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七章 瞬杀
    怪物眼中的红光远比之前更甚,四周的气压也随之越来越低。它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喊,随后便一跃而起,加速朝着简清和冲了过来。

    眼看着那张滴落着口水的血盆大口即将咬下自己的脑袋,一道银色的凌厉之气忽然划破浓雾,径直落在了怪物的身上。

    怪物的反应也不慢,迅速展开了身后的翅膀,靠着坚韧的羽毛生生挡住了来自上空的袭击,猛地向后跃开了一大段距离。

    浓雾散去,简清和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而他的怀中还抱着一名浑身上下染满鲜血,早已昏迷的女孩。

    和之前第一次在便利店里见到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对方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不一样的是,他漆黑的瞳孔在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眼底有道凌厉的锋芒转瞬即逝。

    “就知道刚才是你在跟着我,先帮忙照顾一下她。”

    凌云起将手上昏迷的赵婧塞到简清和怀里,随后才转过身直视着面前的怪物,兀自笑了:果然,关于这只妖兽的身份,自己先前并没有猜错。

    【鹿吴之山,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近几年来很少出过这般严重的妖兽暴乱事件了,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样的家伙。”他喃喃自语着,眼底肃杀之气更甚。

    蛊雕,是《山海经》里所记载的上古凶兽之一。

    蛊雕的身形巨大,双翼展开可长达数丈。其状似大雕,头上长角,并且身上有两只巨大的翅膀,羽毛之坚韧,堪比钢铁,叫声则如同婴儿的哭啼。因此,它常常用声音来引诱猎物上钩。

    它的的胃口极大,专门以人类为食,一次便可吞一人。蛊雕每十年便会苏醒一次,每次都吞食大量的人类,数目不下数千。

    上古时期,蛊雕为患,民间曾有数百人想要在蛊雕沉睡的时候对其进行讨伐,可蛊雕藏身的山林常年瘴气弥漫,难以辨别方向,那群人在浩浩荡荡入林寻觅了七八年后依旧一无所获。

    不仅如此,当蛊雕醒来后,这数百人皆成为其腹中的食物。自那以后,蛊雕凶名远传,一时无二,也被民间认作为极为不详的凶兽。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文明的衍变,这千百年来已经很少听说蛊雕作祟的传闻。再加上它的藏身之处极为隐蔽,一般都在人迹罕至的山野之中,从未出现在现代都市,如今亲眼见到了,凌云起反而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赵婧并没有看错,那双红色的眼睛就是蛊雕在窥伺自己的猎物,并且她多次跟周围人强调自己有被“偷窥”和“跟踪”,但身边的人却都没有任何察觉,也是因为追踪她的妖物并不是隐匿在人群中,而是来自众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天空。

    蛊雕捕猎的时候,都是盘旋在上空追踪自己的猎物的。因此,前三名受害者失踪的地方都在较为开阔的平地,失踪时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挣扎的痕迹。

    和赵婧在家遭遇的情况一样,第二名失踪者何若馨在路过楼梯二层转角时,也跟室友描述过自己的感受。当时那怪物就在楼外盘桓,通过窗户侦查她的一举一动,而在她走出大楼的瞬间,便被蛊雕从上空中俯冲而下,直接抓走了。

    蛊雕对猎物品质和新鲜程度有着严苛的要求,它并不会立刻将猎物杀死,而是会将其带到一个足够僻静、安全的地方,确保不会被打扰后,才会将人活吞。

    还好自己来得及时,而那怪物的注意也似乎被其他人所吸引,竟然中途丢下赵婧离开了。也正因为此,凌云起才找到了机会将人救了下来。

    不过,那小子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竟然能引的蛊雕放弃即将到嘴的猎物,转而将攻击目标移到了他身上?

    凌云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简清和,此时对方正在检查赵婧身上的伤口。明明见到了如此恐怖的怪物,若是换作常人,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语无伦次;可如今对方不但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恐惧,相反地还非常镇定。

    联想起在刚才自己出现之前,他也是这样的状态,凌云起不禁有些疑惑:难道那家伙也是除祟师?

    可他身上既没有任何妖力,也不像是衍生者,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才对……

    他正想的出神,对面的妖物却再次发起了攻势。原本被稍稍驱散的迷雾再次变得浓重了起来,连带着怪物的身影也逐渐开始模糊,很快,那蛊雕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粘湿而冰冷的妖异红色的浓雾一阵一阵地翻腾着,如同险恶的海面上的波涛,朝着三人所在的位置袭来。能够自如操控雾,本就是蛊雕的能力。

    诸如雪、雾都是水的弱五行,面对这样的场景,凌云起并没有任何慌乱。

    他将左手缓缓垂至身边,语气也相当轻松:“很久没遇到水系妖兽了。不过不巧,我正好天克你这个属性。”

    此时,简清和忽然发现脚边的草坪开始整齐划一的疯狂摆动,伴随着簌簌落叶飘下,原本被迷雾所笼罩的公园平地内,毫无征兆的掀起了一阵狂风。

    狂风席卷着砂石扑面而来,如同一头迅猛的野兽,呼啸怒吼着席卷而来,所到之处一片狼藉,瞬间便将周围的浓雾吹散了。

    简清和下意识护住了赵婧,艰难的起身抱着她离开原地,躲在了一棵较为安全的树后。

    能见度再次恢复,他发现那蛊雕已经展开双翅腾飞在了半空中,可那狂风却并没有就此停止,反而越刮越猛,越来越猖狂,势如千军万马般撕扯着周围的一切,几乎要将不远处几棵接近人腰杆粗的树给折断了。

    而在这肆虐的暴风中心,依旧有个黑色的身影站的笔直。他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或者说,这近乎摧枯拉朽的暴风,正是由他所制造出来的。

    凌云起的左手掌心骤然亮起一道雪白的光芒,霎时间,整片公园都被照的亮如白昼。待简清和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一柄雪白锃亮的刀由虚化实,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刀身长约三尺,如镜般的刀身弥漫着一阵森寒的气息,微弧的刀身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刃口上凝结着一点寒光流转,使得整把刀看上去更加不凡。

    凌云起手持此刀,伴随着寒光闪过,四方瞬即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狂风吹起了他额前细碎的刘海,昔日那双看似慵懒的眼里却流露出了异样的兴奋:他已经很久没遇到如此罕见的怪物了。

    他将全身力量灌注至刀中,只听“哧”的一声,一道锋锐无比的惊天刀芒划破天际,径直朝着空中的妖兽劈了过去。刀锋形成的风压使得公园的地面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而半空中的蛊雕发出一声刺耳的嚎叫,原本坚韧如铁的翅膀上也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既已食人,论罪当诛!”

    凌云起左手持刀,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凌空而起,跃至那蛊雕的头顶上方。

    月光下,他那双原本漆黑的双眼竟然直接变成了一片猩红,与简清和先前在雾中所见的妖兽之瞳如出一辙。

    他双手一挥,刺眼的白光直冲而起,如同绚烂的银龙。森寒的刀气划破化作一道流光,径直刺入了蛊雕的颅内。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体型庞大的妖兽顿时摔落在地,抽动了几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妖兽就这么死了。干净利落,一击瞬杀。@B