 > 第861章 我的观点
    正文

    我追上她的时候,羽灵已经快步走到了医院门口。

    “羽灵,你等会儿我!”我叫住了她。

    羽灵站住,我走到她正面的时候,看到她眼眶红了。

    “羽灵,你这是干嘛呀?”我说道,“爷爷他都已经那样了,跟你说什么,你就听着呗,何必还惹他生气呢?”

    “可我不想听。”羽灵说道,“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管他怎么想,但我是绝对不会原谅贾伟业的。”

    “你想听听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么?”我说道。

    羽灵一愣,抬头看着我,叹了一口气,“不想在这儿说。”

    “行,那找个地方谈谈吧。”我说道。

    羽灵点了点头……

    ……

    我们随便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

    深秋的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好在咖啡厅里温度宜人,我们的位置靠窗,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很惬意。

    看得出来,羽灵的情绪很不稳定,她双手握着咖啡,却并不喝,只是有些慌乱的望着窗外,思绪缥缈,我想,我知道她内心在逃避什么。

    “羽灵,你想听听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么?”我说道。

    羽灵被我打断了思绪,回过神来,喝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

    我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说道,“其实吧,对这件事,从一开始,我就有一种感觉。”

    羽灵望着我,“什么感觉?”

    “就是……当年你爸和贾总的事情,可能确实有些事情,你是不知情的。”我说道。

    羽灵的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丝的失望之色,我知道,她一定是想让我站在她的立场上,更加坚定她之前的判断和看法,因为很明显,经过今天的事情,她的内心似乎有些动摇。

    她内心不想承认,因此一直在逃避,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老爷子想跟她谈一谈的请求,我想,她是害怕自己动摇。

    “所以……你现在也毫不犹豫的站到贾伟业那边去了?”她说道。

    我还没有回答,她就点头说道,“也对,你受过他的恩惠,恐怕一直都想找机会替他说好话,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我说的对么?”

    我摇摇头,“不不不,羽灵,你不要误会我,我从来就没有想为他开脱过什么,相反,在这件事上,我受你的影响太大,甚至一直以来都在心里有些看不起他,甚至,你可能并不知道,我在这件事上,和他激烈的争吵过。而现在,我跟你说这些,也并不是要为他开脱什么,因为我并不了解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只是说说我的感觉和判断,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羽灵的情绪这才看起来似乎平静了一些。

    “行,你说吧。”

    “是这样,从一开始,我就感觉,贾总他有些有苦难言的意思,他每一次跟你说话所表现出的态度,并不是那种犯错之后的悔恨,或者企图谋求你原谅的谨慎,反而更多的是他想要倾诉,却又难以开口的为难和纠结,所以我一直感觉,他应该是隐瞒了一些当年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他既想告诉你,和你化解矛盾,但又不知道碍于什么原因,不能轻易的说出来……”

    我一面说着我的感觉,一面小心的观察着羽灵的反应,见她并没有强烈的反应,这才继续说下去。

    “所以……每次我都觉得他的神态很奇怪,因为那并不是一个企图去赎罪的人应该有的表现,更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人所表现出的东西。”我说道,“就像今天那三千万的股票,这件事,你之前就跟我说过,而且,他偷偷支走这三千万这件事,是你们判断他掏空你爸的公司最有利的证据之一,可面对这样的证据,他却一直都没有跟你解释过,如果他真的只想赎罪,那他早该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为自己洗清了对不对?不至于到了老爷子快不行的时候,才拿出来给他看,你说是么?”

    羽灵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可我觉得,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你也该明白,很多事情,钱都可以搞的定。”

    “不,我不认为十几年前的万华的股票可以作假,有购买时间的,而且是那么大比例的股票,当时万华正处于发展期,三千万可以买的到,但现在,我觉得不太现实,以万华现在的市场估值,你知道那些股票得多少钱么?我不认为他会仅仅为了赎罪,花这么大的代价去购买万华那么多的股票。再说,就凭这些股票,也并不能完全洗清你们家人对他的仇恨。”我说道。

    “怎么不能?你没看到爷爷他已经妥协了么?”羽灵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我想,爷爷他不至于那么糊涂,”我说道,“我正要跟你说爷爷,我觉得从他的话里完全可以判断,爷爷也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否则,不至于因为这些股票,爷爷忽然就对贾总改变态度,爷爷虽然病成那样,可他灵台清明,可一点也不糊涂,那毕竟是害死自己亲儿子的人,不至于就那么轻易的原谅了。”

    羽灵叹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没有耐心听我说完了。

    “你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羽灵问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直觉和判断,并不想左右你的判断,你是我的朋友,无论你做出什么判断,我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你这边的,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这件事显然还有很多背后的事情你没有弄清楚,我觉得你该暂时放下成见,去把当年的事情搞清楚,然后再做出自己的判断也不迟。我的意思……你就算不想跟贾总谈,跟爷爷谈谈,也没有什么坏处,不管谁说了什么,你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不是没?”我说道。

    羽灵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那……我……我们现在就回去找爷爷吧。”

    我点了点头,笑道,“这就对了。”

    我们刚要起身结账,忽然羽灵的手机响了,她将手机接了起来,听了几句,脸色忽然骤变,“什么?爷爷他……”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