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005章:是死去的娘打的!
    魏华音不管,继续哭道,“那个女人半夜里到我屋里干啥?闩着门那个女人咋进来的?她手里还拿着镰刀!肯定是想杀我的!她就是看我不顺眼,面上装着对我好,背地里就想趁着机会除掉我!”

    听到这,樊氏脸色就变了变,“还拿着镰刀?”以柳氏那软弱的性子,生怕做了恶毒后娘,好的都紧着音姑,能会干出那种事?

    “我说过多少次你们都不信我!她就是面上装着好,背地里恨不得我死呢!昨天我快被打死,她一点都没拦着,脸上的巴掌印自己打的!我被打吐血,在院子里一大块,你们都没看见!是被清理掉了!她昨儿个说我让买的肉,我一片都吃到,她假惺惺的夹着一片肉过来,等我伸出碗接,就掉在了地上,还踩了一脚!”魏华音说着,眼泪不住的往下掉。不知道是她自己戏也多,还是这个身体的情绪在哭。

    樊氏心里就忍不住怀疑起来,因为昨儿翠姑叫了好一会才给她们打开门,而挪动音姑的时候,院子里放着一盆水一个水桶。她这会往院子里看,已经没有了,地上也看不出啥来了。

    可柳凤娟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还回来打柳氏一顿?把柳氏打成那个样子?这事儿太玄乎了,能是真的?

    不过让她相信是魏华音打的她也更不相信,昨儿个那伤她可是见了,整个背上腰上血肉模糊,起都起不来!

    “别瞎说瞎喊的!我先过去看看!”樊氏瞪了她一眼。

    魏华音擦擦眼泪,“叫我大姐回来吧!我连碗水,连碗汤喝不到!端过来再给我打翻了!”

    樊氏看了眼地上还没有收拾的面糊糊印子,又想到二房如今一下子三个伤的病的,也是不行,叹了口气,“我让人去给你大姐稍个信儿!”

    “嗯!”魏华音松口气。这家里的老大魏华玉自娘亲去世,一手带大魏音姑,对她疼到骨子里,那才是真的啥好东西都不舍得往自己嘴里放,都给这个自幼没有娘疼的小妹!魏音姑能吃一身的肥肉,起码有一半功劳是这个大姐的!

    有魏华玉回来看着,柳氏又被她打倒下了,魏柔娘装柔弱可怜绝不会起来做一家人的饭,她的药和饭菜都不会再有人碰!起码暂时不用担心会被人害了小命了!

    魏郎中是男人,又只四十来岁,也只给柳氏把把脉,开了药,上药包扎是肯定不会。已经请了他来,也不好再去请顾郎中和卫氏夫妻,这活儿就落在樊氏身上。

    给柳氏上了药包扎起来,又扎了针,柳氏清醒过来,惊恐的叫,“啊啊啊……”

    “凤云!?凤云!?别怕!没事了!”魏秀才连忙温情的扶住她。

    柳氏看到他,大哭出声。

    魏秀才安抚了几句,问她,“凤云!是谁打的你?”

    柳氏两眼含泪张口就想说是魏音姑。

    樊氏在一旁也问,“你半夜里到音姑屋里干啥去了?还拿着镰刀!?”

    柳氏心中一瘆,想到她开门时发现门被从里面闩住,就拿镰刀别开的,眸光飞快的闪了下,就哭着道,“我没有看见是谁打的我!我起夜听到音姑疼的直哼哼,就想偷偷给她煮俩鸡蛋吃!谁知道……”

    根本没有回樊氏的话,避重就轻的说她为了煮鸡蛋给魏华音的,是好心的!而魏华音疼的直哼哼,肯定也是醒着的!

    樊氏有点摸不清俩人谁说谎,但她半夜去音姑屋里,带镰刀的事肯定是真的,二儿子听她这么问都没反驳。这就有点让樊氏心里警惕起来。后娘多少都恶毒,但真要弄死继子继女,杀了人命,那就不是人了!

    柳氏察觉她警惕探索的眼神,没有多理会,一直哭,喊身上疼,脖子疼,头也疼,然后两眼一翻,又昏死了过去。

    “郎中!郎中快看看!凤云这是咋了?”魏秀才连忙着急道。

    魏郎中看过,“可能是伤的太重,又受了惊吓,开了药你们熬上吧!三天后再换药!”

    魏柔娘的屋里,听到柳氏被打伤重,昏迷过去,哭的不能自已,撑着起来要看柳氏。

    魏二郎在一旁扶着她,看她巴掌小脸苍白苍白的,两眼红着流着泪,都快心疼死了,“柔妹!你还伤着,快别起来了!”

    可是魏柔娘不放心,也要刷刷委屈,扶着他过来看柳氏,一见柳氏那染血的衣裳,“娘!”差点哭死过去。

    魏华音面无表情。

    樊氏过来是看到。

    她幽幽一句,“这才是亲的。”

    樊氏叹了口气,出去让赶集的人给魏华玉稍个信儿,早饭就帮着二房做了。

    肉,昨晚是已经吃完了。

    鸡蛋柳氏也藏了起来,她昏迷着,樊氏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一个鸡蛋。

    樊氏问了魏二郎,也没问出来,只好让他去大房借几个,她在大房喂了十几只母鸡。

    魏二郎到了大房,把话一说。

    张氏也惊讶万分,“柳氏被莫名打的昏迷了?是谁打的?”

    魏二郎吭哧半天,也没说出来。

    翠姑立马问,“肯定不是音姑打的吧!?她都爬不起来了!”

    魏二郎脸色难看,没有说是魏华音干的。

    张氏纵然心里再不情愿,但婆婆说的话,鸡又是她照料寻摸着东西养的,她说要借,也不敢不给,拿了四个鸡蛋给魏二郎。

    “多谢大伯娘!”魏二郎谢多,拿着鸡蛋连忙回家。

    翠姑撇撇嘴,“这鸡蛋肯定都进他后娘和柔妹的嘴里了!音姑肯定吃不到一点!”

    看她偷揣个鸡蛋,张氏瞪眼,“你奶奶在那,哪可能会吃不到?!你给我老实把鸡蛋吃了!不许跑过去!”

    翠姑看她发现了,只得噘着嘴把鸡蛋拿出来,剥好了咬一口。

    魏老大看着就劝道,“都是亲姊妹,翠姑跟音姑玩的好一个鸡蛋有啥了!再说她也没少吃玉姑的东西!”

    想到魏华玉听到这个宝贝妹妹伤重肯定会跑回来,还会把婆家的好东西都拉拔一堆,张氏眼神闪了闪,抿了嘴无可奈何道,“算了算了!去送吧!猴八百年也吃不胖你!”

    翠姑笑着拿起咬了两小口的鸡蛋就跑出去。

    “音姑!音姑!”她咋咋呼呼跑进来,直冲魏华音厢房。

    听到她来,魏华音睁开眼。她昨夜疼的又要揍柳氏,伤口也裂开了,实在没睡多少。

    翠姑献宝似的拿出鸡蛋,“给!被我娘发现了我就咬了两小口,我爹说了话,我赶紧拿来给你了!你吃了鸡蛋肯定好的快一点!”

    看她一双清纯的大眼睛,魏华音心里微动,目光落在那个剥皮儿的鸡蛋上,还不太干净,拿着鸡蛋的手指甲缝里都是灰。这要放现代,她肯定不吃!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