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三章 蛛丝马迹
    “怎么能这么热,要了老命了。”

    一下车,凌云起便被扑面而来的热风吹的落了一身汗。抱怨了几句后,他来到了赵婧居住的月辉小区楼下,惊喜的发现了一家便利商店。

    如获大赦般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在吹到凉风后,凌云起才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活过来了。

    “感谢现代科技,感谢人类文明。”他擦了擦汗,碎碎念道。

    “欢迎光临全爱便利店。”进门后,女收银员甜甜的朝他笑了笑。

    看了眼橱窗里的肉串和关东煮,凌云起想到这里的小吃味道都很不错。奈何如今自己囊中羞涩,还是省着点比较好。

    “哎,贫穷真是遭罪啊。”

    他叹了口气,站在了冰柜前,打算去买一瓶饮料。此时,一名同样穿着全爱工作服的年轻男生正蹲在冰柜旁边默默地补着货。

    由于他所处的位置在狭窄的过道中央,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路,凌云起不想麻烦对方,只得踮着脚尖站在他身后,伸出手拉开了上方的柜门,想从里面拿一瓶汽水。

    “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串东西从他的外套口袋里不慎滑落,掉在了营业员边上一个装饮料的纸箱里。凌云起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汽水,他拍了拍衣服,这才发现刚才自己不小心把赵婧家的钥匙弄掉了。

    当然,这串钥匙是今天早上自己去酒店找她拿的,似乎是帝屋香囊起了作用,赵婧一晚上都睡得很好,还说自己再也没有心神不定的感觉了。

    因此,凌云起在她眼里成了高深莫测的能人异士。出于信任,她毫不迟疑的将自家的钥匙交给了对方。反正她刚工作没多久,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况且她也相信,凌云起绝不是什么骗子。

    “这位小哥,不好意思,可以帮我捡一下钥匙吗。”凌云起拍了拍那名营业员的肩膀,而在他说话时,对方也将手伸进了纸箱,替他把钥匙拿了出来。

    赵婧的钥匙扣很好看,上面除了有大门、卧室以及衣柜的钥匙以外,还有一个魔法少女的玩偶以及星星月亮等小饰品,整体看上去粉嫩且花哨。不难看出,这些装饰是她亲手搭配的,很多年轻女孩都喜欢这样diy自己的物品。

    如果不是被妖兽盯上,不堪折磨以致情绪崩溃,从对方一开始整洁的穿着以及这些饰品的小细节上就可以看出,赵婧也曾经是个非常热爱生活的普通女孩。

    想到这里,凌云起更是下定决心,要尽快解决这个案子,让她重新回归正常生活。

    “先生,请问这是你家的钥匙吗?”

    当营业员把钥匙拿出来的时候,这些小金属物品互相碰撞叮当作响,将凌云起的思绪拉了回来。营业员样貌清秀,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

    他个子跟自己差不多高,但身形却很单薄,那胳膊都快跟女孩子差不多细了。对方说话的时候斯斯文文的,眉目低垂,嘴唇微抿,看上去很是内向。

    “哦,对。是我的,谢谢啊。”

    他伸出手想从对方那里接过钥匙,那营业员的目光不经意的从他身上划过,很快便又蹲下身,整理起了手边的货物。

    凌云起并不认识这个男生,可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却分明有些别的情绪在里面。

    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因为那异样的情绪在他眼中转瞬即逝,快的让凌云起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不客气。”

    营业员闷着声,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凌云起也疑惑了一下,见他低眉顺眼的做着手里的事情,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于是他也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拿着饮料走到了收银台,喊了声结账。

    “先生,扫码关注一下我们的公众号,申请成为会员就可以领取优惠券哦。后续公众号还会陆续推出其他活动,真的非常划算……”女营业员一边扫码,一边不遗余力的劝说道。

    “不用啦,反正我也只是路过,而且我家附近也没有全爱连锁。”凌云起微笑着婉拒了对方。

    “好吧,慢走,祝您生活愉快。”

    在结完账后,凌云起拧开汽水狠狠喝了一大口,在收银员的目送下推门离开了便利店。

    而就在他走后没多久,原本蹲在地上整理饮料的年轻男营业员却忽然站了起来。

    他走到了门口,盯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清和,你怎么啦?”女收银员整理了一下柜台,见他还站在门口,足足发呆发了好一会儿,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没事。”被唤作清和的男生回过神,摇了摇头,目光却依旧没有从进入月辉小区的那个黑衣男人身上移开。

    他分明记得,对方手里那串独一无二的钥匙扣是属于一个女孩子的。她就住在对面的月辉小区,是个上班族,经常独自来便利店买东西,偶尔也会打包一份速食快餐带回去当晚饭。女孩一向独来独往,看上去并不像有交往对象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两天前的晚上,她匆匆忙忙跑进了便利店,边哭边发抖,说有人在跟踪自己。那天是他和其他同事值班,二人安抚了那个女孩,询问她需不需要报警。可是对方说自己已经求助过了警方,却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屡次三番之下,警察也不再理会自己了。

    那晚,女孩在店里坐了半个多小时,感觉缓和了一些后,才跟他们道了歉,表示自己要回家了。

    虽然同事觉得她状态很不稳定,说起话来语无伦次,或许是精神方面出了些问题,但简清和却依旧非常在意她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昨天上午,一脸憔悴的她来这里买了瓶水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而如今,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住在附近的男人却忽然拿着女孩家的钥匙出现,还直奔对方所住的小区。

    结合那女孩的反应以及最近的社会新闻来看,简清和开始怀疑,对方会不会和电视上报道的连环失踪案存在着某种关联。@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