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经潜入者 > 012、奇怪的双重人格
    是卫青云。

    随着他缓步而上的,还有他一身凌冽的杀气。

    周少贵为之一震,随即摆出一副笑脸来:“啊,卫先生,怎样?工作完成了?”

    “还没有。”卫青云冷冷的说道。

    “哦,是吗,是有些问题,可能长期遭遇软禁的原因,老冯的精神好像是出了点问题。”

    “好像是这样。”卫青云说着,走到周少贵的对面坐了下来。

    “辛苦卫先生了,请您休息一下,我们再开始工作吧。”

    说着,周少贵把一个糖果盘送到卫青云跟前,又殷勤的为他倒了一杯温水。

    卫青云剥开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

    “你不问一下,他们怎么样了吗?”卫青云笑道。

    “他们?哦,是啊,他们在下边照料老冯吗?”周少贵假意笑道。

    “没有,我把他们捆起来了。”

    卫青云说着,眸子里迸发出一道凛冽的寒光。

    “哈哈哈哈,那又怎么样呢?”周少贵忽然一声低沉的狞笑,嚣张的回敬:“你们这些所谓正人君子,都是一样的蠢货。”

    他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卫青云的心脏。

    一个半小时之前。

    卫青云在两名保镖的带领下,来到了地下一层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里。

    卫青云随意的四下看了看。

    按照周少贵的说法,这间地下室是为了冯意安专门打造的,两个月前警方在公海一条船上发现了已经成为植物人的冯意安。

    虽然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床具、床上用品也浆洗的很干净,然而质量再好的被单、被罩,洗久了也会留下痕迹,洗的再干净,也和新的不同。

    而且这里的种种设备,对于临时性神经潜入来说,也太专业了,自己做了这么多年,也不过偶尔几次会全部用到这些设备。

    除非——

    “卫先生,可以开始了吗?”一名保镖说话,打断了卫青云的思绪。

    “等我五分钟,我熟悉一下环境。”

    卫青云说着,冲保镖和一旁照顾冯意安的白大褂笑了笑。

    白大褂没有说话,只是点头微笑致意。

    他的脸色苍白,似乎久在密闭的环境中工作。

    卫青云很准时,5分钟后自己躺在了另一张病床上。

    “我们这就启动神经潜入设备,另外两台电脑是神经元映射插件的功能电脑。”一名保镖交代了两句。

    卫青云首先来到冯意安的神经元界,这里就好像一户人家的大门外一样。

    那些名流富豪,往往会在这一层设置安全锁。

    卫青云看到的画面,是一颗大脑悬浮在无垠的太空之中,一面巨大的透明的水晶墙隔在大脑和卫青云的中间。

    很漂亮。

    做成这样,当初一定花了不少钱,是一流高手的手笔。

    卫青云把手掌平放在水晶墙上,眼前景象再变,墙上出现一个天空蓝色的水晶键盘。

    卫青云依次输入密码,水晶墙消失了。

    卫青云朝着那颗悬浮于银河群星之间的大脑游了过去。

    粉红色的大脑有节律的跳动着,表面浮着一层淡蓝色的荧光,十分的温和柔软。

    卫青云集中注意力,为自己做了一件安全潜入衣——因为是深度潜入,对方又是一个高智商的脑力工作者,思想、阅历极为丰富,他的记忆、意识、潜意识都具有很强大的感染力,需要安全潜入衣来保护自己。

    当然,和普通的衣服不同,它更像是一层薄膜,覆盖了卫青云全身。

    当卫青云接近那颗“脑”时,才发现它是那么的巨大,足足有一栋三层别墅那么宏伟。

    卫青云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包裹着“大脑”的那层蓝色光膜,是安全的。

    随即,把手指插了进去,慢慢向下划开,当划开的口子足够大时,卫青云一个猛子钻了进去。

    “嗡——”

    卫青云的脑子一懵,身体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疯狂的打着转。

    他失控了。

    啪——啪——

    哐——咣啷——

    不断有东西互相撞击着,甚至有些东西砸在了他的身上,打在了他的脸上。

    虽然这里是冯意安的意识世界,种种打击带给卫青云的痛觉却是真实的。

    “操,”卫青云心中暗惊“意识风暴?怎么回事?从外边看,他的情绪非常平和才对。”

    有一张巨大的桌子朝卫青云撞过来,他顺势把身子贴在了桌子上,随着桌子不断翻滚着——

    不对,是冯意安的意识出了问题,通常来说这个空间就是他的记忆宫殿了,然而他意识中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方向感,就好像在失重的太空里一样,上下左右东南西北的方位感全都消失了。

    卫青云贴在那张桌子上,不断踢开、拨开迎面砸来的种种物体。

    有电脑、有书本、有花瓶儿、有餐桌,甚至还有各种凌乱的碗筷、纸片。

    还有巨大的水泥墙体、玻璃也在缓缓的移动。

    卫青云找准借力点,几个跳跃蹿上了一面水泥墙,这些水泥墙体的运动速度很慢,依附在上面感觉舒服多了。

    真是奇怪,不像是意识潮汐和意识风暴,这些物体的运动毫无规律可言。

    好像有什么力量在把这些东西挪来挪去,却又漫无目的,就好像两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在玩具箱里抢玩具一样,这样也拿,那样也拿,就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多重人格?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

    多重人格者的意识世界简直是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怎么会这样?

    操,洪天宝给他的《潜入目标问询清单》里是有这个问题的,明明问了冯意安是否多重人格?有无精神病史?

    周少贵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不是多重人格,没有精神病史。

    可是这种情况,明显是双重人格或者多重人格才会有的意识现象。

    当一个多重人格者,由某一人格向另一人格过度的时候,他所有的人格都会短暂的觉醒,不断的争抢大脑中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记忆和意识。

    幸运的是,冯意安的两个人格,性格都是温柔宽和的,这些物体的运动速度比较缓慢,还不至于会对自己造成多大伤害。

    必须给他实施催眠才行,让他的两个人格都稳定下来。

    想到这里,卫青云调到了意识世界的边缘,踩住一张桌子借力跃起,撕开了那层淡蓝色的光膜。

    卫青云退了出来,仍旧回到冯意安的神经元界。

    浩瀚的宇宙不知尽头,宏伟的粉红色的大脑犹如一座宫殿*肃穆,任谁也不会想到里边的世界,竟然是那么波光诡谲。

    卫青云把双手没入淡蓝色光膜里,直接触碰到“大脑”的表面,以温柔的按摩手法和微弱的生物电流,为“它”催眠。

    五分钟后,卫青云再次拨开了那层笼罩在冯意安意识宫殿之外的薄膜,里面已经稳定下来。

    卫青云再次进入,让自己的身体缓缓坠落下去。

    这是一栋湖边别墅,门前是一泓碧绿的湖水。

    建筑风格深受赖特和迈耶的影响,建筑主体由三个长方形的白色水泥盒子组成,除了承重墙等部分,都大量使用了玻璃。

    别墅隐在几株高大茂盛的大榕树树荫里,深深的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

    奇怪,怎么只有一座记忆宫殿,如果是双重人格的话,应该是两座记忆宫殿才对。

    卫青云站在广袤的湖面上,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好奇和冲动,如果自己的情绪波动太大,可能会再次引发对方的意识混乱。

    这座别墅倒是周少贵提供的资料一致,是冯意安自己的家宅。

    可能是冯意安太喜欢自己家的那片湖了,所以在他的意识中,这片湖变得无比广袤,整栋建筑和花园就好像浮在大海上一样。

    天水一色,湖中白色的建筑倒影、树影相映成趣。

    卫青云轻轻踩过水面,来到冯意安家的草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物的味道。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