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青莲之巅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竞拍
    这张二阶中品符兵的飞行速度比中品飞行法器还快,炼气期修士就能驱使,不像中品飞行法器,只有筑基修士才能驱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张二阶中品符兵可以说是一件上品飞行法器,引起了不少筑基修士竞拍,最终以一千五百块灵石的价格成交。

    第二件压轴拍卖品是三枚二阶上品妖丹,分别以三千二百、两千九百、三千一百的价格成交。

    拍走三颗二阶上品妖丹后,陈富取出五个巴掌大小的红色瓷瓶,大声说道:“火属性的地煞之气赤焱真煞,赤焱真煞对火属性法术有增幅,每瓶底价一千块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

    “一千!”

    “一千一!”

    “一千三!”

    ······

    虽说地煞之气对人体有害,不过毕竟能辅助筑基,不是修士参与竞拍,王长生就是其中之一。

    他仔细想过了,这么多势力参加拍卖会,四万灵石未必能拍下一枚筑基丹,还是拍买其他筑基灵物算了。

    赤焱真煞是火属性真煞,王长风修炼的是火属性功法,可以利用赤焱真煞筑基。

    参加拍卖会的筑基修士不少,竞争十分激烈。

    五瓶赤焱真煞,分别以七千五、七千九、八千、八千二、八千四的价格成交,王长生以两万四千六百块灵石,拍下三瓶赤焱真煞。

    第四件压轴拍卖品是一只二阶下品灵禽三足火鸦,以四千块灵石的价格成交。

    “第五件压轴拍卖品。紫玉灵水五瓶,底价一千块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百块灵石。”

    “一千二!”

    “一千五!”

    “一千七!”

    ······

    紫玉灵水的效果虽然比不上筑基丹,也比真煞之气好多了,竞争十分激烈,王长生以一万两千块灵石的高价,拍下一瓶紫玉灵水,陈昌盛花了一万三千块灵石,也拍下一瓶紫玉灵水。

    第六件压轴拍卖品是一套阵符,一共七张,可布下二阶上品阵法七星灭妖阵,以五千块灵石的价格被岳州刘家拍走。

    第七件压轴拍卖品是一套木属性飞剑,一共有九把,每一件都是上品法器,名为青竹剑,被一名身穿青色宫装的女子以一万块灵石拍走。

    王长生注意到,女子的衣袖上有一个小剑图案,这是楚国剑宫的标志,剑宫是楚国四大门派之首,没想到剑宫弟子也参加了此次玉田法会。

    陈富取出十几杆红光闪闪的令旗和三面圆形玉盘,高声说道:第八件压轴拍卖品,二阶上品阵法烈炎阵的布阵器具,五名筑基修士即可驱使,威力巨大,底价一万块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块灵石。”

    “一万!”

    “一万一!”

    “一万二!”

    ······

    阵旗阵盘之类的布阵器具十分昂贵,不过阵旗布阵方便,用原材料布阵比较麻烦,一个方位不对,阵法就无法启动。

    这套二阶上品阵法的布阵器具,最终以四万三千块灵石的高价成交,买走这套阵旗的人,正是汪家。

    陈富取出五个颜色各异的瓷瓶,放到身前的桌面上。

    “筑基丹!”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五个瓷瓶上面,目中满是火热之色。

    “筑基丹五枚,分开拍卖,底价一万块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块灵石。”

    “一万!”

    “一万二!”

    “一万三!”

    ······

    出价之声不绝于耳,王长生有些庆幸,还好他听了汪书函的建议,拍买其他筑基灵物。

    五枚筑基丹,分别以四万三、四万二、四万五、四万七、四万九的高价成交。

    玉田法会五十年召开一次,每次召开都会吸引大量的修士参加,多人竞价,价格自然节节攀升。

    汪家拍下了一枚筑基丹,陈昌盛也参与了竞拍,以四万七千块灵石拍下了一枚筑基丹。

    陈富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尺许长的青色木盒,放到了桌面上。

    按照拍卖会的惯例,越是珍贵的东西,越会放在最后面出售。

    很多修士都好奇,有什么东西比筑基丹还要珍贵。

    在上千名修士好奇的目光下,陈富打开了木盒,从中取出一张红光闪闪的符篆,上面绘画着一个小剑图案。

    红色符篆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灵气波动,显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这是符宝!”见多识广的修士认出了此物。

    “符宝!”

    王长生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之色,符宝据说是结丹期以上修士用自己的法宝炼制出来的宝物,无论是炼气期还是结丹期修士都能使用,威力巨大,号称结丹期之下第一杀器。

    此物据说会损耗法宝的灵性,只有个别快要坐化的高阶修士,才会用自己的法宝炼制几张符宝,留给后人保命,十分珍贵。

    王长生细心的发现,这张符宝表面罩着一层淡淡的红光,好像一个护罩。

    “没错,正是符宝,这是一阶符宝,用一阶下品法宝离火剑炼制而成,有一道灵晕,这张符宝还没使用过,可以使用多次,是保命利器和镇族之宝,底价一万块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千块灵石。”

    “一万!”

    “一万二!”

    “一万五!”

    ······

    听到别人的喊价声,王长生十分羡慕,这张符宝底价就是一万块灵石,还不知道成交价多少,估计不会比筑基丹少。

    经过十几次激烈的竞价,这张符宝最终以四万三千块灵石成交,拍下此物的人,是南宫辰。

    从这一点看来,南宫辰所在的南宫家势力不小。

    符宝拍卖出去后,陈富大声宣布拍卖会到此结束,众修士陆续离开玉田宫。

    出了玉田宫,王长生让王长歌三人先返回住处,他有事要办。

    王长生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南宫辰跟赵凝香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的,赵玉堂跟在一旁。

    王长生看到南宫辰,快步走了过去,客气的说道:“南宫道友,可否借一步说话?”

    南宫辰点了点头,跟王长生来到了一旁。

    “南宫道友,不知你手上有没有蕴脉丹?在下想买一瓶,价格好说。”

    王长生传音说道,语气十分诚恳。

    利用煞气筑基比较危险,没有蕴脉丹的话,经脉被撕裂的剧痛就会让人昏厥。

    “蕴脉丹是二阶中品丹药,需要几十种灵药,炼制的难度比较高,此丹比较珍贵,我手上没有。”南宫辰面露难色,传音回复道,他语气一转,接着传音说道:“不过嘛!王道友是赵师妹的表哥,又指点刘师妹炼制傀儡兽,我倒是可以帮帮忙,就是价钱,可能会贵一些。”

    “贵一些?多少?”

    “三千。”

    王长生有些不悦,市面上的二阶中品丹药,最贵的也不过是一千多块灵石一瓶,南宫辰开口就要三千块灵石,这摆明了是宰王长生一笔,王长生无可奈何,蕴脉丹是药王谷的独门丹药,市面上很少有出售,三千块灵石是多了一些,不过跟王长风的安全比起来,也不算什么。

    “没问题,不知什么时候能拿货?”

    南宫辰微微一笑,说道:“半个时辰后,玉田楼门口见,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成交。”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去问一问同门师兄弟,待会见。”

    南宫辰点头,带着赵凝香和赵玉堂离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