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异世大少林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稳定人心
    监天司设置在权贵区本身就是一种态度,里面住的不是士族就是官吏,一般悍匪只要不是段西平那等专找士族复仇的,基本都会避开权贵区,敢在监天司眼皮下蹦跶的真没几个。

    做为整个城内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想住进去的自然多不胜数,但一般帮派老大或商贾豪强,想在这弄套院子都是难而又难,可方尘想要,却有的是人送上门。

    “是,家主!”蔡安十分上心的应下。

    这时马大常开口道:“那钟、刘两家如何处理?要不要把出海买卖给断了?”

    方尘摆摆手道:“暂时先不理会,该如何就如何,我们目前无力与多家开战,不能把他们逼急了,何况,把出海人马撤走就够他们难受的。”少了方系人马,两家能出海的船支就要少掉大半,足够让他们心疼得滴血。

    但这是两败俱伤,方家更是一文钱都得不到,若是可以他根本不想停下,打架归打架,生意归生意互不干扰最好。可就怕周天急红了眼,直接奔袭港口大杀一通,那就真要亏大了。

    铁山刘家他也考虑了很久,按规矩现在就是灭了刘家,监天司也不会有半点反应。

    但灭掉刘家只是痛快一时,却难免会让县里其它士族感到兔死孤悲,到时就很难再像现在这么融洽了,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所以最好就是狠狠教训,痛彻心非,但又不弄死,这样即不触及士族那根弦,又能震慑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别看现在方系士族都以他马首是瞻,扶余其它士族也是对他尊崇有加,但这是他给出的利益足以让方系满意,也能给其它士族抗下大部份郡城压力。

    可士族都是贪婪复杂的生物,胃口永远不会满足,时间久了难保不会生出一些小心思。

    所以正好借着铁山刘家,敲打一下其它士族,想做什么前最好考虑清楚,别以为有朝廷庇护就安稳如山,方某人想整治你们有的是法子。

    原来想法是打疼刘家后,再废掉嫡系,另扶家主,刘君浩就是最好的棋子。可惜,现在被接回家族联系不上,不能确定态度,自然不好提前谋划,只能到时再做打算。

    马大常悻悻不再开口,那两家确实不好惹。

    定下大基调,灭掉武馆,打压刘家,其它以稳为主,剩下就是商讨一些细节问题。

    ……

    佟迁思维有些死板,但执行力很强,散会后立刻去找上孙、魏两家大管事,传达了帮主的意思,并有意透露三家一同合作的意思。

    两人对方尘传来的话都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家族竟然与方尘达成了合作,而他们却根本没得到消息。喜的自然是知道方尘的价值有多大,与他合作几乎都是躺在了金山下。

    当初没选方尘合作,两家都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对方那么大能耐,就算放低姿态,拉下脸面都要找上门。

    与海上巨大利益相比,方尘是什么出身重要么?现在的合作势力出身是有了,可每年收益还不及钟、刘两家一半,这特么还要脸来干么?

    幸好那两家自己犯傻,贪心不足,给了他们两家插手的机会。

    至于钟、刘两家的压力,呵,孙、魏联手虽然稍弱了些,但也不会怕了他们。

    两家大管事原本有些高傲的态度,都变得慈眉善目起来,与佟迁说话也变得客气温和,若是合作达成,佟迁可是方家在县城的大总管,以后少不得要打交道,所以面子是要给的。

    一翻亲切交谈后,两人丝毫不敢拖延,立刻派人快马赶回郡城报信。

    而后,佟迁回到总堂,又立刻安排人到县下各地传话,让人来县城总堂汇报损失,自己则带上银子前往两户商贾府上,且为了贯彻帮主宣扬思想,还刻意带上一队人马,大张旗鼓招摇过市。

    如今方家正处在风尖浪口上,一举一动都受到无数人关注,佟迁这位大总管盯着的眼睛自然不少。

    无论是前往孙、魏驻地,还是拜访两户商贾,暗中都跟着不少势力探子。

    若说前往孙、魏驻地让人吃惊,那张扬拜访商贾就显得十分意外。

    “佟管家?您里面请,小的这就给您通报。”敲开院门,门房认得佟迁,因为这座院子就是这位佟大管家亲自安排的,知道这位可是本县厉害人物,连官府、大族都要给几分面子,一时有些惶恐,都不敢让他在门外等候。

    佟迁摆摆手,道:“不必了,邱家主可在?佟某受帮主之令,交待些事便走。”

    “在!在,小的这就通报!”门房一听是大佬传话,半点不敢迟疑,立刻连滚带爬跑了进去。

    很快,邱平就带着儿子心急撩火的跑出来,当看到佟迁身后人马,脸上多了顿时露出几分不安。

    佟迁笑着安抚道:“邱家主不必担心,最近县城不宁,出来办事带些护卫才能安心。”

    邱平一听才松了口气,想到扶摇帮和威海帮的争斗,佟迁的做法倒也并不奇怪,“那不知大总管此来,可是帮主有令传达?邱家定然倾力配合!”

    他语气十分坚定,从拒绝扶摇帮他就知道没有退路了,方尘要是倒下,邱家肯定第一个被拿来立威,所以哪怕邱家实力弱小,他也要跟紧方家脚步。

    佟迁呵呵一笑,略有些模仿帮主神态,淡然道:“邱家主安心经营买卖即可,些许小麻烦帮主自会解决。此次佟某前来,乃是传达帮主之话,不畏强势,紧跟方家之人,方家自然不会让他吃亏,一切损失皆由方家承担。之前收了邱家主院子钱,乃是佟某的错,此次特来送还银子,并双倍做出补偿。”说着微微欠身赔礼。

    “不敢,不敢,大总管能低价卖予平安坊院子,邱某已经很满足了,又岂能再让方家承担?”邱平有些惶恐,急忙侧身扶起佟迁,佟迁虽是管家,但地位要远高于他,他哪敢受这一礼。

    而他的话也不算夸大,威海帮的四街三坊,如今可是县城治安最好,生活环境和买卖环境最好的地方,也是所有人除权贵区外,最向往住进来的区域。邱家能从扶摇帮脏乱差的地方低价搬过来,已经算是占了不小便宜,不说别的,就是房价都比以前贵了数倍。

    佟迁起身后,摇头道:“邱家主不必推辞,想必你也知道帮主的性子,银子就安心收下吧。另外,帮主对邱家主的行为十分赞赏,所以决定特赐予‘八步神拳’奖励!”

    “什么?八步神拳?”邱平本来还要推辞一下,结果听到后面的话瞬间就呆住了。

    做为县城做买卖之人,哪能不知道八步神拳?那可是以前六大势力之一,铁拳帮帮主余元的成名绝学,能修练到后天大成的上乘武学,竟会赐给他邱家?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佟迁很满意他的反应,点头确定道:“不错,正是余元的八步神拳,邱家主有时间就到总堂抄录一下。”

    原本方尘是想抄录好送上门的,但功法抄录起来有些麻烦,除了文字还有图形,没个一两天很难抄完,且抄错一点还十分麻烦。所以后来商议干脆让他们自己来总堂抄录,这样影响更大,效果更好,就是抄错也是他们两家自己的事。

    佟迁说完,让人把银子塞到邱平手上,便带着人离开了。

    邱平父子还有些晕晕乎乎,连银子到了手里都没反应,而脸色已经激动得一片涨红。

    一部后天大成武学价值有多大?只看县下三堡,铁山两家,城内关、韦、霍三家,无一不是顶端家族,威震一方存在。

    邱家有了八步神拳,无需二十年就能崛起,从一个连后天境都没有的小家族,一跃成为扶余大族,哪怕没有士族身份,影响力也不会比那些家族差上太多。

    而近期内,邱平也能很快突破后天境,使家族脱离蝼蚁般的地位。

    回过神后,才发现佟迁一行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邱平才露出懊恼之色,他还没好好感激方家主的赏赐呢,现在他更坚定了抱紧方家大腿的想法。

    关上大门,激动的回到后院,邱平笑得合不拢嘴,把银子往桌上一放,道:“如何?为父就说过,方家主仁义大气,行事远超常人,跟着方家才是最好结果。你瞧瞧整个扶余,哪个势力有跟着方家舒服?”

    他长子邱荣也是乐得连连点头,“父亲所言极是,方家主确是非常之人!”

    邱平抚须笑道:“我们邱家只是小商人,底蕴远比不那些士族豪强,要想崛起,选择依附之人十分重要。那方尘虽然崛起尚短,底蕴稍浅,但手段不凡,短短数年就能掌控扶余大势,连那三家都要低头示好又岂是简单?更难能可贵的是,处事大气,公平公正,一诺重金,扶余之内谁不信服?佟管家也说了,方家主的性子谁人不知?纵观过往,可曾让依附方系势力吃过亏?能依附此等之人乃是我们小户人家之幸。”

    长子不断点头,方尘如何他自然也是清楚,无论怎么看都是邱家最好选择,只是神色还有些迟疑,“爹,跟着方家主自然是最好,可是,那周天乃是先天强者,方家主未必斗得过。”他一直不太赞成选择方家就是这个缘由,可邱家是亲爹做主,他也只能跟着搬家。

    邱平眼底闪过一抹忧色,但很快摇头道:“先天强者是厉害,但未必就稳胜,县尊大人似是支持方家,结果如何还尚未可知。况且,玉阳武馆行事作派你也看到了,张扬霸道更盛当初两帮,若真答应他们,以后怕是比那五系小户势力更为艰难。无论如何,为父宁愿赌一把,方尘胜了自然最好,如若不然……就只能尝试投靠那五系了。”

    邱荣黯然,当初两帮也不过在地盘商铺收安保费,从未强逼依附,可扶摇帮却要求举家归附,否则就让邱家在扶余无立足之地,着实嚣张霸道,他心中也憋着口气。

    可谁让家族弱小,根本招惹不起,唯一活路只能从两大势力选择之一,他当时想的是委曲求全,依附更强大的玉阳武馆,而父亲却选择了继续依附方家。

    就如今来看,父亲是对的,家族因此有了崛起的机会,但……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另一户徐家的反应和邱家相差不大,只能在夹缝中求全,两大势力择其一求得庇护,这就是小家族的悲哀,连生存权利都要倚仗他人。

    但两家就现在来说是喜悦的,因为选择了利益更大的方家,从而得到赏赐功法,只要能熬过一段时间就有腾飞的机会,虽然这段时间有些长,但至少能看到希望。

    而县下得到通知的势力,也纷纷派人来汇报损失,方系内的势力对方尘已经十分了解,既然许诺补偿,就必定会做到。正是这份大气和信誉,才让他们诸多实力不强的小势力,一直顶着钟、刘两大家族和周天的压力,死咬着不松口继续跟随方家。

    这次前来,他们又得到了更大惊喜,邱、徐两家的例子,经过有意无意的宣扬,使得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两个例子让所有系势力差点没疯,后天大成武学的作用无需多赘,且还不是武馆学到那种只能弟子自己用的,而是直接赐予,可以传承家族的底蕴武学。

    这种机会,别说寻常的地主乡老,就是那些小士族都极为渴望,士族比任何阶层都想着光大门楣。而家族崛起最大的局限就是上乘武学,若底蕴不足,实力不够,就算步入仕途也难以走远,远的不说,就是本地县丞、县尉都没资格去争。

    得到这个消息,很多势力都开始重新调整态度,本就打算继续跟着方家的,都开始收缩实力,一副硬刚到底的模样。而一些犹疑不定,稍然交好铁山刘家,想要留条退路的,也彻底断了联系。

    方尘虽处弱势,但历来手段还是让人信服的,是以之前才没有叛离方系,否则真要死到临头了,给的利益再大也早就跑光了,现在无非是更坚决罢了。

    既然有了先例,若是表现得好,未尝不会轮到他们。

    方系有些动荡的人心,就在方尘翻手间稳定了下来,变得更加团结凝聚。

    这让一直关注事态的各方势力暗中心惊,也对钟、刘两家有些幸灾乐祸。这也让刘鸿煊脸色更苦,钟柏铭心里更加复杂,只有周天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在他心里,万般手段都不敌一掌天威,打死了什么事都能轻松解决。@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