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当医生那些年 > 第3130章
    从我进入监狱开始,从康雪,马爽,旧监狱长,甘嘉瑜,再到监狱外的林斌,四联集团等等等等,斗了那么多年,早就让我心力交瘁,疲惫不已,早也有过放弃的念头,当然,也有过躲起来放弃的行动,只是,早已身陷入这个大泥潭中,我们谁都不能再做旁观者,除非死了,才能永远做旁观者。

    我们的敌人,不会答应让我们做旁观者,他们不会让我做旁观者。

    监狱以前对我来说是个大战场,后来,监狱成了大战场里边的其中一个小战场,随着权力角逐拉锯,监狱在各大势力手中相互交迭,当我们握着时,女囚们会过好日子,当被敌人抢走,她们便过的惨。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而这样的斗争,如今还要继续下去,望不到出头之日。

    心有感慨,不觉间和高晓宁便多喝了几杯,原本反胃,喝多几杯后,倒是没了那难受感觉。

    高晓宁当然担心未来有一天,监狱还会落入敌人手中,但这些东西,不是我们所能去控制的了的了。

    我只能说,叫她学会去忍受,忍受这一切的欺压,忍过去,再找机会对付。

    当然,她在监狱多年,深谙此道,不用我多废话。

    我问:“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些曾经对付过你们的女囚。”

    她说道:“手下们建议,斩草除根。”

    我呵呵一笑:“意思说全灭。”

    她点头。

    我说道:“死,还是残。”

    她说道:“带头的那五六个,慢慢整死,那些几百个人,也全都要付出代价。”

    她的眼睛里喷出仇恨的火。

    我说道:“看来你们对他们积恨颇深。”

    她说道:“她们把我们的姐妹整得死的死,残的残,你说呢。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我说道:“这样想是对的,但你要顾及我,也要顾及你们自己。不想被这些连累,保不住自己。”

    她说道:“你说得对,我不会直接暴力去报复,我会让人想办法去灭她们,你放心,不会让你受连累,甚至我也不会。”

    她端起酒杯继续喝酒。

    喝着喝着,我看高晓宁看我的眼光不对劲,闪着,色的光芒。

    对,就是色的光芒。

    人在这里关久了,看到一个年轻力壮的异性,肯定起其他心思,人之常情。

    不过,我怎么看高晓宁比以前还漂亮呢,特别是两杯酒下去了之后,脸有点红,全身透着成熟的女性美的光泽,实际上高晓宁本身颜值并不低,身材也是窈窕有致,虽说是个大姐大,但完全不是熊珍珍那种虎背熊腰的人相比的身材类型。

    有颜值,有身材,有魅力,有气质。

    高晓宁。

    不行不行,她可以对我有那种意思,我万万不可对她有那一层意思,否则,我如何对得起身边的人。

    就在我低头间,她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旁后,轻轻坐在了我的腿上,双眸含春看着我。

    我轻轻推她:“别这样,不好。”

    她也不说话,径直就亲上来。

    能说什么呢,还能说什么呢。

    压制的浴望那么多年,早些年遇到我时已然压制不住,再又连续积累多年,情浴堆积,无法释放,本来刚见我时就已燃烧起火,不喝酒清醒时还能压住,当喝了酒时,酒精的作用下让她心中的那把浴火燃烧得更加的旺盛,她再也经受不住,扑了过来。

    我想,这时候的她,应该是几乎没有了理智,全身心受浴望所控制。

    假如发生了什么事,她过后也不会感到什么,但我内心难安,如何对得起身旁的某某某。

    可是,我发现我竟然无法推开高晓宁。

    这也正常,她虽身材窈窕看起来瘦高,但骨头硬,骨子里有着天生不知从何而来的大力气,她能一个人打一群人,我虽然是一个男,可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和她抗衡。

    轻而易举的,我就被高晓宁摁倒在了地上。

    我急忙道:“高晓宁,高晓宁,你醒醒,醒醒!别这样!你这样我可不理你了。”

    说实话,发生点什么事,对我来说也不亏,一个美人在这,身材那么好,颜值高,我有什么吃亏的呢。

    但,真的内心有愧。

    无法反抗,不过我可以叫外边的人进来,但如果外边进来的人看到这境况,恐怕高晓宁不好下台,我也不好下台。

    “高晓宁,你醒醒,你醒醒。”

    我对高晓宁耳边道。

    谁知,在她耳边的说话反倒成吹进了她耳朵里的热风,她更是激烈起来,眼睛里只有原始的野兽的浴望。

    我赶紧挣扎,她摁住我的双手,是的,一只手就能轻易按住我的手,伸手一把抓住我的衣服解开扣子朝着肩膀亲上来。

    好在我学过几下,在她往下时,我突然的抱住她的头用力一拧翻身把她摁倒在下边,然后起身赶紧飞奔逃离出去。

    她大叫一声:“回来,站住!”

    我出门口碰的一声将门关上。

    然后快速走出去外边,对外边徐男等人说一会儿进去把高晓宁带走。

    担心高晓宁跑出来拉着我不雅观,接着急速离开了监狱饭店。

    回到办公室,整个人的心跳还都是十分急促的,不是害怕,不是紧张,反倒是觉得,有种刺激。

    抽了两根烟,这强烈的心跳才慢慢的降了下去。

    门敲了两下,我说请进,徐男推开了门进来,对我道:“已经让人把她送回去了。”

    我问:“她没怎么吧。”

    徐男不知所以:“没啊,怎么了?”

    我说道:“没什么。”

    她说道:“是不是她对你,那什么了。”

    我轻轻点点头。

    她说道:“没办法,关久了。”

    我说道:“你不用帮她说话,我知道的,我能理解,本来没喝酒没什么,后来喝酒了后,她就这样子了。”

    她问:“她想怎么复仇。”

    我说道:“不知道,她说一步一步慢慢来。”

    她说道:“担心报复过度,万一弄出人命,我们不好收场。”

    我说道:“何止不好收场,可能会因此连累遭殃被撤。你多盯着,和她多聊聊,她有什么想法一定要上报。这帮走狗为非作恶,为虎作伥,必须严惩,必须灭,但是怎么灭,这需要技巧,需要手段,不能一下子全部直接打死,麻烦。”

    徐男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准备离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