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召唤萌战记 > 正文 第三三二章 玄门中人
    一对年轻男女从电梯中走出来,吸引了王乐的注意力。

    放眼望过去,王乐发现那男子长得相当普通,就一路人脸,而那名年轻女子却长得非常灵气,有一种出尘的气质,按照乐道尔游戏的魅力值评分俨然有着16点魅力值的高分。

    这两人看上去都是十七八岁的年龄。

    最重要的是他两的右手并没有遮掩,上面并没有乐道尔游戏的游戏烙印,换句话来说他们并不是游戏者。

    而他们身上都穿着便服,依照年龄显然也不会是警方的人。

    “你们是凑热闹还是走错路的?”

    嘴上虽然这样调侃着,但是王乐已经提防起两人了,毕竟警方已经将整栋酒店包围,王乐可不认为普通人现在还能够上来这儿呢。

    “这些警察都是你们杀的?”从电梯中走出来,那个灵气逼人的年轻女子看到一地的警察尸体,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没有理会王乐那调侃似的发问,喝问王乐。

    而她旁边的那位男生脸色苍白,显然被眼前堆满尸体宛如地狱的场景吓得够呛。

    “无视我的问题吗?呵,不过告诉你也没什么,的确是我做的。”王乐毫无压力地就承认了,然后拍了拍自己指了指正靠着墙边的两名学生妹。

    “你们也是来救这两个家伙的吧?”

    那年轻男子听到王乐的话视线望过去,看清楚孟欣欣还有徐晓敏的容貌后脸色陡然一变,看清他脸色变化的王乐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呵,动手!”王乐毫无前兆地一喝。

    铃女身影一闪出现在年轻男子的身后,苦无削向他的脖子。

    “灵气出乾,入震位!”

    年轻男子生死关头之下猛然一喝,紧接着他黝黑的双眼蒙上了一层带着淡紫色的雷电之力。

    眼中电光一闪,铃女所在位置的上方竟然有一束雷电以万钧之势劈了下来!

    砰!!

    “好痛!!”察觉到不妥,铃女立即一蹬腿后退。然而雷电劈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还是打到了她穿着木屐的脚掌。

    当即铃女的全身就传来了一阵火烧一般的麻痹感,浑身褐肤也变得稍显焦黑,如同炭烧过一般,蓝色长发也被电焦了一点……

    不过150点的力量毕竟不是吃素的,而且她避开了大部分的雷击,铃女终究略显狼狈的退回到了王乐的身前。

    “雷击能力?”王乐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狼狈的专属女忍。又看了看年轻男子身旁那被雷电劈出的一个深坑,,愕然不已。

    这些家伙不是游戏者却能够放出雷击能力,而且似乎颇为不弱,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不成这个世界真的有所谓的‘修真界、超能力者之类的里世界’不成?

    “铃女,没事吧?”思绪千转。王乐向铃女问道。

    “没大问题,就是骚骚麻麻的不太习惯。”全身因为雷击带的麻痹效果而微微颤抖着的铃女回答。

    “铃女还是第一次看见能够徒手释放雷击的人呢!”铃女没有因为被伤到而气馁,反而略带兴奋地说道。

    她身上的伤已经开始恢复了。

    “跟着乐乐果然会遇到好多好玩的东西,忍忍忍!!”

    刚刚的警察实力太弱,铃女甚至连两层力都用不着就能将他们如同斩瓜切菜一般杀掉,所以面对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些轻敌了。

    而现在铃女则是被挑起了战意。

    “一句话不说就卑鄙无耻地偷袭,而且造成了如此残酷的杀孽。果然是魔头!易扬,不能够让他再放肆下去!”

    那名灵气女子看见自己的同伴被偷袭,为铃女所展示出来的速度吃惊的同时,愈发断定了面前这些“犯罪分子”绝对不是普通人,气愤不已地说道。

    “桃木剑,现!”

    一块白色的符纸被她从拿到手上,紧接着变化为一柄0.7米长的桃木剑。

    然后向着王乐冲了过去。

    王乐看了一阵一阵惊奇,以身体发动雷击。将符纸变化成桃木剑,这两种奇异的手段已经让王乐肯定眼前两个家伙并不是普通人了。

    王乐对这一对年轻男女燃气了强烈的好奇心!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他们背后所代表着的势力。

    一个念头充斥着他的脑海,再也停息不了:

    莫非之前自己所认识的这个现实世界并不如同自己所想象中那般简单?

    “雷电之力,去!”而这个时候那名被灵气女子称为易扬的男子则是因为自己险些丧命的恐惧感所激起的怒气的带动下对铃女乘胜追击。

    雷鸣之声作响,比刚刚那劈向铃女的雷电要弱上两筹的雷电之力酝酿着。

    然而就在雷击降下的时候,一直待命的战姬挥动薙刀使出了【激流百华葬】!蓝色的【斗气】覆盖薙刀,被战姬操纵着连续突刺化为幕墙将这雷击牢牢挡住了。

    “……。”一言不发的上杉谦信。挡在王乐的身前,【无毁之湖光】从头上劈下,声势和速度完全超出了那灵气逼人的女子的想象。

    仓促间用桃木剑格挡,不过两把兵器只是一碰撞。桃木剑就已经呈现出裂痕!

    看见这情况,灵气女子眼瞳紧缩。

    慌忙随手向上杉谦信洒出一大片的小星星。

    “轰轰轰!!”大片的雷光、火光凭空出现,在上杉谦信身前爆炸。

    只是因为距离得太近,连身为施术者本人的灵气女子都被波及,不过爆炸的威力全被女子身前突然显然出一浸神秘护膜将爆炸给挡在了外面。

    “小萱,你没事吧!?”叫易扬的年轻男子看见灵气女子的身影被火光雷光的声势掩盖,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你自己小心,他们很不简单!!危险程度比起八级的妖魅还要厉害很多!”

    男子听完女子的话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回应,便感觉到身体前方和后方一阵急风袭来!

    赫然是铃女以及战姬!

    “灵气出乾,入离位!”情急之下,他慌忙喝道,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一阵火墙冉冉自他的身周升起!

    战姬和铃女不再轻视青年,她们那高达150点的敏捷值是何等的速度。在火焰升起之前就来到叫易扬的年轻人的身前,薙刀尾端顶在他肚子上,铃女的手更是往他的后脑一劈。

    立即将让这个男子昏迷掉了。

    这还是因为王乐刚刚让她们留活口的结果,不然的话估计现在的这名男生已经变成了死尸。

    s级别的上杉谦信,近战能力可以说是王乐的手下中拔尖的,举手投足间凝练的斗气覆盖在她的身体表面早已是她的本能。

    承受了被男子称为小萱的女子的一击玄妙灿烂的攻击,上杉谦信毫发无损。挥舞着【无毁之湖光】眨眼间将对方的桃木剑劈碎。

    “喝!!”连续几道斩击之下,连女子身前自动护主的结界也光芒一暗,被打破了,上杉谦信动作行云流水,瞬间近身,剑柄殴在女子的腹部。也将她打晕了。

    “看来对方是不会过来了……也好,找个地方好好将这两个人审问一下。”

    看着宠物们带回来的一对昏迷男女,又等了十五分钟却始终未等到自己的目标出现的王乐思量了一下后,觉得对方应该是看见自己的实力太猛,知道现身有危险所以不会出现了。

    将三个宠物收回宠物结界,耗费150枚游戏币启动【隙间妖怪】将四个俘虏一块转移到另外一栋大楼的隔间中。

    在海东市全市警察出动的情况之下逃得无声无息的,【隙间妖怪】绝对是神级的跑路技能!

    不过王乐这次做得有些太过了。虽然警方损失惨重但是也并不是一无所获,一些之后上去围剿王乐的警员身上戴了一些摄像头,将拍摄到的影像传了回去,虽然没有超自然科学的影像,但是王乐的样貌还有身份都让他们确定了那名嫌疑人的的确确就是绑架孟欣欣还有徐晓敏的犯人。

    王乐彻底坐实了犯人的身份。

    那就那名姓庞的副局长在海东市警局顾问——那一对年轻男女一去不返之后,马上对外发布了对王乐的通缉令,并且开出了100万人民币的高额悬赏金额。

    而在另一个房间中,用各种方式调戏审问这一对刚刚捉回来的俘虏。王乐得知了她们两人的身份。

    男的叫刘易扬,女的叫南宫萱,她们两人是同学关系。

    其中那个南宫萱是一个叫八卦门的隐世门派的内门弟子,是现任八卦门门主的亲侄女,对于玄门之术有着非比寻常的天赋。

    是一个天之骄子。

    而那名刘易扬则似乎是半路出家的一名大学生,由于种种奇遇能够释放出颇为不俗的法术。

    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关系似乎是类似于师兄妹之间的关系。

    而通过他们两人话语中透露的信息。王乐了解到这个世界似乎真的并不像是看起来那般单纯由科学力量构筑的,灵魂、修士、妖兽和各种传说中的灵异事件似乎真的有那么回事……

    而且这一直被掩盖住的里世界似乎还颇为危险,若是势力不同的修士之间发生冲突很可能会以一方陨落为结局收场。

    “那梵蒂冈那啥天主教真的有货真价实的圣骑士和牧师之类的东西?”王乐发挥充分的思维发散能力和想象力。

    “我不知道。”刘易扬低声回答,他也是最近才进入玄门。对很多东西都一知半解,不过若不是王乐以南宫萱的性命为威胁,他也乖乖就范回答王乐的问题。

    “我所知道的关于玄门的事情已经说完了,可以将小萱放走了吗?”

    “嘛,既然答应你就会说到做到啦。”王乐一边微笑地回答刘易扬,刘易扬听见他的回答,双眼升腾起希望的神采。

    不过下一刻刘易扬的表情就变得一片愕然,呆呆地看着自己胸口心脏的位置。

    在那里,插着一把匕首。

    汩汩的鲜血浸染这位初入玄门的幸运儿身上的衣服。

    “噗……你…你……。”刘易扬嘴角溢出鲜血,话没说两句就头一歪,死了。

    “易扬——!”一直紧绷着脸作出不肯就范慷慨就义表情的南宫萱看见惊变,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惨叫一声,感觉到自己的心无比地痛,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刘易扬这个不久前才闯入自己生活中的男生子在不知不觉间在自己心里究竟占据着何等的地位。

    她喜欢着他。

    然而在明白到这个事实的时候一切却是已经不能够挽回了。

    “这么年轻就要死真是可惜呢,不过当你们看见小谦信她们的特殊技能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死亡的命运。”

    王乐脸无表情将匕首从刘易扬的尸体上拔出来后走向泪流满脸的南宫萱。

    “要怪就怪你们运气不好惹什么不好惹到乐道尔集团了吧。”

    然后将匕首插在她的心脏中。

    “噗……我诅咒…你。”溢满眼泪的美眸死死瞪着王乐,南宫萱保持着愤怒的表情,留下了最后的诅咒。

    死了。

    而在墙角的两名学生妹早已经对王乐杀人的行为麻木了,安安静静地呆着,唯恐触发他的不满从而迁怒自己。

    她们通过半天以来吃的苦头和经历,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按照王乐的话去做,乖乖地,安分守己,他会很平常地对待自己。而如果反抗他绝对会死得很惨很惨。

    “两个蠢货。”

    徐晓敏缩在墙角看着两名死尸低声嘀咕,全然没有对两名为了拯救自己而殒命的人有着丝毫的同情和感激。

    而王乐杀掉南宫萱后,看到秘密泄露的警告解除后站起身来,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却发觉刘易扬尸体之上亮起了点点星光,紧接着一块风格古朴的圆形铜镜从他的身体漏了出来掉到了地上。

    “这啥东西?”王乐拿起那块古镜,却观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莫非这东西就是刚刚那个刘易扬所说的自己遇到的奇遇?

    他之所以能够释放出玄门之术全是因为这块镜子?

    王乐越想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奈何无论他如何摆弄它都没有反应,只得将古镜一把丢到物品栏中,将御町叫出来负责守夜,自己在她的膝盖上美滋滋地睡起觉来。

    全然没有在意这房间中摆着的两具新鲜尸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