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赵公子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局势骤变
    相国府,吕不韦仍旧与魏缭对弈,脸上始终带着从容浅笑。

    魏缭拿起一枚黑子,却始终没有再放下去,反而抬起头看着吕不韦,沉声道:“咸阳火光四起,乱军四处冲杀,更有桓齮率精锐兵临城下,相国何以如此淡定?”

    吕不韦轻轻说道:“螳螂捕蝉,尚不知后有黄雀。身为棋手,哪怕棋子再如何精明,亦难逃被摆布之命运。”

    魏缭眼神微动,脸上带着莫名之色喃喃自语:“黄雀么?”

    “报!”

    两人正对弈间,忽有门客仓皇而来,脸上满是惊恐:“相国,大事不好了,桓齮已经率兵攻入了城内,与樊於期里应外合擒杀城卫军主帅,现在已经率兵朝着相国府而来!”

    “哗啦啦!”

    骤然听到这个噩耗,本来智珠在握的吕不韦却是右手一抖,不小心扫落了装着棋子的旗盒,棋子顿时哗啦啦掉落在地上,滚得到处都是。

    随后,吕不韦霍然起身,喝道:“有蒙恬率领重兵把守城门,怎会让桓齮进入咸阳?”

    吕不韦放纵樊於期等人引蛇出洞的计策,都是建立在桓齮及其麾下兵马不能入城的前提下,否则哪怕有城卫军这支军队在手,所有谋划也都将成为镜花水月。

    吕不韦相信蒙恬的统兵才能,也相信咸阳城卫军统帅的忠诚,只要前者将桓齮挡在城外,樊於期一旦举事,很快就会被城卫军镇压。

    没有了樊於期这个内应,再由秦王政下达王命,桓齮将不足为惧。

    那个时候,吕不韦就可以借机再次清洗咸阳,将秦**政大权都集中在手中,而后以举国之力抵御联军。

    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桓齮居然这么快就攻入了咸阳,甚至连自己最为依仗的城卫军统帅也被叛军所杀,这如何让吕不韦不惊讶?

    前来报信的门客闻言当即禀道:“蒙恬投敌,主动打开城门,桓齮这才能够轻易入城!”

    “这绝不可能!”

    吕不韦如遭雷击,继而脸色狰狞的厉声咆哮。

    曾几何时,蒙恬祖父蒙骜统帅秦国兵马,秦相吕不韦执掌秦国政权,作为外来户的两人虽不算亲密无间,却因为有着共同的政敌而多次联手。

    若非两人一文一武把持整个秦**政大权,秦国宗室以及本土势力,又岂会屈居外来者之下?

    吕不韦正是清楚这点,故哪怕蒙骜面对赵嘉时屡战屡败,仍旧不遗余力举荐蒙骜。

    甚至在蒙骜、蒙武父子战死以后,吕不韦更是顶着巨大压力,想尽办法这才为蒙恬铺好了路,令其重返咸阳担任要职。

    于公,蒙氏与吕不韦的利益休戚与共,蒙骜背叛吕不韦转投秦国本土势力,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反而有可能会害了自己,以蒙恬的聪慧不可能如此做。

    于私,蒙骜、蒙武父子死后蒙氏遭受重创,甚至差点一蹶不振,吕不韦尽心竭力这才保住了蒙氏的些许权利,甚至让蒙恬扶摇直上入驻咸阳,对其有莫大知遇之恩。

    以吕不韦对蒙恬性格的了解,对方绝对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之人。

    正是笃定这点,吕不韦才会放心房蒙恬镇守城门,阻挡桓齮及其麾下兵马入咸阳。

    可是现在,骤然听到属下禀报说蒙恬叛变投敌,主动放桓齮入城的消息,吕不韦又岂会不惊?

    那名门客半跪在地,言辞凿凿的说道:“此事乃相国城门副将心腹属下拼死突围来报,绝对不会有假,甚至就连相国派去协助蒙恬镇守城门的副将,也被蒙恬突然暴起所杀!”

    吕不韦听到这里,虽然仍旧不信蒙恬会背叛自己,却也已经有些动摇了。

    只因门客所言并无漏洞。

    吕不韦虽然相信蒙恬,仍旧在城门口安插了心腹守门,关键时候这名副将甚至能够夺了蒙恬兵权,若非安插的心腹被杀,桓齮也绝不可能进入咸阳。

    能够没有闹出大动静就杀掉心腹副将之人,也只有蒙恬这位主将了。

    可是,吕不韦根本想不明白,蒙恬有何理由要背叛自己。

    “如今并非探讨蒙恬是否叛乱之际,既然桓齮已经进入咸阳,相国应当速速集结麾下门客进入王宫保护大王。”

    就在此时,魏缭的声音传了过来。

    吕不韦猛然惊醒,当即对着魏缭说道:“本相这就召集府内甲士、门客先行入宫,还望先生速速带着本相印信前去集结门客!”

    吕不韦号称有三千门客,其中不乏武艺高强之辈,前番为了引蛇出洞,吕不韦并未提前将门客召集,只能临时集结,若指挥得当,这些人未尝不是一大助力。

    如今咸阳局势已经不可控制,只有带领门客仰仗秦王政,才有一丝翻盘的可能。

    不曾想,魏缭却是摇头道:“相国麾下能人异士众多,在下纵然拿着相国信物,也未必能够服众,想要快速将他们召集起来并且形成战斗力,并非易事。”

    “更兼此时乱象已起,这些门客若是见不到相国,难保不会人心惶惶,一哄而散。”

    “为今之计,只有相国现身方能稳住人心,迅速将他们集结起来,并且形成战斗力。”

    吕不韦只是略作沉吟,当即醒悟过来,不过又面露难色道:“如今樊於期叛乱,王宫若不尽早布防,恐大王有性命之忧啊!”

    现如今,作为秦国名义统治者的秦王政,已经成为吕不韦最后的筹码,绝对不容有失。

    樊於期暗中勾结长安君成蟜,指责秦王政并非正统,若是他们率先攻入王宫,为了谋夺王位,可能会先杀了秦王。

    彼时,长安君作为先王的唯一子嗣,纵然秦国会有很多人不满,也只能奉其为王。

    事情真要走到那一步,吕不韦将再无翻身之地。

    魏缭却是说道:“大王亦与魏缭相熟,如相国信得过魏缭,不妨先派人护送在下前往王宫,将咸阳之事告知大王,想必以大王之慧,定能做出妥善应对,支撑到相国领兵来援!”

    吕不韦大喜,上前紧紧握住魏缭双手,道:“以大王之慧、先生之才,再辅以王宫禁军之锐,短时间内纵叛军尽出,亦不足为惧!”

    言毕,吕不韦当即派遣数十人护送魏缭前去王宫,自己却是带着剩余人手前去集结门客。@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