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一妻当娇 > 第二十二章、臣弟想改嫁
    凤天大陆严格来说没有夫郎回门的规矩,但乔桥作为郡王,是由皇上指婚,是以需要在三天内到皇宫谢恩的。

    因着赵大海生子,女皇特意下令放缓了七天。

    乔桥带着末啼和白玉进宫的清晨,青峰则亲自将洛丞相和他爹送出了城门,玩疯了的洛三郎亦是被洛丞相打包带走,准备回家就给他找个上门妻踏实过日子去。

    使臣团虽早已离开,洛丞相一家却被白姣恩准可以多留几日,算是为了替白玉抢了青峰的妻主一事,给洛家一个交代和歉意。

    洛丞相其实并不在意,毕竟九皇子的小毛病她多少猜测出一些,嫁给乔桥更多是占了个名,而九皇子看似待人疏离,实则宽厚,没有一般皇家子嗣的骄纵和刁蛮,又和青峰都是白凤国人,总能有些共同话题,排解寂寞。

    在临别之际,青峰言简意赅的把或许会跟着妻主离开凤天的事情透露给了洛丞相,洛丞相微惊之外,倒没有阻止和挽留的意思,她的生命中承受了太多太多的身不由己,反而越发想要给孩子们一条自由的道路,便是洛三郎亦然,若他不愿意接受上门妻甚至不愿成亲,他们也是不会强求的。

    只是……

    “万事随缘。”她劝慰道,终是忧心儿子的心思占了上风,将白凤国有关云隧道的一则辛秘悄声告之。

    原来云隧道并非安全无恙的存在。

    几百年前,正巧轮到白凤国派人前往云隧道侦查探索,按理一行人会在半年内从另一个世界返回,可惜时光荏苒,那一次的云隧道之行得来的消息是全军覆没。

    总共十个高手,无声无息的消失,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明白。

    在百年后,待再次察觉到云隧道的出现,白凤国特意跟金凤国换取了进入的资格,方在另一个世界找到关于上一波人马刻意留下的只言片语。

    他们或者说是他,是唯一一个到达另一个世界的幸存者。

    当时云隧道不知为何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两侧流转如梦幻的虚境如暴风雨前奏,瞬间斗转星移,前途的漆黑道路扩散,仿若站在银河之外、宇宙之中,脚下不在是黑乎乎的道路,而是一片虚空。

    这十人虽是武功高手,但不代表每一个都心理素质过硬,当即就有四人人吓得凄厉的喊叫,如无头苍蝇般乱跑起来,结果瞬间被无形的屏障撕的粉碎,还有三人是被这四人撞飞出去,表情陡然定格,悬在半空停止了呼吸。

    剩下的一对兄弟眼睁睁的在幸存者面前消失,随之云隧道的洞口肉眼可见的渐渐缩小到关闭……

    因为百年已过,那幸存者留下的信息已经不算清晰,但隐约可知,他们在云隧道里所待的时间并没有超过规定的半个时辰,甚至可以说是刚进去就产生了异变,之后云隧道并未在半年内重启,所以幸存者也仅仅在另一个世界独活了不到一载,便年迈而亡。

    青峰只问了一句,“那对兄弟可是融合了蛟珠之人?”

    洛丞相沉默点头。

    “那为何非要探索云隧道,明明知其极为危险?”

    “为了蛟珠!”

    青峰眉峰一跳,喉咙异常的干涩,“何意?”

    “据传闻,融合蛟珠之人即便身亡,蛟珠亦是与主共消融,唯独通过另一个世界死去,蛟珠方可剥离,重新认主!”

    青峰忽然想起三凤国不同时期皆各有君主濒临死亡却又洪福齐天转危为安的传闻,当然,随之而来的便是对上位之人的歌功颂德。

    怨不得会一再派人探访云隧道!这是一场阴谋!

    青峰立刻拜别父母弟弟,扯住缰绳,调转马头飞一般的往城内跑去。

    乔桥对一切皆不可知,她正坐于御花园的八角亭内,捧着茶水,听着皇正君和白玉、末啼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不一会儿,女皇驾到的唱音传来,众人起身行礼,非羽上前先将乔桥拉了起来,之后才走到皇正君的旁边落座。

    她身后跟着一身形纤瘦的青年,眉目阴鸷,面色清傲。他看都未看在座之人,简单又不失亲昵的唤了皇正君一句‘皇姐夫’,坐在了女皇的下侧,正对乔桥的位置。

    乔桥垂下眸子,不想和非莫容有任何的视线交流,如今女皇十分看重他,许他和离之后,便是连末啼的西风营都要交到他的手上。

    末啼依旧换了装,唯独能从眼型上看出和女皇有几分相似,倒是非莫容的长相和他的两个兄姐并不相同,若剔除那身阴冷的气质,和李毅就更加的贴近了。

    乔桥不但不愿去看非莫容,连表情都淡了下来。

    其实对李毅她已经释然许多,不过是讨厌非莫容罢了。

    非莫容捧茶的手顿了顿,清傲的眼神幽深如井,平静无波下是隐藏的浓浓恶意,他忽然冷嗤一声,正问皇正君聊什么的非羽立刻侧头看去,语气纵容而无奈,“怎么了毅儿?又有谁惹到你了?”

    蓦地,乔桥抬头,看向目光死死盯着她的非莫容,又很快垂下眸。

    非莫容翘翘嘴角,“皇姐,臣弟想改嫁!”

    “哦?”非羽意味不明的笑道:“前几天朕还提议给你招一个好的妻主,你却不愿,这是看上谁了?哈哈,毅儿,可不许害羞,说出来皇姐替你做主!”她说着,眼睛很明确的瞄到了乔桥身上。

    末啼唇角抿直,总觉得圣上此举别有用意。

    没有哪一朝会有两个皇子嫁给同一个女郎的例子,即便不用皇子与他国联姻也要用婚姻的形势稳定朝堂,就算极为疼宠的也不可能准许兄弟相争。

    跟民间不同,皇室自有威严,必不能给皇子妻一人独大的机会。就像是白玉,他嫁给乔桥还好,若进了宫便彻底断了生育子嗣的可能,这是几国墨守成规的规矩,防止皇权旁落。

    乔桥浑身紧绷,她倒不是自作多情,她是怕非莫容又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听他懒洋洋含着凉意的说:“臣弟觉得清荣郡王挺有趣的,不如嫁给她,还能跟二皇兄联络感情并讨教一下如何管理西风营!”

    他冲着末啼阴恻恻一笑,满是挑衅。@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