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章 调查
    【档案1】

    失踪者:吴月

    年龄:28岁

    职业:纺织厂女工

    失踪时间:7月18日

    失踪地点:衡山新区3号路佳绸纺织厂附近

    案件概述:吴月于当晚10点左右下班,在回宿舍的路上离奇失踪。由于纺织厂地理位置偏僻,附近没有摄像头,因此失踪时没有目击者。翌日,有人在马路附近捡到一只白色运动鞋,经辨认,这只鞋子的主人正是吴月。

    “这里应该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吧。”

    一改昨日西装革履的斯文模样,凌云起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嘴里还叼着根老城盐水冰棍,蹲在马路边自言自语。

    盛夏的中午,太阳毒辣地炙烤着大地。这里位于北新市郊区,附近大多是纺织厂和冶金厂,夹杂着热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化工气味,令人感觉胸闷的喘不上气。马路紧靠着护城河,河边的几棵柳树也被晒得发蔫,地面上连只蚂蚁都看不到。

    凌云起沿着河边的马路走了一圈,随后掏出手机,在现场拍下了几张照片。他擦了擦逐渐流到下颌的汗水,实在是忍受不住烈日的炙烤,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

    “已经好久没接到这样的大单了,现在身上钱也不多了。一定要把这桩案子解决好,不然我迟早饿死。”

    他心中暗想着,拉开了车门。

    “师傅,去南园区大学城多少钱?”

    “50块左右。”出租车司机话音刚落,凌云起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不是吧,怎么这么贵?”

    “小哥,从这里到南园区差不多二十公里,我都是按标准收费的,计价器开着呢,放心吧。”司机有些狐疑的打量着对方。

    “对不起打扰了,我还是坐公交吧。”凌云起讪笑着关上了车门,在司机诧异的目光下一路小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天知道他现在究竟有多穷,凌云起看着手机里不到四十元的余额,笑的比哭还难看。

    若是现在赵婧看到他的这副模样,一定会惊得大跌眼镜:

    毕竟对方现在和昨天那个云淡风轻,一脸看破红尘,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实在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

    当然,这才是凌云起本来的真面目。

    之前那套西装是他花钱租的,有客户上门,总得穿的体面一些,表现的尽量可靠,这样对方才会放心把案件委托给自己。

    此时凌云起也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昨天应该先收对方几百块意思意思才对。

    但他一想起赵婧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再加上那个几乎没什么厚度的信封,凌云起默默叹了一口气,自我安慰道:“算了,就当做善事吧。”

    他花了莫约二十多分钟徒步到了公交站,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凌云起擦了擦额头的汗,从背包里翻出档案,继续看了起来。

    【档案2】

    受害者:何若馨

    年龄:19岁

    职业:学生

    失踪时间:7月20日

    失踪地点:南园区青岩师范大学

    案件概述:昨日傍晚在横山区垃圾场附近发现的尸体残骸经警方核实,确定身份为失踪的何若馨。据受害者同学称,因为考试临近,当天何若馨独自在教学楼内自习到很晚,直到宿舍快熄灯,舍友才忍不住给她发消息,询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何若馨很快回复了消息,说自己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回来了,因为当时楼内几乎没有其他人在,何若馨表示自己很害怕,她一边跟室友语音通话,一边下楼来到了大厅。

    值得注意的是,大楼附近的网络讯号似乎出了些问题,在对方离开教学楼后,语音通话忽然出现了故障,持续时间大概三四十秒。等信号恢复的时候,手机那边已经没有了何若馨的声音,她就这么在校园里失踪了。

    “所以你们只找到了她掉在地上的手机和随身的书包,现场没有搏斗过的痕迹吗?”

    凌云起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询问面前的两个女孩。

    “是的,我们后来不放心,就一起出去找她了。她的书包跟手机就在地上,包里的课本、钱包都没有遗失,四周也很正常。凌警官,若馨人真的很好,绝不可能有仇家的。希望你们可以尽快找到那个变态凶手,最近校园里人心惶惶,毕竟还有一个大二的学妹也在前两天失踪了……”两个女孩脸色苍白,似乎回忆起当晚舍友失踪前发生的诡异之事,二人说起话来声音也在微微颤抖着。

    “放心,严惩凶手,还逝者安宁是我们的职责,我一定会尽快调查出真相的。”凌云起支着下巴,表情很是严肃:“在通话的时候,何若馨那边除了她自己以外,你们有没有听到其他动静?比如脚步声什么的。”

    “没有。”

    其中一名短发女孩略微思索了一番,立刻摇了摇头:“当时我是戴着耳机在跟她语音的。教学楼里很安静,我连她说话的回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对了,在下到二楼拐角的时候,若馨忽然说她感觉很不舒服,好像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在一样!那时候我还笑话她,说她恐怖小说看多了,才会这样胡思乱想的。可是我真的确定,电话那头并没有其他人的脚步声。”

    “好的,我清楚了。”凌云起似乎捕捉到了她话里的某些信息,先前自己已经在那栋楼内调查过了,女孩提到的二楼拐角,确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

    他微微颔首,将笔记本收回包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个失踪的大二女孩,你们有知道什么关于她的线索吗?”

    “唔……因为不是同一届的,所以没有太多了解。而且,她也不是在学校失踪,而是自己家附近。之前听其他宿舍的女生提过,她和男友在外租了房子,从学校附近坐公交过去,不堵车的话大概四十多分钟吧,还是挺远的,小区的名字叫绿柳。”女孩回答道。

    凌云起默默记下了地址,方才起身,对二人说道:“感谢你们的配合。因为最近失踪谋杀案闹得满城风雨,上面对此也是高度重视。为了不引起市民的恐慌,在查案的时候我们也是尽量采取低调的手段,所以今天我找你们取证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到处声张。”他将胸前口袋里的警官证件往下压了压,口吻非常严肃。

    干他这一行的,花里胡哨的假身份自然很多,像这种表演,凌云起也是信手拈来,说起话来老道且滴水不漏。别说两个没什么阅历的女学生了,就连不少成年人也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在说谎这件事上,凌云起自认非常有天赋,要不是自身情况特殊,他一直觉得自己这样的颜值和演技,不去逐梦演艺圈都有些浪费资源了。

    “明白了凌警官,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找我们,我们也希望凶手早日落网。”

    两个女孩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身份,因为还要上课的缘故,二人和他聊了几句后,便快速离开了。

    而凌云起则若有所思的看着笔记上记录的“绿柳小区”,一直没有说话。

    他打开手机地图,看着上面标注的红点,眯起了眼睛:从纺织厂到青岩师范大学,再到绿柳小区,这三个地点分别位于城市的东、西、北角。而赵婧工作和生活的地址,却正好在与绿柳小区相对的北新市南部。

    袭击三个女孩的东西作息很有规律,就算是狩猎,也绝不会集中在同一个地方。

    如今何若馨的尸骸已经被发现,根据时间来推算,第一名失踪者吴月以及第三名失踪者李依婷估计也已经凶多吉少。

    “先保护活着的那个比较重要。”

    想到这里,凌云起离开了咖啡厅,根据赵婧留下的信息,打算直接先去她家进行调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