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一章 案件委托
    【案件编号:210719 】

    “我快死了,有人要杀我。不,或许那根本不是人。”残阳的余晖透过玻璃窗映照在一张枯槁憔悴的女人脸上,仿佛暗红色的血迹般诡异。

    女人眼眶深陷,有着严重的黑眼圈。披散在肩膀两侧的没怎么打理过的头发和仔细熨烫过的西服一比,这一头凌乱更显阴郁:她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说完后,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似乎在酝酿接下来的措辞。

    女人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头顶的老旧的风扇缓缓旋转着,嘎吱作响,整个房间内静谧的出奇。

    而她似乎很不适应这样的氛围,明明已是夏季,屋内略微有些闷热,可她却颤抖的伸出手端起了热茶,仿佛冬日取暖般浅斟了一小口。

    感觉舒服了一些后,她才握着杯子,继续说道:“你有过那种被偷窥的经历吗?就是其他人察觉不到,可无论你走到哪里,那道充满恶意的目光就像锁定了你一样,怎么都摆脱不掉。这种背后传来视线的感觉非常强烈,即便走在人群中,也无法忽视。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在卧室里跟家人用手机视频。忽然间,那股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所以我下意识望向了窗户——结果你猜怎么样?我看到了眼睛……一双红色的眼睛!”

    似乎回想起当时那渗人的场景,女人的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

    “我跟周围人说过好多次了,但他们都说是我自己太敏感了,甚至还叫我去看心理医生。可尽管那晚只是短短一瞬间,但我确定自己没看错:窗户外面,有一双饱含恶意的红色眼睛在注视着我!或许说出来没人相信,可我觉得那根本不是人类。你说,我会不会遇到脏东西了?”

    女人一口气快速说完后,客厅内的电视忽然传来了新闻播报的声音。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将原本就精神紧绷的她吓了一跳,不过随后,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罪魁祸首是一只毛皮发亮的黑猫,它盘踞在对面的沙发上,刚才从地上起跳的时候不小心触发了遥控器,这才将本来关闭的电视打开了。

    『北新市新闻快报。今日傍晚在横山区垃圾场附近发现部分女性遗体,根据残骸情况来看,应该是前阶段失踪的三名女性受害者之一。目前死者身份尚不明确,北新市警方正在进行调查,在这里提醒广大市民,尤其单身女性,夜晚不要轻易外出……』

    新闻播报员的声音听起来几乎不带任何感情,刻板枯燥的女声在狭窄的房里回响着,令沉闷的屋内氛围变得更加压抑了。

    在听到新闻之后,女人只觉得头晕目眩,恐惧如同跗骨之蛆,顺着她的脊梁骨蔓延至全身。

    “是它,一定是它,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要轮到我了吗……”

    女人抱着头不断念叨着,指甲深深的陷进皮肤里,仿佛要抠出血一般;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缓缓落下,眼泪也在瞬间夺眶而出。

    就在此时,一条散发着奇异幽香的白色手绢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不知为何,在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女人感觉之前内心的恐惧与焦虑似乎平复了不少,情绪也比刚才镇定了些。

    “谢谢。”她抬起头接过手绢,对上的是一张年轻男子的脸。

    对方莫约二十六七岁,英挺的眉毛隐藏在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漆黑的瞳孔异常深邃,如同平静的湖泊,清澈却又深不见底。他这张脸自然是非常好看的,若是平时在街上遇到了,都会让人忍不住多瞧几眼,只不过现在,赵婧并没有心思想其他的。

    “赵小姐,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相信你说的这些事情,不过情况特殊,我还需要进行深入调查。”男子坐回对面的沙发上,伸出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抚摸着身边的黑猫,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现在周围没有人相信我,就连跟我一起合租的室友,也因为受不了我,在昨天晚上找借口搬去别人家住了。我知道,他们都觉得我有毛病,说我有被害妄想症。可是你看新闻,那些失踪的女孩都已经死了,下一个说不定就轮到我了!这几天我根本不敢睡觉,我老觉得那双红色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她哽咽着,说起话来也有些语无伦次。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跟电视上其他几个人一样,被莫名其妙的杀死……”赵婧死死地攥着手绢,惨白的嘴唇几乎快被自己咬出血了。

    她犹犹豫豫的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推到了男子面前:“凌、凌大师,我才毕业没多久,工资也不高。这已经是我全部的积蓄了,你先收下,如果不够,以后我会尽力补上的。”

    “这些钱,你留着出去住酒店吧。”

    意外地,男子拒绝了她:“既然你找到这里来,又这么相信我,你的委托,我接下了。至于酬劳,等事情解决以后再付也不迟。”

    “这……这怎么好,你不收取一些定金吗?”赵婧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态度,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如今自己所在的地方叫“有间事务所”,这个看着跟玩笑一样的名字,当初差点劝退了赵婧。

    而面前的年轻男子则是这里的负责人,叫做凌云起。

    起初自己在网上求助时,无意间看到了一则广告,介绍里说“有间事务所”专门处理离奇案件,无论你所遇到的事情多么棘手,多么匪夷所思,只要委托人亲自上门,必定会帮你解决这些问题。

    起初,赵婧在四处求助无果的情况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找到了这里。事务所位于西成区一条偏僻的巷子里,这里的建筑颇有年代感,四周的棚户区环境恶劣,当走进这栋老楼的时候,她甚至萌生了打道回府的念头。

    如果对方是江湖骗子,或者情况稍有不对,赵婧就打算报警求助了。

    她沿着老旧的楼梯来到二楼,忐忑不安的按下门铃后,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非常温和的年轻男子接待了自己。

    “无事不扰,有求必应。这是我的原则。”凌云起松了松领带,一身黑色西装微敞,显得有些随意。

    他靠着档案柜,微笑着开了口:“既然你找上门来,足以见得你鼓起勇气,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所以,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他便转身走进了一间屋子里,留下赵婧不知所措的坐在沙发上,和对面的黑猫干瞪眼。

    说实话,虽然对方年纪尚轻,和自己想象中那些古板的私家侦探的形象出入很大,但赵婧却莫名的觉得他很可靠。

    起码,在自己描述这几天的遭遇时,凌云起始终认真侧耳倾听着她的一字一句。他一边做笔录,一边点头示意,态度非常真诚,全然不似其他人把自己当作疯子看待;而更重要的是,自从进入这家事务所后,先前那种被偷窥的怪异感也骤然消失了。

    或许,他真的有些本事吧。

    赵婧这么想着,心中的焦虑也消散了不少。大概过了几分钟,房门打开,凌云起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香囊和名片,走到了她面前:“去找一家市中心条件好的酒店住,地段越繁华越好。从现在起,你就不要回家了,下楼打车直奔酒店,开完房间好好休息,有事打我电话。”

    赵婧看着手中的香囊,发现它散发的味道和刚才的手绢一模一样。虽然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植物,但香味却清新淡雅,悠远沉静,闻起来有种镇定心神的感觉。

    “这是……”她疑惑的看着香囊,开了口。

    “我看你精神不佳,需要好好休息。这个香囊有安定心神的作用,你带着不要离身,有情况随时联系我。我会尽快帮你解决困扰你的事情的。”不知为何,虽然对方只是口头上允诺了自己几句,但赵婧听完,却感觉他真的能帮到自己。

    凌云起送她下了楼,亲自目送对方上了出租车。临别前,赵婧看着手中的香囊,忽然开口道:“对了,这里面放的是什么呢?味道很好闻,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以后也买一些留着用。”

    “买不到的哦。”他狡黠的笑了:“这是有间事务所特制的。”

    “那好吧,再见。”赵婧捏着香囊,朝他挥了挥手。

    夜幕逐渐降临,出租车缓缓驶离,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凌云起抱着胳膊,脸上的微笑也瞬间消失,表情有些严肃。

    刚才送给赵婧的香囊里放着的是帝屋的叶子。《山海经·中山经》有记载:“讲山上有木焉,名曰帝屋。叶状如椒,反伤赤实,可以御凶。”

    这种植物的功效,便是镇定心神,抵御凶邪之气。

    “盯上赵婧,还有谋害那些年轻女子的并非人类。”

    晚风吹起了凌云起额前的黑色碎发,而他那双乌黑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妖异的红光:“七日之内连吃三人,还专挑细皮嫩肉的女性下手。看样子,作祟的应该是只相当狡猾的妖物,你觉得呢?”

    他看似自言自语的开了口,目光依旧望向远处。

    而先前那只黑猫不知何时从屋里跟了出来,它缓缓踱步至凌云起脚边,金色的瞳孔逐渐眯成了一条线。@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