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木叶之次元聊天群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蝴蝶忍的狩猎!
    正文

    “这……这个女人是什么情况?开……开玩笑的吧?她一刀就把五个鬼全部杀了?还……还有一位下弦大人,也被她一刀解决了?怎么可能?我……我是在做梦吗?鬼还会做梦吗?”

    夜晚,繁星点点,今天的夜色并不是特别的昏暗,月光透过树枝上的那些树叶的缝隙,照在了遍布雪霜的地面上。e

    蝴蝶忍踩着一对白色的小靴子,靴子带着些许的紫色裙边。

    与鬼杀队的那种鞋子不同,蝴蝶忍在修炼了一段时间后……

    总觉得鬼杀队的那种鞋子,战斗起来非常的不方便。

    地面上一片白雪皑皑,但蝴蝶忍穿的衣服并不是特别厚实,一对平静的目光注视着眼前那只瑟瑟发抖的鬼,很显然,她也听见了那只鬼颤抖嘟嘟囔囔的声音。

    自己杀死了一只下弦鬼?蝴蝶忍愣了愣,她还以为自己只是杀了一些小喽啰,毕竟看起来一个比一个还要弱。

    噢对了,那五只鬼当中,好像有一只,还算是有点反抗能力。

    但是还是被她一刀解决了,非常的干脆果断。

    蝴蝶忍秀眉微微蹙起,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群鬼,结果一不小心把对面的老大给干掉了。

    那么就剩下这最后的一只鬼,能够从它的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吗?

    如果有一个外人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

    地面上,遍布一滴又一滴猩红的血液。

    这些血液病不是蝴蝶忍身上的血,而是被她击杀的那些鬼身上的血。

    至于鬼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这一点估计目前是难以解释得了。

    可能是《鬼灭之刃》世界的鬼,稍微比较特殊的原因。

    这些鬼,就好像吸血鬼一样。

    可惜血鬼的设定比较相似。

    如果被自己杀死的那五个鬼当中,有一个是下弦之鬼,并且自己还没感觉到对方有多么强大,甚至感觉不到对方有什么样的实力,那就是代表着自己的实力,真的已经是突飞猛进。

    蝴蝶忍语气清冷,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知道那些上弦之月的下落吗?”

    被蝴蝶忍给镇住的那只鬼,一张丑陋的脸上写满了惊惧之色。

    很难想象,一只鬼的脸上,居然会露出这种表情。

    很难想象一个人类,居然能够给一只鬼,带来如此之大的惊吓。

    并且那个人类还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女生。

    蝴蝶忍今年的年龄仅仅只有18岁,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年轻,就成为了虫柱?别问,问就是设定!鸣人不也十几岁的时候就拯救忍界吗?

    可偏偏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一只鬼被一个活人吓成这样。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恐怕没有几个人相信。

    “上……上……上弦之月?”被蝴蝶忍问话的那只鬼,很显然被蝴蝶忍的声音吓了一跳,它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急忙往后退了几米,与蝴蝶忍这种危险分子拉开一段距离。

    但是它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心思,因为内心中的“逼数”告诉它,想逃跑是不可能的。

    如果能够逃跑的话,它的老大,下弦之叁,就不会死的那么难看了。

    “我我我……大……大人!小的,小的自从从人类变成鬼以来,就从来没有见过上弦之月的那些大人们。小的……小的顶多,顶多只见过下弦之贰的辘轳大人。”

    在面临这种极端的恐惧之下,这只鬼将一切自己知道的东西,以一种极快的语速,全部都说了出来。

    “那是下弦之叁……也,也就是我的老大,当时去见辘轳大人的时候,它带着小的一起过去了。”

    看着蝴蝶忍那毫无波动的表情,这只鬼被吓的更加瑟瑟发抖。

    “我,我知道的,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

    听完了这只鬼颤抖而又别扭的语气后,蝴蝶忍歪了歪脑袋,一只手捏着一并造型奇特的刀,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就知道这些了?就这?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要是回答我,我就可以放你一马,留你一条活路。”

    “啊?”这只被吓得几乎都要缩成一团的鬼,脸上写满了惊讶之色“真……真的?大人,您……您真的可以放小的一马?”

    “真的!”蝴蝶忍不可置否的微微一笑,精致的面容上都是真诚之色。

    紧接着,蝴蝶忍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既然你见过下弦之贰,那么你应该知道它在哪吧?说出它的地址,我就可以放你一马。”

    “辘轳大人……辘轳大人它,它在这座山的东边的方向,以一个普通人不眠不休的速度,大概走三到四天的路程,就……就到了。”

    这只鬼很显然没有什么节操,也没有什么不出卖队友的那种想法。

    在它的眼里,只要自己能够活着,别说是出卖队友了。

    就算是让它给眼前这位大人跪下磕响头。

    磕个几百个,甚至几千个响头……

    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啊!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啊!

    “原来如此!”蝴蝶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些许和善的笑容,她说道“既然你已经回答了我最后的一个问题,那我可以放你走了,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听到了蝴蝶忍的话语之后,这只满头冷汗一脸怂样的鬼,整只鬼就好像是如释重负一般。

    正当它同等的雪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它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然后就摸到了奇怪的液体。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它一愣“血?”

    紧接着它发现自己的视线,好像在不受控制地倾斜。

    一颗硕大的脑袋,就这样滑落了下去。

    血液溅红了下面的一大片雪地。

    就如同那一张白色宣纸当中,点缀了一朵又一朵的红梅。

    看起来极其的妖艳异常。

    无比的引人瞩目。

    “刚才忘了跟你说了,我并不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特别是在鬼面前。”在这只鬼即将就要化为灰烬之前,蝴蝶忍面带微笑的补充了一句,似乎是要杀鬼诛心一般。

    平静的目光看着雪地上的点点血液,蝴蝶忍微微一叹“失误了呀!”

    她一开始是准备抓一只下弦之鬼,然后问它鬼舞辻无惨的下落。

    结果没想到,那只下弦之鬼,被她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喽啰,然后一刀枭首了。

    这也是无法预料的事情,毕竟她没想到下弦之鬼,而且还是下弦之叁,实力居然能够弱到这种地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