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战斗在魔法世界 > 第330章 内讧前兆
    即使在今天,有人时常以保持缄默的密约来表示嫉妒,而且它被看作是一门高超的技巧。

    一般说来,如若一个人的名声愈持久,则它来临得愈迟,这已成为通则。大凡所有杰出的功绩都需要时间来展开,它流芳于后世的名声恰如栎树,成长得十分缓慢;那些只能盛极一时的名声,就像一年一枯荣的草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虚名则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龙亦菲摇摇头,说道:“名誉这种东西,就好像锅里的汤一样,也许很美味,但其实一点实际用处也没有,就是自我安慰而已,你居然觉得我会在乎。”

    “那我要是四处去传你的果照呢。”

    “可以啊,可惜,没人看得到的,当然了,曾经有些被我抢了戏的傻女人,也用假图想搞我,你知道的,我还没有说什么,就有无数人兴冲冲的搞死了她,很惨。”

    “好像有点印象,就是突然爆出无数黑料黑图,然后所有的节目和电影都被封杀,直接消失掉的可怜女人,居然是你搞鬼。”

    “不,我想说的是,身为大宗师,或者说当时只是未来大宗师,和一个如此石乐志的女人对打,实在是有失面子的事情。”

    “也对,你去唱歌的事情,确实很让人震惊。”

    “其实就是为了磨练实力,这个时代基本上没有音波系的大宗师,现有的一些音波系宗师前辈留下的手稿也不可能真的都是真理,需要自己感悟,所以,你看,没有什么吧。”

    吕青衣说道:“你确实下了点工夫。”

    “你也一样,何必如此,你身上这件衣服,绝对是世间罕见的神器,如果可以在它的帮助下,走自己的路,那你的宗师之路肯定也很稳,为什么不呢,现在你脱离了这些神器,真实战斗力能有多少?”

    “对不起,这衣服从小就在我身上,脱不下来。”

    “可以不使用。”

    “我为什么不用。”

    “就好像军队里,经常性的会有饥饿周,后勤崩溃周一样,如果不去挑战自己的极限,你就体会不到应有的实力提升啊。”

    “我为什么要去?”

    “因为你好几次提起自己的父母,我想,你父母肯定也是了不起的人物,难道你不想继承他们的事业?”

    “没有事业可以继承。”

    “没有?”

    龙亦菲疑惑道:“说实话,你父母到底是谁,这样的实力,不可能没有名字,你到底有什么冤屈,我帮你伸冤不行吗。”

    “伸冤?你没这个本事。”

    “我可以。”

    “我知道你舅舅是最高院的法官,但他管不了。”

    “管不了?”

    龙亦菲确实有些奇怪。

    吕青衣开始出现的时候,就是一副愤愤不平,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架势。

    这怎么看都是出身不俗,一身神装,肩负血海深仇的女孩子。

    但是,龙亦菲无论怎么找,都没有类似的人物,哪怕询问了无数人物,无数掌握了华国权力核心的大人物,都没有什么记录。

    所以,龙亦菲对吕青衣的来历非常好奇和迟疑。

    到底什么样的家庭出身,才会有这样的女孩子?

    时间只负责流动,不负责育你成长,有时候你脆弱了,或者为自己刚刚做过的一件事情追悔莫及,你想,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都没有长进?难道不应该早就更强大一点吗?

    但是啊,你要知道,时间只负责流动,不负责育你成长。

    时间和事情的发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然而我们总习惯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的价值观,这对时间来说,未免太过自作多情。

    事情就是随机无逻辑发生的,我们在这一过程中的成长,是一个生物对外界的积极反馈,而非苦难的应有之义。

    经历丰富不代表你一定会是个强大的人,只是你有了更多修炼自己,并不断检测反馈的机会而已。苦难并不值得赞誉,在苦难中的自我成长才值得。

    也可能你一辈子平平淡淡,波澜不惊,这也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世界对你不公平,当然也不是它爱你,万物本该如此,也可以不如此,无非如此。

    当你一次次被打击,被颠覆的时候,这种成长是迅速的,如同经历过一次意外车祸、沉船,汶川地震、飓风,人会痛苦的剥落脆弱,快速成长,鲜血淋漓,但痛快彻底。但并不是所有人遇到这种激烈的变化,一定会成长,沉沦的大有人在。

    永远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所知觉,而不是被下意识支配。自控力是人类最高贵的品质之一。这种成长是舒服的,但也是缓慢的,你要耐住性子,如同一整个晚上,等待一杯越南的滴露咖啡,一滴滴灌满一瓶。

    为什么要成长?

    因为这个世界很美好,我想看到更多美好的东西,但如果不成长,思维不拔高,很多风景你看不到。你以为离别一定是难过的,你以为毁灭一定是失去,你以为世界就是你家门口的一块地,你看不出这个世界给你的隐喻。就像阴天的时候坐飞机,不穿过对流层进入平流层,你看不到万丈阳光。

    其实成长有一种副作用,就是虚幻,会让自己觉得自己每个星期都在长大,都在进步,但是真实的机理上来讲,成长只是数量上使得自己发生了变化而已,在本质上是没有质的变化的。所以我们首先阐述下成长和进化的区别。

    成长就是数量的增加,但是本质没有变化。而进化则是本质发生了变化。

    既然知道了成才是无法达成更大的事情,更大的成就的,那么问题就是,如何进化呢?(需要声明的是,成才是个好事情,我们并不是否定成长,而是指出成长的局限性而已,因为自己进化,就是质上已经发生变化后,还是需要在数量上更多的,这个时候不也就是成才了吗,所以千万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成长很重要,只是要发生质变,成长就有局限性了。

    回到生物学上,进化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其实就是自然环境发生了变化,拥有了更适应此刻自然环境的生物就活了下来,他们的这些好的性状也遗传给了后代,而没有更适应此刻自然环境的生物就死亡了,他们要么还没有拥有后代,要么后代即使出生了也因为没有适应环境的性状而灭亡了,整个物种就通过这样的累积而获得了物种进化。比如本来人类的祖先是没有语言的,而能沟通交流的先祖活了下来,因为沟通交流能促进他们之间的协作,而没有沟通交流能力的先祖都灭亡了,所以人类进化出了语言,而有了语言,本质上就和以前的先祖都不一样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只要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做出了破釜沉舟的行动,他个人或者这个组织才能真正的做出特别大的事情,因为他不进化,不想尽和做尽一切事情,他就会死亡。而凡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后路的,都不能真正做出特别大的事情,因为潜意识或者生物性就决定了,他不进化,不想尽和做尽一切事情,他也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回到队伍里面。

    虽然没有龙亦菲主持,多少有些不安,但是在几位训练有素的公务员努力维持,半威逼之下,队伍被重新整顿起来。

    这本身没什么难的,但是却可以看到,几个富二代也开始保守起来,他们也许傲慢,但绝对的足够见识,很快就有人嘀咕了一下,觉得现在安全了,但过一会呢?这事儿的问题,从某人最先觉悟过来,于是要求“让自己先走”开始,个个都一边走着,一边要求,等到打开传送门后,自己先回去的道理。

    这个时候,摆出自己家里多么有地位已经没什么作用了,毕竟你出一个市委的,我出一个省委的,然后再说你那是挂职的闲职,我那是正热乎的中坚。

    至于自己有钱,以及声称自己怀孕了,或者外面有自己怀孕的女朋友,更是毫无作用。

    话不投机之下,这样的讨论就逐渐的越来越没有内涵了。

    话语权这东西,实际上是看情况的。

    如果是和平安静的地球,那么自然可以用比较复杂而多变的样式,互相比拼一下爹。

    比如权力和财富如何衡量什么的。

    话语权本身就是这样玩的嘛。

    话语权不是天赋的,不是自封的,也不是靠别人恩赐的,而是要靠自己争取才能得来的。思想是话语的创新者,为了拥有话语权,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在等级社会中,人的话语权与其所处的位置成正比。地位越高,则话语权越重,甚至他们说过的话还会被奉为金科玉律;而地位低下的人即使有真知灼见,也往往不被承认。

    正因如此,有时候人们为了有力地佐证自己的观点,常常会进行“话语造假”,如杜撰名人名言或历史故事等来支撑自己的主张。

    如果要追溯到话语的起源,那就得从人类的生产和交流活动说起,正是因为生产及交流活动的产生才会催使话语的产生,从一开始,话语也只是为了表现人的思想而作为一种沟通交流的工具。

    在初始阶段,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正如伏尔泰所说的“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由于没有统一的意见,此时的社会十分混乱。

    而后,随着社会不断地进步和发展,话语也开始慢慢地演变成一种具有价值性的工具,人们运用它来表达一定的价值观。

    此种现象开始被意识形态所注意到,渐渐地都有意识地争夺这种有价值的话语权,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往往他们都成功了。因为在历来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世界里,这就决定了谁掌握资源和权利,谁有一定社会地位,就会配备上一定的话语权,且等级越高话语权越重。他们掌握了这些。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话语权在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剥削。弱者永远充满了无力感,只有拥有实力的人才能拥有发声的权利,也只有强大的国家才有强大的国际话语权。

    话语权的意思就是“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不听我的话就把你排出去。人心的侵略欲、占有欲与感化欲同在,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在人类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不管打出的名堂是“金钱与资本”还是“爱与和平”,都包含有观念的入侵和价值观的植入。无论是政府议员还是底层混混,都遵循这个规律,往小一点讲它是某个圈子,某个组织内部的规则,大一点讲,它也是某个地域,社会中普遍适用的法则——话语权的本质,其实就是价值观念的统治,它必定包含而且代表权力,在它统治下的地区,其行事以及言论表达都要符合共识规范。一个街头混混可以给他的小弟灌输自己粗糙的江湖观念,而一个公司的老总,也可以试试当土皇帝的滋味儿。而话语体系的坚固与否,则取决于创制者本人的权力威信是否强大。夏虫不可语冰,底层的规则在上层眼中不值得一提,而一个层级高的组织,永远握有比下属人群更强大的武器。相对的,它也可以将自己的观念向下延伸植入统治区域内的各个角落,而这种影响,在达到一定范围以后,就会自我繁衍,自我传播,不能轻易被撼动。二既然话语权的本质在于价值观,而价值观又回到人的需求,于是再回到老话题上来——群体形态的演化和时代变迁的影响。

    话语权里的生物法则,隐形斗争,要么接受我的观念影响成为我的一部分,要么就被排出去自谋生路。

    从下往上层层递进,占据话语权的总是在最顶端的那一个,价值观的推行也是由上而下层层传递,越接近中心受影响越强,而最远端的联系渐弱,也就容易滋生一些脱离掌控的混乱情况。@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