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经潜入者 > 010、又来了
    当然,神经元映射插件必须要潜入者的配合才行。因此,那些干脏活儿的野生神经潜入者才没有被灭口杀绝。

    “呵呵,”卫青云冷笑一声:“周老板,你大概不知道吧,这种技术非常的不稳定,传出的信息往往都是乱码,等于没用。”

    “这一点,卫先生请放心,别忘记我也是一名计算机程序高手,我改良了那款软件,成功率很高。”周少贵见事有转机,自信的说道。

    卫青云当即提高了警觉,冷道:“什么?看这意思,周先生是早有准备啊?”

    “不不不,卫先生千万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我也是被逼无奈,昨天晚上连夜优化了那个程序,现在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赌一把,我,我,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不行,周先生,这单买卖您另请高明,您明白我们这行的规矩。”

    “卫先生,你——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周先生说笑了,现在是你周大老板硬要把这断魂索往我脖颈子上套,怎么就成了我见死不救了。”

    “哎,卫先生,卫大侠,你,你还是先听听这个。”

    说完,周少贵拿过手机,打开了刚才的通话录音。

    卫青云装作第一次听见这段对话一样,一脸惊讶,但仍是一口拒绝了周少贵的请求。

    “不行,周老板,您明白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再加一颗三克拉纯钻。”

    卫青云摇摇头。

    “两颗,再加两颗,只要卫先生点头,我这就给您的代理人寄过去,卫先生,我眼下能拿出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卫青云想了一会儿,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问:“有安全密钥吧?”

    “有,有,有,当年我跟老冯一起做的记忆安全锁,互相知道密钥。”

    自从神经潜入技术成熟以来,就诞生了一项新的安全服务,为人们的意识系统加装安全锁——当然,能享受这种服务的都是政要富豪、明星名流,还有学界和科研界的大佬。

    周少贵当即眉开眼笑,为了表示诚意,先去取了两颗三克拉的纯钻,包好,呼叫快递机器人送到了和平饭店,洪天宝收。

    “可以开始了。”目送快递机器人离去,卫青云这才微笑致意。

    地下室里神经潜入设备已经准备就绪,冯意安的大脑也已经接驳完成。

    周少贵嘱咐两名保镖带着卫青云下去,自己则剪好一支雪茄,用长长的火柴慢慢点燃,把身子重重的埋进了沙发里。

    周少贵长出了一口气,捡起桌上的耳机,别在了耳朵上,把刚才的通话录音放了一遍又一遍,嘴角浮现几分得意。

    周少贵此时倒显得颇有耐心,足足过了30多分钟,直到一名保镖上来,他才把雪茄熄掉,小心放回一枚精美的银制雪茄筒里。

    “老板,已经可以了。”

    “好。”

    地下室里,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家伙,见周少贵下来了,微笑着点了点头。

    周少贵回敬一个满意的微笑,径直走向一旁的电脑。

    除了神经潜入所需的专用主机外,还有两台电脑正在紧张忙碌的工作。

    其中一台电脑是“监控终端”,它的作用是显示此刻卫青云正在工作的“画面”,也就是卫青云在冯意安脑海里所“读取”的那份文件。

    另外一台电脑的作用是“转写”,直接把监控所得的“画面”内容,转写入编程软件里。

    这样一来,一旦“读取”完成,整个软件的编写也就完成了。不需要再次誊写。

    周少贵先察看负责“转写”的电脑,读了其中一段代码,结果令他十分满意。

    “老冯啊老冯,你才是神经潜入技术的最大受益者啊,如果不是他们,你这几年辛苦,恐怕只能埋没于你的脑海深处了。”

    周少贵轻轻拍着手掌,走向冯意安的病床边。

    这是一位年近四十岁的男人,多年卧床昏迷,使他看上去更苍老一些,鬓角白发斑斑,身形枯瘦,肤色苍白。

    他的病床,床单,以及他身上蓝白相间条纹的病号服却十分的干净,脸和头发也被收拾的干净利落。

    他的呼吸匀称,眼球在眼皮下有节律的转动着。

    “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如果不加强体能训练的话,最多再支撑一年。”

    穿白大褂的医生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听口音,应该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

    “一年,够了,不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很令我伤心的,他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周少贵轻轻抽出一张湿纸巾,万分怜惜的在冯意安憔悴的脸上擦拭起来。

    气氛有些暧昧,这样的情形哪里像是知己,更像是在照料自己的情人。

    “那我呢?”医生有些麻木的问道。

    “呵呵,”周少贵直起身来,扶了扶镜腿儿,优雅的回道:“你这样问,不但侮辱了我的智商,更侮辱了你自己的头脑。”

    “你都知道了?”医生的脸色同样苍白,有些诧异的问道。

    周少贵笑着点点头。

    “那我还能站在这里同你说话,真是该好好谢谢你呢。”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只要那些东西你藏得好好的,别被除你之外的第二个人找到,我们都可以幸福的安享晚年。”

    周少贵眼神冷冽,充满了警示的意味。

    “老板,有情况。”一名保镖指着“监控终端”的电脑屏幕说道。

    原本一行行不断呈现的代码,此刻变得十分紊乱。

    “又来了。”

    周少贵沮丧的说道,赶紧关闭了另一台电脑上的“转写”程序。

    “要不要给他打镇静剂?”大夫谨慎的问道,他指的是给卫青云打镇静剂。

    “不用,不是他这边的问题,卫青云是高手,这么久才出现这种情况,说明他的确有两下子,等等看吧。”

    等待的结果更令人沮丧,“监控终端”上呈现的画面已经完全是乱码。

    又过了一会儿,就连画面都消失了。

    “怎么回事?”保镖和医生都尖叫起来。

    “是卫青云,他在里边摘掉了神经元映射器的摄像头。”

    “摄像头?他带了个摄像头进到冯意安的脑袋里?”一个保镖傻傻的问道。

    “只是个比喻,神经元映射程序会在卫青云的意识里形成一个摄像头一样的工具,当然不是现实里的摄像头。”

    周少贵沉着的说道。

    “他这是在做什么?”连白大褂都有些困惑。

    “不用慌,神经元映射插件的微电流会影响老冯的大脑运作,刚才的混乱可能就是那股电流刺激下导致的,他这样做,是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

    “你就这么肯定?”医生有些怀疑周少贵的判断。

    “我倒是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太高估你了,小林光阁下。”

    周少贵轻蔑的望着白大褂,冷冷的说道。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