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五章 意外发生
    在挂断电话后,赵婧特意洗了个澡。

    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缓缓走到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面容憔悴的自己,默默叹了口气。将头发吹干后,她对着镜子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好让自己表现的尽量以前差不多,明天以一个积极的精神面貌去见凌云起,郑重的感谢对方帮忙。

    这两天自己过的不人不鬼的,第一次见到凌云起的时候,自己眼窝深陷,面色蜡黄,就连头发也是又脏又油,甚至有些打绺。

    不仅如此,因为两天没洗澡的缘故,她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酸酸的味道,就在昨晚开房的时候,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员打量自己的眼光也有些诧异。

    可即便如此,凌云起依旧和颜悦色的接待了她,还一直鼓励安慰自己。

    想到先前自己狼狈的模样,还有家里没来得及收拾的凌乱场景都被对方看在了眼里,赵婧微微有些脸红。

    先前因为被骚扰,她没有心思想其他的,可如今放松一些后,尴尬便如同潮水般接踵而至。她捂着微微有些发烫的脸,心中暗想:最起码,也要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收尾吧。

    于是,赵婧将先前已经换下来的脏衣服抱在手中,想稍微清洗一下。因为之前来的匆忙,自己也没有准备干净的换洗衣服,只能先这样凑合一下。而就在此时,先前一直被她贴身放在裤子口袋里的香囊却不慎从里面掉了出来,很快便滑进了洗手池里。

    见此情形,赵婧立刻将香囊从水里捞起,匆匆忙忙擦干净上面的水渍,内心不住的责怪自己太粗心了。

    “应该没事吧。”

    她裹着浴袍快步走出浴室,随后将它放在了客厅空调正对着的桌上,想让它自然风干。

    做完这些后,赵婧方才折返,继续清洗自己的衣物。

    另一边,飞驰的出租车内。

    凌云起躺在后座闭着双眼假寐,在为接下来一触即发的大战养精蓄锐。窗外橘色的路灯灯光透过玻璃照射在他的脸上,凌云起打了个呵欠,拿出手机看了眼定位:大概还有十多分钟,就要到目的地了。

    车内静谧的有些过分,似乎是有些无聊,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那名上车就睡的客人已经醒后,方才安心的打开电台,想听些东西消遣消遣。

    【下面插播一则城市新闻:今日傍晚九点,警方接到拾荒者提供的线索,在杨沟桥桥东附近发现了部分尸体残骸,经鉴定已确认是两天前失踪的女大学生李某。目前警方已经重金悬赏犯罪嫌疑人,如有相关线索,请尽快联系北新市公安。再次提醒各位市民,近期尽量避免夜间外出……】

    胃口很大,隔两天就需要补充食物,有囤食的习惯,抛尸地点均为附近有山林的郊区。

    看来,应该就是那家伙了。

    凌云起猛地睁开眼,坐直了身子认真倾听广播,心里愈发有把握了起来。

    “最近几期案子闹的人心惶惶的,那凶手专挑势单力薄的小姑娘下手,还分尸这么残忍。妈的,再不把这孙子抓到,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要遭殃。我反正跑完这单就收工了,这变态啊,就喜欢大晚上出没,谁知道会不会搭我的车呢。”

    司机见那后排的乘客来了精神,以为他也是被新闻所吸引,不由开了口:“小伙子,我看你大晚上还去那么偏的地儿,也提醒你注意安全。万一那凶手丧心病狂起来,杀人可不分男女啊。”

    “您说的有理,谢谢关心。”凌云起礼貌的应了一声。

    似乎是无聊的久了,司机顿时来了兴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了起来。而凌云起一边回复着对方,一边给赵婧发了条信息,去想再次确认一下她的安全。

    另一辆出租车内,坐在副驾驶的简清和死死盯着着前面的车,他双手紧攥着手机,神情很是紧张。

    从刚才的新闻可以判断,凶手应该是将受害人绑架到了城市的郊区,然后选择偏僻的地方进行杀人抛尸。如今看来,那个黑衣男人的嫌疑也越来越大了。

    无奈的是最近北新市警方忙的焦头烂额,又接到了各地多起报案与目击者提供的和线索,人手早已经不够用了。

    尽管刚才那边表示会尽快出警,但是眼看着对方上了车,生怕跟丢凶手的行踪,最终简清和也咬了咬牙追了上去,必要时可以给警方提供定位。

    一旁的司机用余光悄悄打量着他,见他坐立不安的局促模样,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小伙子,你叫我跟着前面那辆车,我看他一路奔着高速去了,眼下这么晚,那里又偏僻,附近除了一个倒闭的工厂,就全是野树林了……你老实说,到底跟着他是做什么的,万一是个杀人犯什么的,那可得赶快报警啊!”

    “我也不太确定,报警的话,之前已经打过电话了。”简清和低声说道。

    “啊?还真是杀人犯啊……那遭了,前面那位开车的大哥不会被牵连吧!”司机显然是个热心肠,听简清和说完后,他皱了皱眉头,粗声道:“你放心,一会儿咱俩再给警察打电话。前头有个收费站,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先去那里找人帮忙。”

    他正说着,却发现前面的出租车在路口处忽然掉头,竟又朝着先前来的方向行驶了。

    这一下,不光是司机,就连简清和也愣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

    “师傅,回南城!”座位后方,原本笑眯眯的凌云起忽然脸色一沉,厉声朝司机吼道。

    司机被吓了一跳,平时若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定会忍不住数落对方几句。

    他有些不悦的看了眼后视镜,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却忽然说不出来了。

    透过后视镜,他看到那青年面色阴沉,眉宇紧锁,神情间更是隐约流露着一股肃杀之气,这种冰冷的感觉和刚才的他判若两人。对方身上分明散发着一股震人心魄的威慑力,那种不容置喙的威严,令他根本无法,也不敢开口。感受到压力之余,司机正襟危坐,立刻猛地踩下了油门。

    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很明显,赵婧那边出事了。

    “怎么会这样……”

    凌云起并不知道香囊遇水失效的事情,他本打算带着赵婧的衣服吸引那妖物到废弃的工厂,再将它斩杀的,可如今,却被它先一步找到了赵婧。

    懊恼之余,凌云起猛地攥紧了掌心,力量之大,使得手机屏幕上都出现了一条条裂痕。

    酒店房间内一片寂静,桌上的手机不断震动着,亮起的屏幕上显示有六通未接来电。此时,屋里已经没有了赵婧的身影。

    一旁的白色纱帘被风吹的哗哗作响,而明明之前被牢牢上锁的窗户,也不知在何时被人打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