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聊斋之问道长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算计
    不难看出,他们眼前的阵法禁制跟方才最外层的乃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不过,相较于最外层的阵法禁制,眼前的这处显然要复杂许多,但也仅此而已,他们又不通阵法之道,动用蛮力破除的话,对他来说并无太大差别,无非就是多用几分力。

    “看来这里就是那摩罗教的老巢了。”琉勉顿时眼前一亮,虽然眼前这阵法禁制有些棘手,但在他们几人的合力之下,将其破除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毕竟,这跟外面的阵法禁制看起来如出一辙。

    更何况,青牛在此道之上也有着非凡的见解。

    想到这里,琉勉紧接着又问道:“青牛道友,不知你对此可有良策?”

    青牛沉默少许,这才解释道:“虽然二者看似有异曲同工之妙,实则千差万别,方才我们遭遇的乃是一种困阵,而此处布下的阵法禁制,却是一处隔绝禁制,就算将周围的地势完全改变,也影响不到阵法正常运转,不过,这阵法要破除起来,却比方才的困阵要简单许多。”

    琉勉有些不解其意:“这是何故?”

    他有些听糊涂了,既然此处的阵法禁制比之先前复杂许多,那为何破除起来,却要比困阵容易呢?

    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青牛又耐着性子解释道:“虽然方才的困阵不如此处精妙,但此处却不像困阵那般无迹可寻,这隔绝禁制就犹如一层坚硬的外壳,我们接下来只需将其击碎,这隔绝禁制自然也就破了。”

    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没有全力以赴,对方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她跟对方的差距就犹如一滴水跟汪洋大海一般渺小至极。

    最关键的是对方竟有着四人,单凭琉勉一人便已经让她忍不住叫苦不迭了,在对方四人的围攻之下,她还岂有活路?

    俗话说得好,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对方能够一起前来,只怕实力相差无几。

    “我与诸位素昧平生,无冤无仇,几位不由分说便拳脚相向,就算是我们真有仇怨,也请几位直言,让我死个明白。”贾夫人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几人,似乎想要从记忆之中搜寻出他们的来历,这件事情误会的可能性不大,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他们无冤无仇,对方究竟是所为何来?

    除此之外,对方未免也太看得起她了吧?

    她何德何能,竟能让这几位神秘强者虎视眈眈?

    至于应对之策,她已经快要绞尽脑汁了,可是却并无良策,在绝对实力的压制之下,她的一切反抗都不过只是徒劳,但她却不能坐以待毙,哪怕还有一线生机,她都务必尽力而为之,哪怕最后功亏一篑,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你是邪,我们是正,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我们要对付你,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琉勉冷笑一声,他没有立即表明身份,对方就犹如案板上的鱼肉,他倒也不急于一时,留着对方乃是为了顺藤摸瓜,揪出幕后的主使,还有其中内情,哪怕是明知此事跟摩罗教有关联,但有关于摩罗教的一切,他同样也只是一知半解。

    他心中的满腔怒火,可不是就凭区区一个贾夫人便能够熄灭的,哪怕这背后的牵连甚大,他也绝不会皱一个眉头。

    “几位前辈,我乃是镇北侯之妻,已有数年不曾离开这侯府,我想这其中或许有着什么误会,前辈可切莫误信谗言。”贾夫人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

    难道对方是雁北朝廷派来的?

    但她紧接着又将这个念头否决,雁北朝廷不过是一个凡俗势力,异人府就算有些实力,但也不过尔尔,眼前这几位强者,她虽然一个都看不透,但她多少还是有些眼见的,这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她只在教主的身上见识过。

    不过,并不排除对方乃是受到了雁北朝廷的“蒙蔽”,她思来想去,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了。

    “你继续说。”琉勉面无表情,他倒要看看对方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就算是拖延时间又如何,他又有何惧之有。

    换句话说,那幕后之人来了更好,倒是能够为他省不少麻烦。

    贾夫人怔了一下,当即便醒悟过来,对方分明是给了她一个解释的机会,接下来是生是死,可就全看她究竟能否把握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了。

    易安没有劝阻,如果没有青牛坐镇,眼下最明智的选择,无疑是以免夜长梦多,尽快了结此事,就凭琉勉的实力,那贾夫人不肯配合又如何,他们自有办法让对方开口,但凡事没有如果,现在的事实就是他们胜券在握。

    这个想法,倒是跟琉勉不谋而合,只是他们的依仗有所不同,琉勉的自信乃是源于自身,易安却是依仗于青牛。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前辈之所以前来,应该是受到了雁北朝廷的蒙蔽。”贾夫人愤慨的说道。

    话落,她又忙用余光扫视了一眼琉勉,看对方脸上并无波澜,心里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对方没有反驳,这就说明她猜对了,并且对方心里应该多少相信了几分他的话,接下来只需要谋取对方的信任,她的危机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如果能够离间这几位强者跟雁北朝廷的关系,甚至引起二者之间的矛盾,那可就是意外之喜了,只是这件事情也她的心里也颇为没底。

    琉勉并未回应,似乎是在等着她继续把话讲下去,贾夫人平复了一下忐忑不安的情绪,这才紧跟着解释道:

    “前辈有所不知,雁北朝廷狼子野心,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只是因为忌惮家夫手中的兵权,这才迟迟没有动手。”

    不等琉勉回应,易安冷冷的说道:“你自己方才也说了,你不过是一个深宅贵妇,雁北朝廷总不会平白无故与你为难吧?”

    对方的这个理由,实在有些显得粗劣,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都完全站不住脚,镇北侯可是陛下手中为数不多的兵权之一,一旦激怒了镇北侯,导致双方关系破碎,那带来的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