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马谡别传 > 第427章 水淹七军(5)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不同的利益团体。

    刘备入主西川以后,从荆州带来了一些官员,也挑选乐意一些官员交流到荆州,手下的文武官员,按照资历的深浅和属地的不同,大体可分为三个派系。

    第一,元老系

    是刘备真正的嫡系,主要是以关羽、张飞、赵云,及孙乾、糜氏兄弟、简雍等人为代表。

    他们都是刘备艰难起家之时,鞍前马后跟随,在论功行赏的时候,自然把他们过去的功劳也计算在内,都占住了相对重要的高位。

    元老系人才济济,功勋卓著,现在风头正劲,难以抗衡,可谓一枝独秀。

    第二,荆州系

    这一派是刘备占据荆州以后组建的班底,现在是以诸葛亮为首,马良兄弟、向宠叔侄,以及黄忠、魏延、杨仪、蒋琬、费祎、刘敏等人,都是非常重要的骨干人员。

    荆州系的数量可不少,虽然在地位上暂时屈居元老系之下,但因为诸葛亮举足轻重的位置,加上很多官员的潜力比较大,上升势头非常不错。

    第三,益州系

    刘备入主益州后,刘璋的部下法正、李严、黄权、刘巴等人投诚,因为需要安抚当地世家大族,在刘备的特殊关照下,成为制衡荆州系的重要势力。

    益州系的官员,虽然功劳不显,与刘备的关系也稍微有点疏远,但因为法正在刘备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加上官员数量的绝对优势和主场之利,与荆州系相比,并不落下风,

    马氏兄弟,本来属于荆州系的骨干,马谡就任成都县令以后,荆州系虽然也有人对马谡半路杀出有些异议,但因为是诸葛亮的意见,并没有人出来为难。

    元老系因为关羽远在荆州,张飞又不善于拉帮结派,赵云对刘备唯命是从,实际上是按照刘备的意思行事。

    因为马谡与张飞相交莫逆,糜竺等人身居高位,对这个小小的成都县令职位不感兴趣,并没有人向马谡发难。

    当事人吴班,虽然贵为外戚,但依然保持本色,一如既往地豪放。

    吴班没有当上成都县令,并没有影响他回到成都,刘备任命他为领军,统领保卫王宫的禁军,比成都县令要威风得多。

    因此,吴班没有当上成都县令,反而是一件好事,并没有把与马谡竞争失败的事情放在心上。

    只有益州系的一些世家子弟,他们年龄与马谡相近,自负才华不在马谡之下,自然对马谡职位远在他们之上非常不服气,纷纷给出自己的难题。

    所谓的难题,就是这些人利用主场之利,挑一些陈谷烂芝麻的案件,找人继续状告,让马谡审理。

    这些案子,都是他们精心挑选,有的还进行了一些精妙的设计,但也都在规则之内,案件都有蛛丝马迹可寻,并没有难倒善于推理的马谡。

    马谡不想出风头,虽然逐一破解这些看似疑难的案件,但并没有华丽的判词,对证据的搜集非常充足,让他们无法反驳。

    次数多了以后,那些想在文字上做文章的才子们,看到马谡根本就不接招,只是以事实说话,感觉索然无味,渐渐失去了兴趣,马谡倒也落得清闲。

    谁知道,马谡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和马谡同批出任广都县令的蒋琬,因为不理政事被刘备撤职。

    蒋琬是刘备入川以后,第一个当场罢免的官员,在整个西川官场引发了一场地震,整个官场的风气为之一清。

    因为蒋琬是荆州系年轻俊才的代表人物,他的被撤职,让整个荆州系的官员面上无光。

    蒋琬自己倒没有什么,因为诸葛亮当场出面作保,他除了被免除官职,并没有受到其他的处罚,只不过从正式官员又回到了给诸葛亮做幕僚的身份。

    但蒋琬的一般知交好友,都认为是马谡用不正当手段抢占了成都县令的职位,才是祸害蒋琬的根源。

    他们本来就对马谡年纪轻轻,就占据了成都县令这个重要职位非常不满,刚好借题发挥。

    在蒋琬的表弟刘敏的组织下,准备用文斗的方式,给马谡制造一些难看。

    他们邀请了马谡和一大批荆州才俊,举办一场文会,想要在文会上打压一下马谡的威风。

    马谡虽然自幼学文习武,号称文武双全,但年龄稍大以后,就偏向于武艺和军谋,文学水平其实很一般。

    在梦中世界,马谡也是一个理科生,文学造诣不高,对这样吟诗作赋的文会,平常是很少参加的。

    但这次举办地就在成都,又是荆州系统领人的聚会,马谡这个成都县令,是当仁不让的主办者,实在无法推脱,明知会无好会,不但的参加,还要出钱出力。

    果然,在会上马谡遭到了大家的重点针对,文采并不出众的马谡有点狼狈不堪。

    轮到马谡作诗的时候,起哄的人可不少。

    马谡脑子里面,虽然有不少诗词佳作,但都不应景,猛然想起了曹植被曹丕所逼,七步成诗的故事。

    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与曹植颇有相似之处,现在曹丕还没有继位,曹植的诗作应该还没有出现,马谡就把这首词拿了出来。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此诗一出,非常应景,在场的青年才俊都是荆州人,很有些不好意思。

    借助曹植的这首诗,马谡果然顺利脱身。

    但那些青年才俊,并没有因此消除芥蒂,虽然没有再次为难马谡,但也把马谡孤立起来,等于是游离在荆州系的边缘。

    ……

    ……

    诸葛瑾替孙权保媒,被关羽莫名其妙抢白一顿,连一句解释的话语都得不到,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送他出来的关平,算是诸葛瑾的晚辈,一路上都非常恭敬,让诸葛瑾的心情稍微好转。

    但当诸葛瑾打探关羽不同意婚事的缘由时,关平一脸的无辜,沉默以对。

    这次保媒办砸了,回到江东以后,诸葛瑾顾不得回家,第一时间前去求见孙权。

    虽然心里非常不希望江东和荆州交恶,但诸葛瑾不敢隐瞒事实,把关羽所说的话语,原封不动地转告给孙权。

    作为一方诸侯,孙权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视过?闻言大怒道:

    “关羽何太无礼!”

    孙权本来就答应了曹操,要联合出兵攻打荆州,这次被关羽的话语激怒,便唤张昭、步骘等文武官员,商议取荆州之策。

    步骘属于中间派,甚至对刘备还有些偏见,但就事论事,他并不赞同孙权急于攻取荆州,就站出来劝道:

    “曹操久欲篡汉,所惧者刘备也;今遣使来令我江东兴兵吞并荆州,此嫁祸于我也。”@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