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冷暮七月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正文

    根据萧阳的猜测,杨流遇的事情十有**是她那个心机姨母做下的事情,和张起云恐怕没有关系,不过连家中女眷都管不好,如何能管的好五万士兵。

    “是,属下这就去办,那边的人在意的就是那五万士兵,想要拉拢的也是张起云背后需要守城军,若是没有了最大的筹码,的确只会是弃子。”冷暮点头说道。

    暮西走后,萧阳陷入沉思,想着想着竟然和衣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半十分。

    看着身边的人,萧阳竟一时愣住了,这些日子他总是早出晚归,估计为的就是唐暮即将北伐的事情。

    他的眼底有了淡的青色,看着这样的他,萧阳喃喃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呢,靳国如何抵挡得住唐暮和柔族的联盟。”

    不过,无论到了怎样的地步,她都会陪在他的身边,哪怕唐暮真的兵临城下。

    萧阳清楚,过不了多久罕都就会乱了,而她这个唐暮公主,说不定更被人踩在脚底下。

    看下他为微微冒出来的胡须,萧阳很快进入了梦乡。

    清晨,约莫辰时左右,萧阳睡眼惺忪的看着身旁又已经凉透了的床褥,心中有些不安

    在窜动。

    “即玉,冷暮什么时候离开的?”

    “公主,王爷天还没大亮就离开了,吩咐奴婢若是公主问起就说他去了天下楼,让公主不必担忧。”即玉转述着冷暮的话。

    此时的冷暮的确在天下楼,不过却不是他一人,有齐国公府的刘海华,刚刚回京的冷如洲,李离几人,以及萧阳最忌惮的冷枫。

    刘海华抱着酒坛子说:“这些日子那一位总是宣大臣进宫,而且都是一些在兵权上有实权的大臣,估计太平不了多久了。”

    一番话在冷暮的脑海里久久回荡着,昨夜萧阳喃喃念叨着的那句话,他听的清清楚楚,唐暮和柔族即将北伐,那这些日子冷炀的所作所为就说的过去了。

    唐暮已经是一个劲敌,再加上诡计多端的柔族,正如萧阳所言,靳国的局面难上加难。

    若是想要抵挡靳国和柔族的兵力,靳国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西南十城绝对是保不住的。

    “的确,太平不了多久了,这风就没有停过,十几年了,曾经铁骨铮铮的战士已经老去,那些贵族功勋却早就被歌舞升平麻痹了。”冷暮痛心的说道。

    靳国这些年的休养生息让那些世家大族渐渐的放松自大,养出了一堆一堆的纨绔子弟,醉生梦死、贪图享乐。

    冷枫想了想问道:“十七叔,你是怎么知道

    谢谢消息的?总不会是由乾坤殿传出来的消息吧!”

    冷暮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大家都是自己人,沉默片刻后说:“昨夜不小心听见了萧阳的话,唐暮新帝就是被柔族推上帝位,为的就是借助唐暮的势力灭掉靳国报仇雪恨。”

    萧阳是唐暮的公主,听到是从萧阳那里得来的消息,所有人都没有了质疑。

    许久,包间里没有一点儿声音,静得只有窗外树叶亲密接触风发出的沙沙的声音。

    好像是过了大半个世纪,刘海华忐忑不安的说:“若是唐暮和柔族真的举兵北上,我们又该如何走下一步?”

    “唐暮本就是劲敌,又加上了柔族,这一局我们胜率几乎为零。尤其是雁城那一群骁勇善战的真正的士兵,我们靳国在他们的手里吃过太多的亏,靳国的士兵对他们已经有了阴影,一提起雁城军,就打退堂鼓。”冷如洲毫不保留的分析着目前的形势。

    想到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混乱,冷枫说:“我个人认为抵御外敌最为重要,国家都没有了,还谈何皇位?”

    “我想十七叔也是这么想的吧!”

    听了冷枫的话,冷暮微微点头:“都说家国天下,若是家和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天下?”

    几人都沉默了,的确,若是连国都被灭了,还争那一个龙椅有什么意思,目前最重要的是将抵御唐暮和柔族的来袭。

    “十七叔,侄儿听说十七婶在唐暮的时候,是最受恩宠的公主,暮皇更是将她疼到心坎里,连国家大事都对她不避讳,想必十七婶对唐暮军事部署不说了如指掌,也有一定的了解吧。”冷枫神色如常的问道。

    在冷枫心里,萧阳公主绝不是柔柔弱弱的公主,即使没有韶阳大长公主那般的权势,也不会是无名之辈。

    “冷枫,一个注定了和亲的公主,你说她会知道什么秘密?况且此时的暮皇已经不是她的父皇,而是她的长兄,据我所知,萧阳和此时的暮皇之间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

    看着冷暮无波无澜的眼眸,冷枫将信将疑的说:“是吗?看来我们靳国的确有一场恶战了!”

    谁也没想到冷枫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为难十七吗?十七和萧阳是夫妻,若是十七拿这件事情算计了萧阳,以萧阳那烈性子,估计又是一番风雨,更重要的是萧阳岂是傻子,能看不出来算计?

    “冷枫,你说的法子并无卵用,萧阳公主聪明得很,其实你我能算计的?”冷如洲黑着脸撅了冷枫。

    他看这冷枫越发的不顺眼,总感觉有一种猜不透的秘密,不过是冷暮倚重的人,他不看僧面看佛面,就不怎么计较。

    若不是脑子发抽被门挤了,能说出这样的话?

    冷枫和冷如洲不熟,却也听过冷如洲的名号,不敢再有反驳之意,不过却想着用其他的法子去探听。

    最后,几人不欢而散,只要冷枫一说话,冷如洲就冷声讽刺。

    看着冷枫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冷如洲冷哼道:“以后有我没他,有他没我,只要有他在,就不必叫我了,什么人哪,脑袋里装的都是一些豆渣吧!”

    冷如洲拂袖而去,只剩下冷暮、刘海华和李离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去解决冷枫和冷如洲之间的不对付。

    “十七,你说今儿冷枫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越想越觉得不像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仔细一想,这些日子他变化也太大了,总有一些诡异。”刘海华想了想,还是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知为何,他也觉得冷枫平日里的一些表现很奇怪,尤其是今日冷如洲毫不顾忌的挑出来后,他更加的相信自己的判断。

    “是啊,我也觉得,这冷枫准时有些怪,前些日子我去临江王府找他,不就是随意的在他家王府里闲逛了一会儿,他就一副我要偷他家银子一样的防着我,也不看看本公子是缺钱的人吗?”李离也跳出来赞同刘海华的话。

    李离最讨厌的人就是冷枫,明明身为皇室子弟有着泼天的荣华富贵,却总是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整得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暴发户。

    两人都对冷枫有意见,冷暮若有所思的说:“放心,你们说的话,我会放在心里,只是冷枫毕竟跟了我多年,再看看吧!”

    三人从天下楼各自离开,刘海华和李离向来是穿一条裤子的,看天色还早,两人勾肩搭背的就去了倾城楼。

    冷暮回了王府,将自己关在书房想了一下午的时间,实在想不出冷枫的怪异,若是冷如洲一人对冷枫有成见,他或许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刘海华是,李离也是,冷枫究竟有什么秘密?

    “临江王府?临江王府?究竟藏了什么秘密?”冷暮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按压着太阳穴的位置喃喃道。

    早在冷暮回府的时候,萧阳就得到了消息,见他进了书房就不曾出来,心中担忧就过来看看,刚好听到了冷暮的话。

    萧阳推门而入:“王爷此时才知道那个冷枫有问题,是不是为时已晚,想必王爷所做之事一件也没有瞒着他吧。”

    “临江王府的确有问题,据我所知,临江王并未离京,就藏在临江王府西北角沉墨院的地下密室里。至于那密室里还有什么人,本公主只有猜测,没有实证。”

    “是谁?”

    “已逝多年的临江王妃!”

    “怎么可能,临江王妃当初的确是死了的,太皇太后和皇帝亲自派了太医去验尸呢!”冷暮不敢相信的说。

    萧阳瞥了冷暮一眼,并不想再搭理这个傻子,可是又不得不说:“临江王曾经也是权倾朝野的一号人物,随随便便的收买一个太医不困难吧!我问问你,当初那个太医还在太医院吗?”

    说完不管冷暮什么样的反应,直接转身离去,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冷暮若是不相信,她也无能为力了。

    “公主,将这件事情就这样告诉王爷,他会不会产生怀疑啊?”即玉有些担忧,她怕冷暮反而怀疑上她们。

    萧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怀不怀疑的有什么,就仅仅临江王府的事情都够他头疼的了,还没那个精力将目光落在我们的身上。更何况我们经得起他的怀疑。”

    “是,奴婢明白了。”

    冷暮一夜未回两人的院子,书房的灯光一直亮到天明。@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